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勇于认错

  • 皇城第一娇
  • 凤轻
  • 2026字
  • 2021-12-06 11:27:40

“爹爹,大哥。”骆君摇推门进来,看到骆谨言在书房里也不意外,笑眯眯地挥手打招呼。

骆谨言笑容温雅得不像是个十几岁就上战场的武将,“摇摇回来了,今天怎么样?去哪儿了?”

骆君摇笑道:“出去逛了逛,很开心。”

很开心?

骆谨言笑得有些意味深长,摇摇开心,恐怕有的人要不太开心了。

骆云也笑道:“开心就好,什么事都没有自己开心重要。摇摇这会儿来找爹,是有什么事?”

骆君摇思索了一下,才道:“爹,摄政王是不是要回来了?”

骆云只当她担心谢衍回来给谢承佑撑腰,笑道:“这些事情摇摇不用担心,就算谢衍回来了,也未必会站在谢承佑那一边。”

骆云话锋一转,“再说了,便是他真的要替他那便宜儿子撑腰,咱们骆家也不怕。”

看来谢衍跟他那便宜儿子关系不好?

骆君摇眨了眨眼睛,看看站在一边的骆谨言小声道:“爹爹,我不是想说这个。”

然后飞快地将在树林里救了谢衍的事情说了一遍。

她可没有多少替谢衍遮掩行踪的想法,毕竟对她来说谢衍只是个一面之缘的陌生人。

虽然他长得很好看,但也远没有骆云和骆家重要啊。

不等她的话说完,骆云和骆谨言就已经变了脸色。

骆云猛地站起身来,骆谨言先一步上前拉过了骆君摇上下打量了一番,“摇摇,有没有受伤?”

对上两人担心的眼眸,骆君摇只觉得心中暖意融融的。

“当然没有,受伤了我怎么还会站在这里跟爹和大哥说话。我也是看准了机会才出手的,我又不傻。如果对方人多势众,我肯定自己跑啦。”骆君摇笑道。

骆谨言没好气地敲了下她的脑袋,道:“你根本就不该去凑这个热闹!还有!你又不带人自己出门!若是出了什么事,连个报信的人都没有!”

骆君摇朝他做了个鬼脸,娇声道:“大哥,我知道错啦。”

骆谨言居高临下地睨了她一眼,眼里充满了不信任,“勇于认错,死不悔改。”

“我发誓。”骆君摇举起右手三根手指对天发誓。

骆谨言冷笑,“把你背在身后的左手拿出来。”

骆君摇悻悻然,“那不成投降了?”

骆谨言只能无奈地揉了一下她的脑袋,“你啊。”

骆君摇郁闷地捂着自己的脑袋:发型揉乱了!

骆云看着他们兄妹说笑,见骆君摇确实没事也松了口气。口中却还是叮嘱道:“你大哥说得没错,以后遇到这种事,赶紧自己跑得远远的。”

停顿了一下,又忍不住赞道:“不愧是我骆云的女儿,果然胆识不凡。”

“爹!”骆谨言不赞同地道,爹这样说话不是鼓励小丫头去冒险么?

骆君摇立刻抛弃了大哥凑到骆云身边,略带得意地道:“那当然,虎父无犬女嘛。”

“……”看着眼前立刻就要陷入互吹的父女俩,骆谨言无语。

一番笑闹,书房里的气氛倒是显得温馨轻松许多,仿佛这些年父女兄妹之间的生疏都在这笑闹关心中散去了。

“爹,怎么会有人在京城附近刺杀摄政王呢?”骆君摇有些好奇地问道。

骆云轻哼了一声,淡淡道:“谢衍得罪的人多了去了,想要他命的人更多,刺杀有什么奇怪的?”

骆君摇皱眉道:“那摄政王府的人岂不是都很危险?怎么没人刺杀谢承佑呢?”

那些刺客其实大可不必这么恩怨分明,谢承佑那种渣渣早死早超生。

骆云道:“摄政王府就是摄政王,摄政王一人就是整个摄政王府。只要摄政王本人死了,摄政王府就不复存在了。谢承佑…不过是个尚未掌权的公子哥儿罢了。”

骆谨言也笑道:“况且,虽然想要摄政王命的人很多,但也没有多少人敢将之摆到台面上来。这次之所以那般疯狂,恐怕是想在摄政王踏入上雍之前解决掉他。”

不过是放手一搏罢了,可惜显然是失败了。

“摇摇,这件事不可对外人提起。”骆谨言正色叮嘱道。

骆君摇点头,“我知道,我没有告诉任何人。不过,当时摄政王府来了好多人,都看到我了。其中有个笑眯眯的白衣人…看着不像好人。”

骆谨言道:“这倒不用担心,你说那人应该是陵川侯府世子卫长亭,他母亲是太皇太后最小的妹妹,要叫太皇太后一声姨母。人品也还过得去。”应该不算是坏人。

“哦。”骆君摇乖乖地点头。

骆谨言斜睨着她,“你还有什么没说?”

骆君摇立刻心虚地低下了头,“没有了!”

骆谨言轻哼一声,“你是想要我亲自去查吗?”

旁边骆云本想提醒儿子不要对妹妹太凶了,但看女儿这心虚的小模样,再想起这小丫头的胆大妄为,当即闭了嘴。

小孩子还是要有个怕的人才行,他是管不住女儿了,那就只能指望长子了。

骆君摇有些迟疑起来,她往谢承佑身上刻字只是一时兴起。

虽然她自己完全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但却不知道爹爹和大哥会怎么想。

虽然才刚认识没几天,但她还是不希望他们讨厌自己的。

骆谨言有些无奈,摸摸她的发梢轻声道:“你说吧,不管你做了什么,大哥都不会生气的。”

骆君摇小声道:“我…看到谢承佑跟令湘表姐……然后,我就把他打晕了……”

“就这样?”骆谨言有些不以为然,这算什么大事值得她这么紧张?

前几天她还当众将人打得鼻青脸肿,也没见这小丫头心虚啊。

骆君摇的声音更小了,“我还在他胸口刻了个字。”

至于是什么字就不用追究了吧?

谢承佑虽然是个渣滓,但渣滓也是有隐私权的。

“你在他胸口刻了个字?”骆谨言忍不住道,下一刻他就变了脸色,“骆君摇!你扒了他的衣服?!”

“嗯啦。”骆君摇如小鸡啄米般点头。

“……”

骆谨言和骆云对视了一眼,这姑娘不得了了,得好好教,狠狠地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