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藏身处”

48 “藏身处”

“戴森先生,贯日真的没问题吗?”

搜救队带着伤员,以及更多愿意加入他们的幸存者,食物和水,回到了市立图书馆的楼前。

女护士放心不下“战斗已经开始”了的少年。

哪怕盟邦调查员佩德罗·戴森先生已经一再表示,白虹所在的区域的真正危险,已经被他解除。

“放心吧,他很聪明,是我所见过的,最富智慧的优秀战士。”

调查员似乎可以随时观察到远在马厩区发生的一切。

他为那个名叫贯日的少年的精彩表现,频频发出赞叹。

但贯日毫无疑问并非沙伦族人,甚至不像是调查员所熟知的任何一个盟邦内民族的族人。

一个不明来历,具备超强战斗技能,以及几乎无懈可击的战斗意识,能够凭借区区热武器就对抗正式巫师的少年。

在引起关注的同时,也必然会引起怀疑。

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等等!”

忽然,佩德罗·戴森脸上始终保持着的谦和笑容,猛然消失。

“该死,他知道那里?!”

当夹杂着懊恼的咒骂声意外传入女护士的耳中。

希拉达一回头。

调查员先生已经不见了踪影。

希拉达一时恍惚,感觉自己似乎知道了什么,再转头看向身边的其他人,却见无论是宝石匠老亨利,还是伯明翰一家,又或者其他任何人。

大家,没有哪怕一个露出惊讶神色的。

就像,他们从没见过一个名叫佩德罗·戴森的盟邦调查员一样。

老亨利在指挥人们有序进入图书馆。

伯明翰在帮助简易担架上楼梯。

小米勒似乎发现了心不在焉的希拉达不太对劲,拉住她的手:“希拉达,你怎么了?”

希拉达张口想问,难倒大家都不记得那位盟邦调查员了吗?

他刚刚还和大家走在一起。

但张开嘴,希拉达忽然扭头转向了马厩区。

只见那里,一个朦朦胧胧的怪异影像出现在半空,若是普通人看到,只怕立刻就会头痛欲裂,精神错乱。

但在希拉达的眼中,这个世界的一切似乎都正在远离她。

即便直视那诡异影像,也并无丝毫不适。

直视下,数个渺小的人影出现在半空中。

他们似乎在互相争斗着。

女护士猛然扭头,冲向图书馆。

拉着希拉达手掌的小米勒惊讶地发现,希拉达的手犹如空气般,就那么没有丝毫阻碍地抽了出去。

小米勒惊呆了:“希拉达?”

女护士没有回头,只是在奔跑中,勾动的唇角展露欣慰。

她风一般冲进图书馆,直奔白虹带着她找到宝石匠的那间阅览室。

阅览室的一张书桌抽屉中,希拉达找到了一枚黄金戒圈的钻石戒指。

钻石不大,曾被人踩滑一脚而留下的伤痕,已被生疏的手法削去。

由此,切面并不完美,但却意外地呈现出了些许的放达气质。

戒圈同样粗糙,但已经尽力。

将戒指攥在手中,希拉达露出欣喜之色。

环顾四周,这里的桌子上,还有几本书。

有些是白虹在图书馆时翻看的。

还有些,是希拉达在白虹不辞而别后,用来想念的。

女护士的手穿过一本又一本书,终于,有两本书,可以被她握住。

下一刻,女护士猛然转向窗户。

那面,正对马厩区。

一个破衣烂衫,一手握V2手枪,一手提一条破烂腰带的少年,缓缓走来……

时间倒退回盟邦调查员发现不对劲之前。

白虹在马厩区依靠事先布置的诸多阵地,不断削弱着黑袍巫师的实力。

但更重要的,是白虹通过一次次刻意的戏弄,将黑袍巫师的怒火完全挑起。

在这场战斗中,白虹的枪法也好,陷阱也罢,全部都是配角。

真正的主角,是白虹对战斗心理的掌控。

奥斯托夫里拉尔的情绪,在不知不觉间就被白虹引导向了最有利于白虹的方向。

一方面,白虹犹如调戏的袭击,令黑袍巫师恼羞成怒。

另一方面,白虹又刻意地控制着自己的攻击力度,让黑袍巫师并不会从中感受到太多的威胁,只会觉得自己的智商被一遍又一遍碾压。

如此一来,奥斯托夫里拉尔的警惕心没有把白虹真正放到与自己相近的高度,于是心浮气躁之下,彻底落入最终的陷阱。

那陷阱,便是这里!

安德森老师极力推荐的“藏身处”!

典型沙伦民居风格的二层小楼下。

巫师身边的士兵已经仅剩两个,他的黑色巫师袍也不见了踪影,十分狼狈。

但他的腰带仍在,原本不起眼的服装饰品,在白色内袍的衬托下,十分显眼。

腰带上此刻还挂着两个“塑料兵人”,以及一本曾被贴身收藏的书籍。

但正是那两个“塑料兵人”和跟在巫师身边的两个士兵,令白虹极为忌惮。

白虹在马厩区和巫师周旋了近乎六个小时了,巫师的倚仗,对于他来说也不再是秘密。

最后的这处伏击阵地,白虹根本没有进入。

正如白虹熟悉了巫师的手段,巫师同样认为自己搞清楚了白虹设置阵地的规律。

他是先于白虹抵达这里的!

奥斯托夫里拉尔站在小楼入口,他的巫术已经在小楼二层找到了线索——白虹会在每个阵地都留下的无意义“乱码”。

跟在巫师身边的两名叛军士兵都是身外环绕黑雾的那种。

事实证明,这种士兵不惧怕当量较低的爆炸,除非再次凑巧搞出早先那种粉尘爆炸,否则白虹手头可以利用的爆炸物,加在一起也没办法重伤他们。

一名士兵按照命令进入民居搜索,很快传回了没有陷阱的消息。

巫师那犹如骷髅的可怖脸庞,露出一丝得意。

他要在这儿等着白虹。

他想看看。

当白虹气喘吁吁赶到这里,准备伏击他,却猛然发现伏击对象已经在这儿的时候,白虹会是什么表情!

然而巫师刚一抬脚。

不知为何,又收了回去。

他微微低头,双眸中如有火焰跳动。

好半晌后,又是一名“塑料兵人”落地。

这名兵人落地后膨胀而起,但在恢复了正常士兵的形态后,却又立刻发出惨叫,皮肤、骨骼、五官,如蜡一般溶化,渐渐变得与巫师一模一样!

面对此情此景,那个一直留在巫师身边,充当护卫的士兵毫无表情变化,就如没有看见自己的战友的遭遇。

躲藏在不远处的白虹,望向自己面前墙壁的目光愈发冰冷。

那些士兵必然早已是死人了。

奥斯托夫里拉尔用活人制造巫术道具。

即便白虹自己也堪称杀人不眨眼,可他自认为,自己是有底线,有道德的,只不过,他较之和平幸福中的人类的底线和道德,显得另类了些。

不过,心中杀意再盛。

白虹此刻也只敢用眼角余光观察不远处的情况。

因为他现在距离巫师,最多不过十米!

白虹确实没料到奥斯托夫里拉尔会这么早赶到最后这处阵地。

所以白虹没能拿到这里存放着的武器装备。

他眼下只有一把V2班排手枪,三个压满的手枪弹匣,一支瞄准镜,以及两枚防御手雷,一枚进攻手雷。

离得远了,手枪也好,手雷也罢,没有哪个能挨到敌人的边。

至于期待着巫师自己走进陷阱里去。

白虹从不把胜利寄托在敌人的愚蠢上!

所以,这么近的距离,直视的目光,就太容易被察觉了。

仅仅片刻,不远处的二层小楼下。

如果不是衣服不同,几乎就是两个一模一样的巫师出现在了那里。

奥斯托夫里拉尔停在小楼门口,穿着叛军军服的巫师则走了进去。

白虹猜测,奥斯托夫里拉尔可以看到那名“替身”看到的一切。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奥斯托夫里拉尔渐渐露出狐疑与焦躁的表情。

显然,他的替身没有发现什么。

不远处的白虹也渐渐沉不住气了。

因为他的时间不多了。

主线任务生存二十一天,生生被白虹活成了战斗二十一天。

这最后一天,只剩下不到一个小时。

二层小楼里的陷阱,白虹只知道是在地下室。

因为他进入小楼后,只要靠近地下室的出入口,白之章也好,灵觉也罢,都会有强烈的不安传递给他。

但地下室里的手段,到底威力如何,具体是什么布置,白虹实际上也一无所知。

万一那里面的东西,并不足以杀死奥斯托夫里拉尔,那么白虹就必须自己补刀,都到这种时候了,不把巫师干掉拿“掉落”,实在不能让人甘心!

如此,时间很可能不够。

主线任务一旦结束,副本就会进入结算,到时候白虹后面努力了十几天,将近二十天的所作所为,可就近乎于白废了!

更何况,眼下“魅力”和“神秘”的第三次提示,迟迟不出!

不能再等了。

白虹悄无声息地摸出缴获自“拜尔”的防护远程之腰带。

这件巫术道具自从落入白虹之手,没少被白虹琢磨。

虽然缺少教材,更没有专业的巫师指导,上一世蓝星的主流也是与基石魔导炉一脉相承的魔导器,白虹对这种副本世界的原始施法道具确实了解有限。

但这不意味着白虹一点收获都没有!

他在防护远程之腰带上附魔的“字符”中,看出了显著的里拉尔文字特征。

也正是因此,白虹才会在图书馆里自学里拉尔语。

只可惜时间不够,白虹的里拉尔语到现在连“基础级”都算不上。

连蒙带猜,白虹大约能确定,要使用防护远程之腰带,首先肯定要把第四监狱哨塔得到的紫魂晶,扣入腰带留出的凹槽。

但仅仅扣入紫魂晶并不足以激发腰带附魔的初级防护箭矢。

还要有一个步骤。

白虹之前试出了个大概,因为腰带上的初级防护箭矢仅剩一次激发机会,这才没有彻底证实。

此刻,是时候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