第24章 天煞凶星
  • 皇城第一娇
  • 凤轻
  • 2332字
  • 2021-12-07 11:05:05

“你刚要回来就搞出这么一桩事,你说…穆王府那老家伙不会是故意想要让你跟骆云过不去吧?”

谢承佑名义上是谢衍的儿子,他得罪了骆云当然就等于是谢衍得罪了骆云。

谢衍淡淡道:“不会,他恐怕巴不得在我回来之前,帮着把骆家姑娘娶进门。”

卫长亭想了想,也不得不点头承认,“也对。”

绑定骆云这个岳父,可比给谢衍找麻烦强多了。

卫长亭忍不住拿起放在一边桌上厚厚的卷宗哗啦哗啦乱翻,一边啧啧道:“我方才看那骆家姑娘长得一副机灵样儿,这么就傻成这样?”

简直就是一副好牌打得稀烂。

也是那姑娘过于傻白甜了,以至于皇城里这些人竟然都没看出来谢承佑故意吊着人家姑娘。

“不过这姑娘也够心狠的,竟然能把谢承佑打成那样。我都搞不清楚她到底是不是真的喜欢那小子了。”

谢衍靠着床头闭目养神,“你闲着没事了么?

卫长亭耸耸肩,仿佛心有不甘,“我说,你就真打算这么下去?最后让谢衡那一家子白占便宜?”

谢衍抬头看了他一眼,“你想说什么?”

卫长亭没好气地道:“摄政王殿下,大将军,劳烦你想想以后成么?别忘了,你背后还有四十万镇国军啊。你这过了今天没明天的,以后让他们怎么办?”

谢衍道:“我暂时死不了,以后自会做好安排。”

卫长亭轻哼了一声:“那行,我就直说吧。顾珏几个要我带话给你,镇国军认的主子只有你一个,他们绝不会认谢玄昱那小子的。”

谢衍冷肃的面容缓和了几分,沉吟了片刻才道:“我知道,你让他们放心。”

卫长亭赶紧打铁趁热:“所以啊,你也老大不小了,赶紧娶一位王妃,生几个继承人,也好断了那些人的念头。你有没有看中哪家的姑娘?要不要让我娘去帮你说亲?”

谢衍脸色一冷,方才那一点暖意也瞬间消失无踪。

卫长亭早有预料也不气馁,苦口婆心地劝道:“考虑一下,这京城里还是有许多好姑娘的。”

谢衍道:“那就让卫夫人赶紧替你选一个。”

卫长亭有些挫败地垮下了肩头,为自己第一百零一次劝说失败而沮丧不已。

谢衍出身尊贵,位高权重,而立之年正当年富力强,这样的人物自然不可能真的没有人要。

事实上谢衍虽然十五岁就上了战场,十几年来可说是杀人如麻,但他长了一张极其俊美的容颜,并不像传闻中那样“能止小儿夜啼”的恐怖。

这些年倾慕他的女子,上到名门贵女下到青楼名妓,从大盛女子到域外胡姬数不胜数。

但,谢衍也确实已经年过而立却依然后宅空虚,身边从无女子作伴。

如此,各种传闻便都出来了。

有说,谢衍杀戮太甚,是天煞凶星,注定一辈子孤家寡人的。

有说,谢衍在战场上伤了身体,早就已经不能人道,自然不能耽误了人家姑娘的。

还有说,谢衍原本有心上人,可惜心上人红颜早逝,谢衍因此断情绝爱立誓终身不娶的。

熟悉谢衍的人当然都知道,这些都是扯淡。

但这世上,真正熟悉谢衍的人也寥寥可数,所以终究还是谣言横行反倒淹没了最简单的真相。

在卫长亭看来,谢衍之所以这么多年都不娶妻纳妾,纯粹就是因为他不想。

不过卫长亭觉得,他也能理解谢衍。

如果他有谢衍那样糟心的一对父母,他这辈子也对成婚生子没什么想法了。

卫长亭只沮丧了片刻,很快又兴高采烈起来了,“对了!那小姑娘不是你的救命恩人吗?我看她也不像外人说得那么糟糕,胆子还挺大的。与其便宜了谢承佑那小子,还不如……是吧?”

谢衍抬手揉了揉眉心,看着朝自己挤眉弄眼的卫长亭,提醒道,“那是骆云的女儿。”

“……”房间里有点安静,卫长亭看天看地看空气。

“啊,对哦。不愧是定国大将军的千金,真将门虎女啊。哈哈。”卫长亭干巴巴地笑道。

这要是让骆云知道他想让谢衍吃他们家那颗嫩苗,骆家那三父子还不冲到陵川侯府弄死他啊。

“王爷,属下求见。”门外传来侍卫求见的声音。

“进来。”卫长亭扬声道。

很快一个黑衣侍卫打扮的青年走了进来,恭敬地道,“王爷,下午城外的消息送来了。”

说到此,青年脸上的神色有些古怪。

“说。”

青年道:“今天下午,大公子去过那片树林附近。”

卫长亭眉头一凝,“他去做什么?”

难不成是跟骆家那小姑娘见面?用得着专程跑那么远吗?

青年道:“似乎是去见什么人,不过…大公子回城的时候,身上的衣服被人用刀割成了碎片,似乎受了点伤。另外…他胸口被人用刀刻了个字。”

“什么字?”

“贱。”

“什么?”卫长亭惊诧地道。

青年沉声道:“贱。贝、戋。”

“……”

见跟前两位一时无声,青年迟疑了一下问道:“王爷,可要再查大公子去见的人?”

谢衍淡淡道:“不必,你退下吧。”

“是。”

卫长亭蹙眉,不赞同地看着他,“怎么不让查了?”

谢衍道:“浪费时间,你若一定想查,不如直接去问那小丫头。”

卫长亭眼睛一转,“对啊,我看谢承佑八成就是去见那姑娘了。啧啧,若是那姑娘痴心不改,骆云那个女儿奴恐怕拗不过女儿啊。谢衍,骆云要是成了你的亲家……”

谢衍无声地叹了口气,似乎忍无可忍,“卫长亭,你智将的名声是跟人买来的?”

“……”几个意思?怎么还带质疑本公子的智慧了?

“王爷,穆王妃请王爷过去说话。”叠影站在门口,脸色有些不太好看地禀告道。

房间里的气氛瞬间变得冷肃起来,卫长亭冷声道:“王爷受伤了!”

叠影低头,他何尝不知道王爷受伤了?

但那位…实在是,如果他压下消息不禀告,还不知道要闹出什么幺蛾子来。

谢衍道:“知道了。”

叠影犹豫了一下,低声道:“穆王妃说,让王爷现在就过去。”

闻言卫长亭腾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翩翩公子也忍不住骂了一句粗话。

谢衍却没有说话,站起身来慢慢走了出去。

虽然身上带着重伤,但他的背影却依然沉稳如山。

卫长亭想拦却到底还是没有动,忍不住踢了踢叠影,小声道:“你不会说王爷有事啊?”

叠影有些无奈地苦笑:“你觉得有用吗?那是王爷的亲娘。”

卫长亭瞬间无话,好半晌才跟着苦笑道:“你说得对,回头那女人还不知道要折腾出什么事来呢。”

言语中对那位穆王妃没有丝毫的尊重,无论是从尊卑还是长幼的角度。

“那女人怎么还不死呢。”卫长亭低声喃喃道。

叠影摇摇头没有理会卫长亭的期盼,快步出门追谢衍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