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你应该给我一支枪

7 你应该给我一支枪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是哪里人?我觉得你不像是个普通的学生。”

血泊中。

女护士和白虹渐渐喘匀了呼吸。

俩人都没在意自己周围无声流淌着的血液。

就算衣服被血水沾到了也没什么。

习惯了。

女护士的注意力从已经死去的小女孩儿,转移回了白虹。

而白虹,其实更在意自己的武器。

【名称:匕首。】

【类型:冷兵器·轻型。】

【品质:受损+1。】

【属性:攻击力1-2,体质伤害加成系数0.1。】

【使用要求:体质不低于3。】

【是否可带出副本:是。】

经过三次袭杀,“新手物资”中的匕首进一步损坏。

没办法,即便白虹每一次出手都很小心,没有让刀刃与骨骼碰撞,但人体的血肉仍旧不可小视。

匕首明显变得更钝了,而且仔细看的话,能够发现刀尖处细微的碰撞缺口。

如果不进行认真的打磨、保养。

这把匕首最多还能再用一两次。

而且使用期间很可能误事,它的攻击力已经太低了。

无限灾变中,无论武器还是防具,都是消耗品。

白虹前世,在经历过多次副本后,甚至养成了无论走到哪,都会随身携带四五件武器的习惯,就连磨刀石也要备上两块。

但眼下。

白虹只能期待,敌人的尸体会留下足够的战利品。

忍着肌肉酸痛,白虹一边搜索尸体,一边回答女护士的问题。

“我确实不是沙伦人,但具体是哪里人,我不想说谎。”

在副本世界中透露《无限灾变》的信息毫无意义,会有神秘的力量,让副本世界中的任何存在无法正确理解有关的信息。

这些,都可以算是灾变常识。

白虹的回答显然无法让女护士满意。

他的人物看起来只是个少年,明显应该坐在教室里手捧书本,而不是握着匕首淡然地收割人命。

白虹的行为和他非同寻常的镇定,让女护士浮想联翩。

间谍?

乱军士兵?

又或者是精神扭曲的少年杀人狂?

唔,也或许是色情狂?

女护士有点后悔,自己刚刚怎么会因为觉得面前这怪异少年长得可爱,就那么大胆地表演了起来!

一想到这里,女护士甚至有些脸红!

她都在想些什么啊,以她的年纪,自称“贯日”的少年喊她一声“阿姨”都没问题的。

就在这时,一双黑色的眸子,骤然对准了女护士的双眼。

啊!

神秘的黑色,闪烁着深邃的迷人光芒。

女护士感觉自己的心脏在这一瞬间失踪了!

“舍勒小姐?你怎么了?”

少年饱含诧异的语调唤回了女护士的神志。

“你没问题吧?”

心慌慌!

女护士下意识抬手按住自己的胸口:“没、没有,发生什么了?”

【一次有效的魅惑,你获得了基石技能‘魅力’的部分信息。】

看着视网膜上再次出现的提示。

白虹脸上露出极不自然的表情。

难倒,这就是长得帅的人所需要面对的世界吗?

现实世界中只是个普通人外貌的白虹,感觉自己受到了巨大伤害!

但!

长得再帅,死亡也不会被魅惑。

白虹在心底轻呵一声,女人!

“听着,舍勒小姐,我们还没有获得安全。”

白虹看女护士已经回神,立刻表情严肃地开口。

“我们都知道,这栋楼的一层大厅至少还有三名秃鹫的暴徒。”

秃鹫、暴徒。

这让女护士彻底冷静了下来。

“不,不止这些。这里是附近两个街区仅剩的没有被炮弹击中的大楼,附近的人都会来这里找食物、找水,找一切必须的物资。”

女护士刻意把目光避开白虹的脸,像是为白虹讲解情况,但更像是自言自语。

“这里离秃鹫的地盘儿很远,他们很少到这里来,但他们现在来了,其他人肯定都不敢跟他们抢,但大家没有其它生存下去的办法,一定会在周围躲藏着,等待秃鹫的人离开之后,再来搜索。”

说到这儿,女护士忽然顿住不再说下去。

但白虹已经大致了解了女护士话里真正的担忧。

秃鹫的人进了大楼,而白虹和女护士想要活着离开,肯定要把秃鹫的人杀掉。

大楼周围,则隐藏着不知道多少人。

那些人中必然会有目击白虹和女护士离开的。

等到秃鹫发现自己的人死在了这栋大楼,那些目击者一定不介意用一些线索,从秃鹫那里换取好处。

所以,哪怕白虹和女护士成功逃出了大楼,也并不意味着安全。

或许,女护士此刻还在纠结着,她如果把这些担心完全说出来,会不会引得白虹凶性大发,要把周围躲着的人也杀光?

已经看透一切的白虹可不是什么“知心哥哥”,他没义务也没兴趣去开导女护士。

“会用枪吗?”

白虹又收获了两支BK-9,其中一支还有四颗子弹,来自穿着防弹衣的大胡子,另一支只剩了两颗子弹。

这么多枪,全放在白虹身上太累赘,要知道一支手枪带子弹也有将近一公斤了。

女护士看到几乎递到了自己眼前的枪柄,终于从纠结中回神。

“啊?”

“算了!”

白虹改了主意。

与其把枪交给一个说不定会误伤队友的菜鸟,还不如自己背着。

唰!

掌心中的手枪不知怎么转了一圈,便消失不见了踪影。

白虹转过身去仔细地把大胡子的D-3防弹衣脱下来。

就算沾了大片的血渍,也没让白虹嫌弃分毫,直接套在他自己的身上。

皮靴。

来自蓝头巾。

虽然夏天穿皮靴有点傻,而且镶钢板的靴子底十分影响无声行动,但与克服复杂地形时的优点相比,这些都是可以忍受的。

穿上之后,发现鞋号大了点。

刺啦……刺啦……

匕首割开衣服布料,现场制作“袜子”,脚多裹几层布,然后缠紧了,鞋子自然就不大了。

类似这种战地紧急利用战利品的手法,白虹多得是。

片刻后,除了没有找到新的匕首,白虹的装备已经焕然一新。

“喂,如果,我是说如果,等下我能做出一些贡献,你应该给我一支枪。”

就在白虹戴上蓝头巾,准备再次出发的时候,女护士终于忍不住开了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