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立场

70 立场

“嘿,托什,你是吃屎的吗?”

一名艾瑞肯上校军官气冲冲地走到同僚面前。

但看到名叫托什的少校连眉角都破了,血顺着眼角流下之后盖住半张侧脸,凝固在上面像层壳。

气冲冲的上校伸出的食指终于没有捅出去。

“你们到底遇到了什么?真是该死,你的人死了,尸体居然被用来做成陷阱,我那么好的小伙子,斯托克斯,他壮得像头熊,但他现在被炸断了一条腿,一直哀号个没完没了,我还要分出个人照顾他!”

托什少校一脸颓丧,在他身后的两名士兵更是无精打采。

“克拉姆,我们遇到了圆国人,该死的圆国精锐,他们一共只有五个人,我以为可以干掉他们。”

名叫克拉姆的上校再次暴怒:“只有五个?!你呢?你有十个人,加上你是十一个,现在就剩下了三个?!废物!白痴!低能!”

脏话伴着口水,喷到托什脸上。

托什并不怕对方的军衔比他高,现在大家都不过是领着十个人的基层军官,放在战前就是个上士的角色!

托什随意地抬手抹掉唾沫:“随你怎么说吧,我没办法继续追下去了,我得到的命令是把信号发射器送到维克托姆。”

克拉姆上校微微眯眼,扫过托什和他身后的两名士兵。

“很好,我的队伍里可没有胆小鬼,我会抓住那个圆国人的。”

托什松了口气,把自己之前的经历快速说了一遍,转身就走。

等到托什三人走远了。

克拉姆上校身后有士兵发出疑问:“长官,支援请求是从东部战区指挥部转达给我们的,说明托什已经把发现圆国人的情报上交,就算我们抓住了最后的圆国人,主要功劳也不是我们的。”

克拉姆森冷一笑,露出闪着寒光的牙齿。

“功劳?我们的任务是什么?”

“报告长官,我们的任务是把那一箱子老鼠送进圆国的七号地下工事!”

“很好,那么我问你,圆国人的地下工事容易进吗?圆国人能把苍蝇、蚊子都一个不漏,消灭在地下工事外,老鼠就能例外?”

提出疑问的士兵还是没有弄明白。

克拉姆上校目光闪动,望向东方:“圆国人愚蠢而又自大,直到目前为止还在进行所谓的‘全民救援’行动,那些浑身沾染放射物、变异病毒、细菌的地表的国民一旦被找到,还是会被送进地下工事加以拯救,这就是我们的机会!”

“老鼠,不可能被送进去,但我们只要抓住那个圆国士兵,让他与我们的小可爱亲密接触半个小时,再把他丢进即将被救助的圆国地表国民中,我们的任务,不就能够完成了?”

士兵恍然大悟,但随之又有新的问题:“可是,我听说圆国会对那些地表国民先进行封闭管理什么的,以避免把病毒什么的带进地下工事。”

克拉姆上校没有再回答,他只在心中转动嘲弄的念头。

“这可是安哥拉基地在上万种变异病毒中精选,并重新编辑而得到的成果,是目前为止最强的生物武器,旧有的防护手段根本无法阻挡它的侵袭,只要有接触,就能让整个地下工事变成死城!”

只不过,这可不适合让普通士兵知道。

想到这里,上校一挥手。

“好了,现在,去把我们的小老鼠的新同伴,抓回来!”

一队艾瑞肯士兵立刻分做搜索队形,向前进发。

“长官,斯托克斯昏过去了!”

照顾失去了一条腿的伤员的士兵大声报告。

上校撇撇嘴:“暂时留下他!”

“啊?”士兵啜喏着:“可是、可是……”

“没有可是!我们会很快抓到圆国人,然后就会回来,明白?”

“是,长官!”

已经残废了的士兵,对于接下来的任务,没用了不是吗?

就在两队艾瑞肯公国士兵先后离开,大约十分钟后。

白虹远远地观察了许久,确认平躺在地面的艾瑞肯公国士兵应该是醒不过来了,这才小心翼翼地接近过去。

严重失血造成休克。

白虹很快就确定了这名艾瑞肯士兵的死亡原因。

这伙人对待战友,连简单的包扎都不肯吗?

当然,也可能是他们知道,包扎根本没意义。

白虹确定安全之后,对高晓做了个“一切正常”的战术手势,然后仍旧继续向前搜索,把士兵尸体和进一步搜检周围情报的工作留给高晓,以确保不会有意外发生。

大约五分钟后。

高晓做了个“有发现”的手势。

白虹也已经确认了没有敌人在附近。

两人汇合。

“艾瑞肯公国的士兵在这里分开行动了,而且我可以确定,其中有八到十人,是从其它方向过来的支援,他们曾经在这里进行过短暂的停留,随后,两队人中的三个人,应该就是咱们最初进入副本时,参与遭遇战的那队艾瑞肯作战小队的残兵,转向正东离开了。”

白虹首先通报了自己的发现。

痕迹追踪,也是他的拿手好戏。

这么一路跟过来,最初那些人都会留下什么样特征的痕迹,白虹都已经了然于心,单单从痕迹上,他甚至可以给那些人编个号,一二三四全都对得上。

高晓也有发现:“这名士兵有写日记的习惯!”

一本皮质封面,大约半个手掌大小的小本子。

另外还有一张叠起来的报纸。

白虹精神一振。

说实话,前世“基因失控”的名气虽然很大,但副本里具体的信息,比如哪个国家都做了什么,战争中有没有正义的一方什么的,则是众说纷纭,信息随着时间与传播范围而失真。

进入副本后,高晓的主线任务立场明确,站在圆国一方。

白虹的就不是多么清晰了,但考虑到他和高晓是组队进入的副本,极大概率,白虹的任务立场也会站在圆国一方。

但任务是任务,白虹和高晓也有着自己的是非观念和立场。

特别是,《无限灾变》并非真正的游戏。

玩家随便选个阵营,做任务拿奖励就天然正确吗?

那显然不适合这里。

假如主线任务的立场与白虹、高晓的是非判断产生了冲突。

那么完成任务的方式也并非唯一!

“你念,我警戒。”

白虹稍稍拉开距离。

高晓的声音随即如流水般泠泠响起。

——二月十日,假期才过了一半,所有士兵就突然接到了归队的命令,小斯卡纳缠着我不让走,我答应下次回家给他带一个子弹壳,他才松开我的腿。

——二月十三日,战争开始了!

——二月十四日,神啊,核战,是核战!我们被要求保护安哥拉基地转入地下工事,长官说是圆国对我们发动了突然袭击,他们首先使用了核武器!

——二月十五日,我们安顿下来了,圆国的核武器没有落在我们的头上。但我很担心,爸爸妈妈,还有小斯卡纳,你们一定要平安无事!

——四月八日,我们已经将近两个月没能被允许离开地下,但一个流言还是传进了很多人的耳朵里,首先使用核武器的不是圆国,而是我们!神啊,请告诉我,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吧!

——九月一日,完了、一切都完了,全世界都被核弹摧毁了,长官说我们是迫不得已,圆国的核武器制造能力超出了预计,他们的报复使我们损失惨重,如果不把世界其它角落也摧毁,我们必将失去世界第一的地位。但我们为什么一定要保有世界第一的地位?这到底是谁的错!

高晓的声音越来越低,直至愤怒的喘气声彻底中断日记朗诵。

白虹回头。

四目相对,心意相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