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沙伦语,精通

46 沙伦语,精通

“精神侧核心属性反馈至面板体质的属性,并非虚假属性。经过煅炼,这部分属性可以发挥意想不到的作用,但我猜测,这部分属性的发挥,需要精神加以配合。”

白虹坐在自己的第二处预设阵地中,手握钢笔,飞快地在一个小本子上记录着。

本子上的记录远不止这一条。

包括核心属性对开悟技能的影响猜想,以及白虹的验证过程。

还有初始的核心属性是否会与后续强化的核心属性存在差异的猜想。

等等等等。

白虹发现自己越习惯于思考,疑问就越多。

而通过这段时间的阅读,与回忆自己在蓝星时受到的教育,白虹很认可一句话——大胆设问,小心求证。

求证的过程要严谨,对于求证过程的记录和结果的记录,同样不能马虎大意。

虽然白虹现在的记忆力很好,但养成记录的习惯更好。

写下最后一个字,白虹正要把笔和本子都收起来,转而拿起自己准备在阵地上的步枪。

动作却猛然顿住。

【经过大量的对话、阅读与书写,你如海绵般的学习渴望,使你理解与运用沙伦语的能力大幅提升。】

【语言文字·沙伦语:入门级→精通级。】

沙伦语,提升级别了!

白虹其实设想过,自己可能有机会在获得基石前,开悟一、两项普通技能或者插件技能。

比如他已经获得了两次信息提示的“知识·森塔提人文”,获得了一次提示的“知识·森塔提理工”和“语言文字·里拉尔语”。

但却没想到,首先达成质变的,会是已经在入门级别的沙伦语。

仔细想想,这又是理所应当的。

自打白虹进了新手副本,他就一直在下意识使用沙伦语。

交流、阅读,甚至书写!

白虹望向了自己刚刚写下的记录。

小本子里,全是沙伦语字符。

【名称:贯日的手写笔记。】

【类型:书籍。】

【品质:普通。】

【属性:这里记录了一些零碎的想法,但并无规范可言,除去记录者,外人或许能够理解只言片语,却很难得到足够多的信息。】

【是否可带出副本:是。】

就连随手找的小本子的属性,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变了!

“呼!”

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白虹把笔记本收好。

意外之喜,喜一下就够了。

他现在最重要的事情,还是分个生死!

至于沙伦语升级而提供的基石技能提升机会,则要留待以后,仔细研究之后再行选择。

咔。

瞄准镜安装完毕。

又一把步枪变成“狙击步枪”。

白虹从骑士区带来了大量武器、弹药,如果一直背在他身上,别说十分钟跑两千米喘几口粗气恢复正常,那时候能不能十五分钟跑下来都是问题!

每一个预设阵地,都是白虹的一处小小“军火库”。

很快,又是两名叛军士兵出现在白虹的视野中。

毫无疑问,这些叛军士兵也和之前那个一样,必然是被奥斯托夫里拉尔做了手脚的。

但白虹不可能放任他们走近。

瞄准。

就在白虹即将开枪的一瞬间,右腕的白之章,传来了拉扯的力道!

心中一惊。

这股拉力白虹很熟悉,那是“先知秘偶”在危险即将来临时,就会发动的“先知躲闪”。

这能力自从到了白虹手上,发动机会并不多。

因为白虹总能在危险刚刚有苗头的时候,就感知到白之章传来的悸动。

白虹下意识就准备翻滚。

但当他的眼睛从瞄准镜移开,不再打算开枪,白之章隐隐的拉扯力,立刻消失。

而且,仍旧没有悸动传来!

白虹止住动作,思索片刻后,果断地再次举枪,瞄准。

不过,这次他瞄准的是另一个士兵。

这次,白之章传来的是悸动。

这意味着什么?

第一个士兵身上有大威力的攻击手段,而第二个士兵身上存在令人无法躲避的手段?

概率极大!

再想想上一处阵地,当白虹发动攻击,奥斯托夫里拉尔的黑袍立刻毫无征兆地出现在自己身后。

很可能,这两名士兵也一样,当他们受到攻击,暗藏的手段就会自动激发。

收枪!

白虹猫着腰,确保那两名士兵不能发现自己的行动,迅速离开阵地。

大约二十分钟后,两名叛军士兵搜索到了阵地附近。

这里有白虹刻意布置下的线索,原本就是要奥斯托夫里拉尔能够找到的。

如此长的时间没有交火,奥斯托夫里拉尔似乎也感觉到了不妥。

在两名叛军士兵确定了白虹的阵地所在后,他本人也在八名叛军士兵的围绕中赶了过来。

这位黑袍施法者与白虹交锋数次,俨然也具备了相当丰富的热武器作战知识。

八名叛军士兵组成了严密的双层防卫圈,确保没有留下任何可供远处狙击奥斯托夫里拉尔的漏洞。

在阵地外,黑袍巫师诵唱咒语,很快确定了阵地里没有活人。

但他并没有直接命人进入其中,而是冷笑着,又从腰间丢到地上一个“塑料兵人”。

转眼间,玩具成为真人,但他的身体外环绕着层层黑雾。

这名士兵大大方方走进阵地。

白虹布置诡雷坑人的手段,黑袍施法者实在是太熟悉了。

同样的坑,掉进去两次已经够丢人的。

他不可能再掉进去第三次!

而随着他的“特制道具”进入其中,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爆炸声却没有响起。

奥斯托夫里拉尔兜帽下,犹如骷髅的脸上没了笑意。

他又被耍了?!

“进去搜!”

巫师的声音都尖利了。

一开始派出的两名士兵组合,还有他身侧外圈的四名士兵,鱼贯涌入。

下一瞬间。

大约一千米外,一栋四层楼的楼顶。

白虹瞄准阵地上堆放的弹药箱,扣动扳机。

轰!

霎时间。

阵地里,先是一滩诡异的油污扑向弹药起爆的位置。

可是那里本就爆炸了。

什么叫火上浇油?

紧接着,第二个士兵被爆炸摧毁的同时,一团污秽稠密的淡绿色气体,充斥整个阵地。

空气中的粉尘密度骤然提升。

本就热量传导不及的狭窄空间内,空气好似成了绿色的液体,波涌浪翻。

随之而来的,是更加剧烈的轰鸣!

狂暴的尘污冲上天际,周围百米内的建筑倒塌的倒塌,门窗破碎的门窗破碎。

黑袍巫师狼狈地出现在两百米外,一身黑袍到处是烧焦的破洞,暴露出他犹如骷髅的身躯。

“可恶的虫豸,我要把你做成巫俑,让你的灵魂在皮瑞特尔树心里被树汁折磨一万年!”

可惜,巫师口中的虫豸并没有听到他的威胁。

白虹已经提着枪,飞奔向下一处阵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