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亲疏

  • 皇城第一娇
  • 凤轻
  • 2464字
  • 2021-12-05 09:55:03

“沈姑娘,请留步。”

门外传来侍卫的声音,随后响起了沈令湘的声音,“我有些事情想跟舅舅说。”

书房里,原本正在训人的骆云和骆谨言脸色都是一变。

原本骆云对这个外甥女并没有太大的好恶,就算她有些自己的小心思,不管怎么说这些年确实都是她在陪着摇摇。

哪怕因为前两天的事他们对沈令湘有所怀疑,在没有查证之前他也并不想对她如何。

但方才听了女儿的话,骆云对这个外甥女的印象却已经跌落谷底了。

她喜欢谢承佑没什么,但她明明已经跟谢承佑纠缠在一起了,却还将摇摇往谢承佑身边推。

跟谢承佑一起算计摇摇!是可忍孰不可忍!

骆云脸色阴沉,忍不住一掌拍在了跟前的桌面上。

“舅舅,令湘求见。”门外沈令湘也听到了这声音,有些不明所以迟疑着道。

骆谨言看向自己父亲,微微摇头,“爹,先看看再说。”

他不相信只是沈令湘,或者只是沈令湘和谢承佑两个人,就敢这么胆大妄为的算计骆家。

寻常权贵公子若是得到了摇摇的喜欢,只怕恨不得将她供起来赶紧太太平平娶进门。

谢承佑倒是风格清奇非要不走寻常路,怕不是脑子出了什么毛病吧!

骆云轻哼了一声,冷声道:“进来。”

旁边被爹爹和大哥念叨得满头包的骆君摇暗暗松了口气。

沈令湘推门进来,看到骆君摇正亲昵地挤在骆云身边坐着,骆云丝毫不以为忤神色温柔慈爱地看着女儿。

她先是微微愣了一下很快就反应了过来,“摇摇也在啊。舅舅,大哥,这是我娘亲手熬的汤,我才刚到家娘就让我趁热送过来呢。我娘说,舅舅从前最喜欢这汤了。”

骆云点了下头却并没有答话,坐在一边的骆谨言开口道:“令湘表妹,汤先放一放,你刚才说有事找爹?什么事?”

沈令湘怔了一下,看了一眼骆君摇才轻声道:“是,有些事,是关于摇摇的……”

骆君摇眨了眨眼睛笑道:“令湘表姐,跟我有关的事情你怎么不先跟我说,难不成是想跟我爹爹告状?”

沈令湘连忙道:“当然不是,是好事呢。”

骆君摇挑眉笑吟吟地看着她,沈令湘隐约觉得有些不安。

这两天这个丫头确实变了很多,她根本猜不透她在想什么。

沈令湘道:“摇摇之前不是一直想要转到玲珑院么?今天院长跟我说她同意了,我想着这事儿应该先跟舅舅说一声,正打算一会儿就去暖心苑告诉你这个好消息呢。”

“摇摇想去玲珑院?”骆谨言蹙眉。

他是隐约听说过的,自家妹妹的功课好像不太好?

骆君摇靠着骆云的肩膀道:“没有呀,我挺喜欢武道院的。况且我都这么大了,转什么院呢。”

沈令湘不由愣住。

这两年骆君摇使了劲儿的想要转到玲珑院,都被院长给拒绝了。

她还以为听到这个消息她一定会高兴才是,没想到她竟然矢口否认?

“摇摇,你这是怎么了?这两年你不是一直都在为了转院努力吗?如今好不容易成功了……”

骆君摇撇嘴道:“玲珑院门槛太高了,我还是觉得武道院挺好的,不想转了。”

“可是……”

“没有可是。”骆君摇坚定地道:“我上个月的申请被驳回了,还没有递过新的申请呢,你们院长干嘛要突然答应我?”

“…这,或许院长有其他考量吧?”沈令湘垂眸道。

骆君摇微笑道:“那令湘表姐替我谢谢陈院长吧,我不想转了。”

“可是……”沈令湘还想再劝。

骆谨言突然开口道:“好了,令湘。既然摇摇不愿意就算了,我也觉得武道院不错。”

“大表哥。”沈令湘蹙眉,不赞同地道,“武道院如今早就已经没落了,统共也没有几个学生。摇摇在里面连个朋友都交不到,如何能跟玲珑院相比?”

骆谨言并不在意,“摇摇喜欢就好了,我看摇摇的天赋也不在那些琴棋书画之上,去了也没什么意思。有爹和我们做兄长的在,摇摇不会没有朋友。”

“……”后台硬了不起吗?

沈令湘还想再说什么,骆谨言话锋一转突然道:“令湘,我听说…你跟谢承佑走得很近?”

闻言沈令湘只觉心头一跳,连忙道:“大表哥只怕是误会了,我跟…玄昱公子不是很熟。只是…这两年摇摇跟玄昱公子交往的多,我也就跟着熟悉了几分,也就能说上几句话。”

“是么?”骆谨言有些意味深长地道。

沈令湘心中狂跳不止,面上却还要强作镇定,“自然,大表哥不信的话,尽可以问摇摇。”

骆君摇打量着沈令湘好一会儿,才有些漫不经心地道:“是吧。”

沈令湘暗暗松了口气,骆谨言轻笑了一声道:“我倒不是想说别的,只是谢承佑人品不好,以后咱们家的人都离他远一些。知道了么?”

“这……”沈令湘看向骆君摇,希望她能开口反对。

却见骆君摇乖巧地点头道:“知道了,大哥。”

“……”

“令湘?”

“是,我知道了,大表哥。”

骆谨言满意地点了点头,看着沈令湘道:“对了,这两天都没来得及问你,那天你怎么会出现在迎风阁门口的?”

沈令湘轻声道:“我之前跟舅母说过的,当时我…担心摇摇出事,就想过去看看。没想到才刚走近就听到里面传出的很大的响动,所以才……”

骆君摇笑道:“令湘表姐是看到谢承佑想欺负我,被吓到了才叫出声的吧?”

对上她那双笑吟吟地眼眸,沈令湘只能硬着头皮道:“是。”

往日里她总觉得骆君摇蠢,但此时对上那双笑眼,不知怎的却让她心里有些发毛。

骆谨言蹙眉道:“此事确是摇摇行事不妥怪不得你,只是你以后行事也要沉稳一些。幸好当时没出什么事,否则引了那么多人过去,摇摇的名声如何是好?”

骆君摇做了那么多的错事,舅舅和大哥一句严厉的话都没有。而她只是一件小事,即便她百般解释大哥还是要敲打她一番。

妹妹和表妹,女儿和外甥女果然差别这么大么?

“是,大哥,令湘知道错了。”

沈令湘红着眼睛低声道,抬头看向骆君摇,“摇摇,你这两天对我这般冷淡,也是在生我的气是不是?都怪我不好,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骆君摇偏着头打量着沈令湘,又看看骆谨言道:“大哥说得对,这次的事都是我没有认清楚谢承佑的真面目,不怪表姐。”

“那…咱们以后还是跟以前一样好?”

“表姐当然还是我表姐啊。”重归于好?想什么呢少女,我又不是傻乎乎的原主。

沈令湘自然察觉到了她的冷淡,却也不敢再多说什么,只得神色黯然地告退离开了。

在骆云和骆谨言跟前,她并不敢多动心眼,有些话还是得私下跟骆君摇说才行。

看着她出去,骆谨言语重心长地对妹妹道,“以后长点心,既然知道她的心思以后就别再被骗了。等将她身后的人和事都查清楚了,她以后就再也烦不着你了。”

骆君摇无奈道:“大哥,在你眼里我这么笨么?”

“你以为呢?”骆谨言似笑非笑地道。

“……”好吧,原本她可能是有点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