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在行动

44 在行动

“大人,联合军就要来了!”

哈曼上校的军营中。

上校先生惶急地立在一座营帐门口。

他刚刚接到前线电话,得知联合军已经打破他们的防线,最多再有一天就会有先头部队来到他的面前,两天时间联合军的主力就会把他一波带走!

而他唯一的倚仗,那位名叫奥斯托夫里拉尔的大人物,在十一天前回到这里,向他要了一个排的士兵后,就躲在帐篷里没出来过。

只有一天一名看起来完全失去了自我意识的士兵,走出帐篷,走进混乱的格列弗。

哈曼上校也不知道奥斯托夫里拉尔在做什么,但现在联合军马上就要来了。

如果奥斯托夫里拉尔再不带着他离开,他很可能就再也无法离开。

只是,上校先生再怎么焦急,也不敢擅自闯进营帐里。

他可是太知道里面那位的恐怖了!

营帐中始终没有任何回应。

上校先生犹豫着,是不是他的声音太小,奥斯托夫里拉尔大人没有听到?

要不要再……

呼!

猛然间。

帐篷门掀开了。

紧接着,一身黑袍的奥斯托夫里拉尔走了出来。

上校先生的目光下意识从缝隙瞥向帐篷内,但他那一个排的士兵,早已完全不见踪影。

整整五十个人啊!

哈曼上校笑得僵硬,就算这十一天里,帐篷中走出了十一名士兵,可也还有三十九名士兵——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都去哪儿了?

下一瞬间,哈曼上校不知怎么的,目光转挪到了黑袍人的腰间。

奥斯托夫里拉尔的黑袍,全靠一根同为黑色的腰带系着,平时,腰带上会挂着许多小布囊,装着各色宝石。

而现在,小布囊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个士兵模样的塑料小人儿。

栩栩如生!

上校先生像是被烫到了一般,急忙把目光收回到自己的鞋面上,不敢再有任何不敬的窥视!

“联合军要来了?”

阴森的嗓音一如往常。

奥斯托夫里拉尔看起来并没有发现上校的小小不敬。

“没关系,今天,就是今天!我会收割最后的果实!”

黑袍的里拉尔巫师抬起头,露出骷髅般的下巴,随着他下颌骨微微颤动,怨毒的目光陡然亮起。

“又跑到东边去了吗?真是善于逃窜的小老鼠啊!”

跑到东边?

上校先生有些头痛,他的营地靠近格列弗西侧的骑士区,向东的话,公主区、风车区、马厩区一字排开。

最远的地方距离他的营地,以现在的路况。就算开车都要一个多小时才能到。

奥斯托夫里拉尔或许能比汽车更快,但他还要找人,还要战斗。

上校先生可是知道,自己抱着的这条大粗腿的对手很不一般。

别说上校的精锐部下在那人手上吃了大亏,就连奥斯托夫里拉尔本人出马,也直拖了这么久没有拿下。

其实上校先生不知道,他的大腿自己都是险死还生的,十一天前的那场战斗,把他的所有巫术道具都给用得一干二净,就连他早年缴获后并不怎么喜欢的火球术巫杖都被耗尽了使用机会。

也幸好是有那根巫杖,炸毁了白虹的轻机枪,否则十一天前,胜负真就可能分出来了。

只不过,这事只有奥斯托夫里拉尔自己知道,就连白虹都不清楚。

如今,奥斯托夫里拉尔信心满满,要去追杀“小老鼠”。

可是!

联合军要打上门了!

上校先生觉得自己有必要提出一些建议了。

“大人,您要是知道那个可恶的小老鼠在什么位置,不如我们用炮吧?我的火炮可以覆盖格列弗的任何一块土地!”

哈曼早就想用炮了!

“愚蠢!”

奥斯托夫里拉尔却十分不满。

“火炮,你是要毁掉我的东西吗?”

东西、东西!

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你不用炮,联合军来了也会用炮!

上校先生心里大骂,但嘴上是绝对不敢再说半个字的。

“放心,我知道你在怕什么。”

奥斯托夫里拉尔居然难得地愿意对一名“钝血者”解释一句。

“这一次,多谢了你的士兵,我会很快解决,然后带着你离开,事先答应你的事情,一定会兑现!”

黑袍巫师拍着自己腰间挂着的“塑料士兵”,哈哈大笑着,直至“噗”的一声响起,黑袍塌陷,而后整个消失。

……

“护士小姐,这里需要帮助!”

风车区与公主区的交界,一群人手持着武器,却不是抢劫、掠夺,他们在搜索需要帮助的幸存者。

伯明翰发现了一个摔断了腿,躲在大垃圾桶里挣扎求生的男人。

希拉达闻声立刻跑过来。

安慰、包扎。

可惜女护士手头没有夹板,而且伤者已经断腿不知多久,错位的骨头可能已经在愈合,这种时候,不适合做矫正。

希拉达抬头,想要再喊两个人过来,一起把伤者抬上车,先送回图书馆。

却见小米勒蹦蹦跳跳地带着一个身穿米色风衣,头戴礼帽,在这仓惶离乱的都市中,尚能保持不合时宜的风度的男人走近。

“希拉达,这个人要见你,他说他能帮贯日!”

女护士闻言直起腰。

她们离开图书馆,最主要的目的,确实是寻找贯日,并尽可能给贯日提供帮助。

近二十天前,伯明翰一家开着箱货,为市立图书馆中的避难者带去食品、武器和贯日不辞而别的消息。

从那之后,风车区、公主区,到处传来那个令女护士满心矛盾的少年的消息。

一个个暴徒团伙被打散、打垮,人们传说都市中惩治罪恶的英雄壮举。

但那个人是孤军奋战,而且他的敌人似乎永无止尽。

希拉达决定去帮他!

图书馆里一呼百应。

于是她、小米勒、劳伦斯、老珠宝匠亨利,以及伯明翰一家,都出现在这里,而且他们更早地出现在更多地方,于是此刻也有更多人和她们在一起,行动着。

“我注意到你很久了,护士小姐。”

被小米勒带来的男人来到希拉达身前,摘下礼帽,躬身行礼后的第一句话,就令人大吃一惊!

“盟邦调查员,佩德罗·戴森,向你致敬。”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