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读心

85 读心

“贯日。”

“茯苓。”

有爱心胸毛这个“熟人”存在。

双方的误会很快解除。

白虹和高晓早就有约定,存在其他玩家的时候,他们会以各自的游戏昵称来表明身份,不再互相称呼真实姓名。

关于现实中某些势力可能根据相貌、名字,找到玩家加以威胁、控制的问题,白虹与高晓说过。

高晓倒不觉得白虹是杞人忧天。

毕竟,高晓是知道白虹那烂赌鬼亲爹的一些事情的。

现实中有阳光,也有阴暗。

防人之心不可无。

当然,防备手段高明也好,低劣也罢。

假如某些势力铁了心要找,早晚是能找到人的。

以白虹、高晓他们能做的,也不过是拖延一下时间而已。

除非,先下手为强!

高晓不知道白虹想过没有,反正她如今把艾瑞肯士兵不当人看了,忽然感觉自己思路都比以往开阔了好多好多。

以她的知识,想要某些人无声无息地消失掉,似乎也没什么太难的。

“你们好,我叫罗冉。”

不再被枪指着,还被客客气气请进了一间明显是艾瑞肯人的补给据点。

罗冉的表情,在白虹看来仍旧是紧绷绷的。

白虹并没有太在意,如果自己的武装被人全部卸掉,自己还时刻处于对方的攻击范围内,自己也不可能不紧张、防备。

双方都自我介绍完毕。

爱心胸毛立刻搓着手,谄笑着凑近了观看白虹装备的动力外骨骼。

要不是这位还要脸,可能这会儿已经流口水了。

“高手,你这个机甲是怎么搞来的啊?咱有没有机会也弄一台,太帅了啊!”

爱心胸毛看着看着都有上手摸一把的倾向了。

白虹不动声色移动一步,暗自决定不能让“黑熊精”靠太近!

“这个叫动力外骨骼,不是机甲。”

白虹随口解释一句,主要注意力还是放在罗冉的身上。

这个人很不简单。

之前在镇外,他想要暗中拿取的手雷,在《无限灾变》给出的信息面板中,攻击力上限竟然达到了40点,比白虹缴获的枪榴弹还猛,也就稍弱于反器材狙击步枪了。

不过那手雷的攻击力下限也低,最低只有10点,跟手枪射击小口径弹药的威力差相仿佛。

爆炸类武器,大抵都是如此,在合适的环境,以正确的方法使用,威力惊人。

环境不合适,方法不够正确,威力同样惊人——惊人的小!

但无论如何,这样的手雷,不会出现在一般人的手里。

更何况,罗冉的镇静,非同一般。

“爱心胸毛,我能问问你们之前的经历吗?毕竟现在这个世界,太危险了,希望你能理解。”

白虹嘴里问的是爱心胸毛,但目光,却一刻没有离开罗冉。

爱心胸毛浑不在意,以玩家特有的语言方式,迅速把先前的“任务经过”给大略描述了一遍。

这些都没有避着罗冉的意思。

罗冉的脸色自然而然逐渐奇怪。

爱心胸毛那边动不动冒出来个“游戏任务”、“任务更新”、“次级主线任务”之类的,听到罗冉耳朵里就是一串串的无法理解的诡异发音。

但除此之外,爱心胸毛把罗冉叫做“NPC”之类的,又是罗冉能够听明白的,特别是什么拿枪扫了两个暴民,被人赶走,遇到机甲战士被追杀什么的。

这些话是能听懂的。

白虹从罗冉的脸上,读出了这位原住民的内心活动。

——艹了狗了!自己这段时间一起行动的居然是个神经病!

神经病是怎么在核战废土里活下来这么久的?

不得不说,类似这样内心活动丰富的表情,白虹真是久违了。

前一世,蓝星玩家接触《无限灾变》的开始一年里,像爱心胸毛一样的家伙,一直都是主流。

而那些比较早意识到了情况不对。

或者天生就很能融入《无限灾变》的沉浸流玩家。

反而会被许多人嘲笑——玩儿个游戏,跟真的似的,整一个让游戏玩儿了!

“罗冉先生,你们从东南方向来,你们来的那个小镇,叫什么名字?”

白虹没有沉溺于回忆。

他更关注当下和未来。

“柯林。”

“柯林?”

白虹把罗冉的回答重复了一遍。

而后,白虹忍不住与高晓对视一眼。

姬明瑞告诉他们的,交通站的所在,正是名叫柯林的小镇!

眼神交汇。

问?

问。

白虹和高晓瞬间达成一致。

“你认识姬明瑞吗?”

罗冉听到这个名字,眉峰微蹙,但目光却显得茫然。

白虹不知道他是故意的,还是真的没听说过姬明瑞的名字。

后者并非不可能,所谓交通站,还是建立在敌国的土地上,在其中工作的人显然不会是专职武装战斗的士兵。

分属不同的组织系统,互不相识很正常。

“第三集团军,7XX团第一特种作战大队。”

白虹报上姬明瑞的队伍番号。

但罗冉只是摇头。

白虹貌似苦恼,微微扭头,余光看到了高晓稍稍点下去的下巴。

白虹顿时心里有数了。

“姬明瑞是第一特种作战大队最后的队员,但他也已经在昨天阵亡,我和茯苓受他的托付,要到柯林镇输送一份重要情报。”

刚刚高晓的意思很明确,这个罗冉就是会在柯林镇接收情报的人。

白虹不知道高晓是怎么得出结论的,但这不重要,白虹信任高晓。

“或许你们互相之间会有接头暗语之类的,但姬明瑞只是告诉我们,把情报放在柯林镇最南边,一家庭院中有着崩塌喷泉,从喷泉开始向南数的第四块地砖下面。”

罗冉仍旧表现出茫然的样子。

而就在这时,边儿上搭不上话好一会儿的爱心胸毛,忽然举手。

“报告高手,就是这个NPC没错!我刚从他身上触发了个任务,就叫重建交通站!”

爱心胸毛话说完。

罗冉不得不瞪大眼睛,他知道,他这回彻底暴露了。

虽然“触发了个任务”变成了奇怪的杂音。

但剩下的话,足够罗冉理解了。

罗冉打破脑袋也没想明白,他虽然曾经确实动过拉上爱心胸毛帮忙重建交通站的念头。

可是地下工作带来的谨慎,并没有让他立刻将想法宣诸于口。

爱心胸毛是怎么知道他内心想法的?

精神病人,难道不光思路广,还能读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