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让他滚!
  • 皇城第一娇
  • 凤轻
  • 2384字
  • 2021-11-25 14:15:49

清晨,骆家几位主子少见的一起在暖心苑用了早膳。当然这其中并不包括寄居骆府的沈夫人和沈令湘母女俩。

睡了一觉起来,骆君摇看着也精神了许多,对此骆云很是欣慰不停地给女儿夹菜。

苏氏出身名门,一贯遵循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却也暗暗打量着眼前看起来乖巧听话的继女。

似乎一夜之间,原本骆君摇身上的那种暴躁骄横以及对父兄的疏离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那种小女儿的乖巧软糯,倒是让苏氏想起了十岁以前的骆君摇。

察觉到苏氏打量自己的眼神,骆君摇抬起头来朝她眨了下眼睛,“母亲想吃这个么?”

说着便将自己跟前的一碟精美小菜推向了苏氏那边。

“……”众人面面相觑。

骆君摇疑惑地歪了歪头:我做错什么了吗?

坐在她旁边的骆明湘微笑道:“娘是看摇摇今早气色不错,看来昨晚睡得很好?”

骆君摇点头笑道:“谢谢母亲关心,我睡得还不错。”虽然换了个世界,但是暖心苑里高床软枕,她确实睡得很不错。

苏氏微微点了下头,“那就好,这两天还是要多休息,不可乱跑。”

若是从前的骆君摇听到这话大约就要不高兴了,现在的骆君摇却高兴地点头道:“我知道的。”

即便有了原主的记忆,一时也难以融汇贯通,她当然不想乱跑。

众人忍不住交换了一个眼色:这是真的变了啊。

骆谨行轻咳了一声,小心翼翼地问道:“摇摇,你可还有哪里不舒服的?”

骆君摇摇摇头,“没有呀,二哥为什么这么问?”

骆谨行干笑了一声,摸摸鼻子道:“没有,二哥不是担心你么?没事就好。”

骆云父子回来第三天,一家人总算是第一次和乐融融地坐在一起吃了顿饭。

刚用过早膳,门外管家进来禀告,“将军,夫人,玄昱公子求见。说是为昨天的事情来向将军和夫人请罪,也想向二姑娘致歉。”

骆云心情顿时恶劣起来,冷哼一声道:“让他滚!”

“……”管家为难地看向苏氏,总不能真的让人家滚吧?

苏氏道:“去告诉玄昱公子,大将军和我都有要事无暇见客,请他回去吧。”

管家又看向骆云,骆云倒是没说什么只是挥挥手示意他退下。

等管家出去,骆君摇想起自己记忆中看到的事情,眼睛一转道:“爹爹,母亲,我出去一下!”

说完也不等两人答应,就转过身一溜烟地跑了。

“唉…”骆云没来得及叫住女儿,有些无奈,“这孩子……”该不会又去找谢承佑了吧?

旁边骆明湘站起身来笑道:“我去看看。”

“去吧。”苏氏点点头。

骆谨言和骆谨行也跟着站起身来,“我们也去。”

于是三人便也跟着出门,追着骆君摇去了。

苏氏挥退了旁边侍候的丫头们,花厅里就只剩下两人了。

苏氏这才望着骆云轻声道:“君摇的事情,将军到底是怎么想的?”

骆云一愣,“夫人这是什么意思?”

苏氏摇摇头,“昨天下午的事咱们虽然叮嘱了不会传到外面去,但难保别人不会暗地里议论。另外,玄昱公子既然这个时候上门道歉,穆王府有什么想法,将军想必也是心里有数的。”

被人打了一顿赶出门还亲自上门致歉,这两年玄昱公子姿态何时这么低过?

骆云轻哼了一声,“谢玄昱已经是摄政王府的人了,穆王府倒是管得宽。”

苏氏倒觉得没什么奇怪的,“过继又如何?穆王也是他的祖父,穆王府那位大公子也还是他的亲生父亲。”

苏氏抬眼看着骆云,眉宇间有几分担忧,“将军莫怪我多想,说实话我是不看好那谢玄昱的。”

只是这事儿她说了不算,甚至骆云说了都不算。

苏氏心里清楚,如果骆君摇认准了谢承佑,骆大将军是拗不过女儿的。

骆云正色道:“我也看不中那个谢承佑,什么第一公子?皇城七秀之首?都已经及冠之年了,还一事无成,脾气倒是大得很。再说了…不管那药的事儿跟他有没有关系,他对摇摇无礼的事我还没跟他算账呢!”

苏氏沉默,心道倒也不必如此苛刻。

在这京城的权贵公子中,谢承佑无论相貌才学家世自然也都算是一等一的,不然他也轮不上什么皇城七秀之名。

但骆云也确实有资格看不上他,骆大将军出身贫寒十几岁就上了战场,二十出头就当了将军。

这么再一看已经二十岁却连个进士都还没有考中的谢承佑,可不就是不行么?

只能说是时势造英雄,骆云身在乱世只要有本事再加上三分运气,建功立业自然不在话下。

如今上雍皇城的公子们却不一样,自前朝起就已经完全取消了恩荫制度。

无论你是皇亲国戚还是宰相公子,朝廷对他们唯一的恩典就是一二品大员的嫡长子可免试进入国子监就读。但若是想要入朝为官,要么参加科举,要么自己去参军,上战场立战功。

哪怕是皇亲国戚,没有本事就只能干领每年应有的俸禄,朝堂的事半点也插不上手。

亲王世子若不科举或参军,就只能等着父亲死了继承自己父王的爵位,且还是降等继承。

这也是同样身为皇亲国戚,穆王和摄政王甚至还是亲生父子,穆王只是穆王,而谢衍本身却还有镇国大将军、楚王、监国摄政王等身份的原因。

谢承佑如今就是国子监学生的一员,只不过三年前他因病没有参加会试,再一次会试却要等到明年春天了。

“穆王府这个态度,若回头穆王府的女眷上门,我便回绝她们了?”苏氏问道:“君摇那里……”

他们都知道谢承佑在作践骆君摇,但是她自己不这么想,那就谁也没办法。

她这个继母更是不能说,她越反对骆君摇就越是要跟她对着干。

骆云也有些踌躇,“昨儿摇摇还打了谢承佑那小子一顿,看着像是想明白了。伯言和明湘也都说摇摇对谢承佑的态度看着有些变了,要不回头再问问她?”

苏氏点头道:“那好,穆王府和摄政王府的事情本就复杂,莫说谢承佑那般待君摇,即便他真心诚意的,真让君摇嫁过去也不大放心。”

苏氏没直说,自己那继女的脑子恐怕斗不过穆王府那些牛鬼蛇神。

骆云轻哼一声,“我绝不会让摇摇嫁去给谢衍当儿媳妇!她若非得要谢承佑,那就让他入赘吧。”

苏氏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将军还要注意一下穆王府和谢承佑,莫要让他们在外面败坏君摇的名声。”

之前君摇做的事情太糟心了,还不知道有多少把柄在人家手里。现在谢承佑和穆王府改变态度想要娶君摇进门,未必不会用那些手段。

骆云道:“夫人放心,只要我在一天,谁敢欺负我骆云的女儿!”

骆云也知道女儿现在名声不好,事情已经这样了他也不忍责怪女儿。

但是……罪魁祸首他还是可以收拾一顿的!

玄昱公子是吧?尽管给本将军等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