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真.第一美男?
  • 皇城第一娇
  • 凤轻
  • 2097字
  • 2021-12-02 09:55:01

骆君摇满脸纠结地站在血腥气弥漫的树林里,看着躺在地上的黑衣男人。

若不是心口还有微弱的起伏,她都要怀疑这人是不是已经死了。

不是她不想着人好,而是靠近了才知道这人的伤到底有多重。

所以说,黑衣服真是个好物。

就算受了伤流了血,敌人也不一定能看出来你到底伤得有多重。

男人长了一张极其俊美的脸,虽然骆君摇认为以一个“父王”的身份来说有点过于年轻了。

不过大家都知道谢承佑并不是他亲生的,也就不用在意了。

骆君摇自诩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信息爆炸的时代见过的美男子更是不计其数,但饶是如此也还是忍不住看得愣住了。

骆君摇一时竟有些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言语来形容。

鬓若刀裁,眉似墨染,鼻梁高挺,轮廓却比寻常男子显得更加深邃,犹如最厉害的神工巧匠亲手雕琢一般。

世人爱以美玉比喻美男子,骆君摇却觉得玉过于温润不足以形容他摄人心魄的灼灼光华。

只是闭着眼睛尚且如此,若是睁开眼睛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绝色美貌?

“这样的美男子,死了就可惜了啊。”骆君摇喃喃道:“谢承佑那个什么皇城第一美男子果然是个水货,上雍这些人的审美怕不是有什么大毛病吧。”

凑近了仔细检查了一下,确定地上的人一时半刻确实死不了,骆君摇这才松了口气。

“你不是摄政王么?怎么一个护卫都没有,伤得这么重?”

骆君摇一边唠叨着一边思索到底是把人丢在这里去求援,还是带着人一起走。

对比了一下双方的身高差,拖着走也不现实啊。

就算她能拖得动,这拖出去人也死透了吧?

放在这里的话…会不会还有杀手回来或者被野兽给叼走了?

这么好看的人,万一真的死了多可惜啊。

真是愁死人了。

思索了一下,骆君摇伸出手在昏迷的男人身上的穴位捏了几下,原本昏睡中的人微微蹙眉显然是要醒了。

骆君摇连忙收手,漂亮的小脸上满是无辜无害的模样。

片刻后,那浓密的睫毛微动了一下,然后慢慢睁开了眼睛。

骆君摇忍不住屏住了呼吸。

那是一双寒潭般深邃的凤眸,那眼眸冷如寒霜,深不见底。

只望了一眼,就让人不由自主地产生一种不敢违逆的敬畏。

然而这样一双眼眸,配上这样过于俊美的容颜,越发显得这人如冰川山巅,高不可攀,可望而不可及。

即便是这样狼狈地躺在地上,却依然让看他的人觉得自己才是渺小的那一个。

骆君摇轻咳了一声,“那个,你没事吧?”

然后忍不住在心中吐槽自己说了句废话,伤成这样怎么可能没事?

“呃…我的意思是,你能不能走?或者你自己在这待着,我帮你去叫人。我没有伤药,没办法帮你。”

谢衍神色平静地看着蹲在自己身边的小姑娘,心情却并不像脸上的神色一样平静。

他也没想到,躲在山坡上的竟然会是一个这么小的小姑娘。

骆君摇被那双寒眸盯得有些冷,正想说点什么就听到男人低沉的声音响起,“不必,很快会有人过来,姑娘可以先走。”

骆君摇眨了眨眼睛,“你确定是你的人先来,而不是那些杀手先来?”

谢衍道:“不会。”

骆君摇思考了一下他说的不会是什么意思,这才点点头,有些迟疑道:“那……我走?”

“多谢相助,有事可到楚王府找我。”谢衍看着站起身来的小姑娘道:“姑娘有侠义之心,不过凡事还当三思而后行。”

骆君摇摆摆手笑道:“等我三思完,你都凉了。要不是看你长得好看,我才不救你。我也是看准了才出手的嘛,如果人多我当然就自己跑了。”

“……”谢衍面对如此诚实的小姑娘,一时间有些无话可说。

骆君摇站起身来拍拍身上的灰尘,正要表示告辞,突然眼眸一凛低头对躺在地上的人道:“有人来了,来救你的还是来杀你的?”

谢衍沉吟了片刻,道:“自己人。”

“你确定?”

“确定。”

“那我走啦,祝你好运。”说罢挥挥手就要转身离开。

“……”

果然还是个小姑娘,完全想不到救了当朝摄政王意味着什么。

于是就连扶他一把都省了,将他就这样丢在血泊里。

可惜骆君摇才刚走出去没几步,一群人就围了过来。

七八把明晃晃的刀尖齐刷刷地指向骆君摇,骆君摇有些幽怨叹了口气,回头问道:“这些真的是来救你的?”

她不会一不小心把命搭在这里吧?

这要是死了,墓志铭上会不会写死于多管闲事?

“不得无礼。”一个清润笑声从树林里传来,片刻后一个眉目清朗温润的白衣青年从外面走了进来。

围着骆君摇的几个人看了看骆君摇身后地上躺着的人,再看了看那白衣青年,缓缓收回了刀。

那青年含笑朝骆君摇点了点头,才漫步走向躺在地上的谢衍。

“王爷,你还能喘气吧?”

谢衍睁开眼,淡淡地瞥了他一眼。

见状青年不由松了口气,展眉笑道:“不错,命挺硬的,刚在外面看到那么多死人,我都差点以为我来晚了。”

“扶我起来。”谢衍现在并不想听人废话,淡淡道。

青年混不在意,走过去将人扶了起来。

上下打量了他一圈道:“伤得挺重啊。”

若不是他架着,谢衍这会儿只怕站都站不稳。

“死不了。”谢衍道。

“这位姑娘?”确定谢衍暂时死不了,青年看向骆君摇的眼中立刻闪动着八卦的光芒。‘

骆君摇对这种眼神十分熟悉,连忙笑道:“我是路人甲,路过的,我可以走了吧?”

青年笑道:“路姑娘,虽然你长得很可爱,但是你还不能走哦。”

“……”神特么的路姑娘!还有你这话前后句有关系吗?

青年打量了骆君摇几眼,突然道:“我看你好像有点眼熟,是不是在哪儿见过?”

骆君摇坚定地,“没,没见过。”

“卫长亭,闭嘴。”青年还想说什么,被他扶着的谢衍开口道。

叫卫长亭的青年轻啧了一声,饶有兴致地打量了骆君摇一圈,果然不再说话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