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里拉尔亡魂印记

42 里拉尔亡魂印记

【名称:紫魂晶。】

【类型:宝石。】

【品质:精良。】

【属性:巫术施法材料。】

【是否可带出副本:是。】

掌中的紫色宝石,映照在视网膜上,一行行注解信息丝毫不少。

但与紫色宝石仅仅相隔三指距离。

手腕上墨绿色的花纹,却没有哪怕半个字的信息映现。

偏偏,这花纹越来越长了。

只差些许,就要延伸至白之章的边缘。

白虹把目光重新转向正前方。

伯明翰一家都已经上了车。

白虹也没想到,目睹了自己的心狠手辣。

伯明翰不但没有被吓倒,反而主动请求一家人都跟白虹走。

他到底是怎么想的,白虹懒得猜。

一起走也不是不能接受。

女护士极大可能代表一条支线任务。

伯明翰一家,亦然。

白虹并不介意自己在结束副本后再多点奖励。

反正女护士和两个小不点都接受过白虹的亲自指导,拿着BK-9自保,绰绰有余。

开车上路。

白虹心中越来越不安。

总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但他却无力阻止!

“嗡!”

车子开到半路,白虹只觉耳中忽然传来低沉的鸣响。

呲!

刹车片在轮毂中发出刺耳的尖叫。

驾驶门“砰”一下被推开。

白虹脸色极其难看地跳下车来。

下一刻,手腕墨绿色的花纹终于接触到了白之章!

“啊……”

凄厉的女人惨叫声,毫无预兆地刺入白虹的耳膜。

【发现可吸收巫术——里拉尔亡魂印记,是否吸收并替换现有巫术?】

否!

白虹看到环绕在自己手腕上的墨绿色花纹完全成了沸腾的雾气。

它们一接触到白之章,就像是受到了什么巨大的伤害,飞速向回退缩。

这使得花纹不可能绕白虹手腕一周了。

但那些受到了伤害的墨绿雾气,会有一部分化作液体般的东西,滴落地面。

这些液体就像是雾气受伤流出了鲜血。

只是一旦落地,液体便渗入地面,并留下一个披头散发的女鬼头像!

白虹有种莫名的感觉,这些女鬼头像,会为远方的施法者,指明方向!

印记!

这个巫术的效果正如其名。

有它在身上,白虹的行踪,对于那名施法者就不再是秘密!

当然,这还不是最严重的事情。

真正令白虹脸色难看无比的是,当白之章遏止了花纹蔓延的同时,一股极其熟悉,并且更加猛烈的疲劳,撞入了白虹的大脑!

他终于知道之前是怎么回事了!

使用白之章,并不是毫无代价的!

虽然这代价或许只需要睡一觉,就能弥补。

但偏偏,白虹现在恐怕不能睡。

这样严峻的事实,就连视网膜上意外出现的提示信息,都不能让白虹的心情稍有好转。

【多次有效的神秘对抗,你获得了基石技能‘神秘’的部分信息。】

最难开悟的基石技能“神秘”,获得第二次提示信息了。

但已经有白之章在手,这只是早晚的事情,不是吗?

白虹咬着牙,迅速把自己右肩上绑着的钢板解下来。

车子他不能继续开了。

食物肯定要送到市立图书馆去。

如果白虹跟过去,那名难缠的施法者肯定也会出现在那里。

就算不考虑女护士的安危。

只为自己的支线任务奖励着想。

也不能去了!

白虹固执地在心底强调,他只是为了任务奖励。

“伯明翰,我能信任你吗?”

白虹望向正迷茫中带着担心的伯明翰。

而映入白虹眼帘的,远不止伯明翰一个人。

他的父亲、母亲,他的妻子,还有那个曾经勇敢地拿着斧子,尝试保护亲人的青春痘男孩儿。

年轻或者苍老的面容,在前排座椅靠背的缝隙中,拥挤着、担忧着。

白虹忽然松了口气。

他意识到,格列弗市的战争灾难仅仅几个月而已。

这里不是上一世的蓝星。

这里的人们,为了生存下去,付出生命以外的代价还不算太多。

他们当中,还是有许多人,远比白虹更能,也更多地保留着心底的柔软。

“我、我保证会尽力!”

伯明翰根本不知道面前少年的大脑在刚刚的一瞬间,在汹涌澎湃的疲乏中,都闪过了什么样的念头。

“好的,我相信你,你们。”

白虹竭力让自己保持清醒,视线从伯明翰开始,一一走过被自己拯救过的面庞。

“去市立图书馆,那里有一位护士,两个孩子和一个老人,带着这车食物和武器,你们可以在那里坚持下去,直到战争结束。”

小箱货里绝大部分都是食品,但最后白虹还是收集了一些枪械和弹药。

他把一直背在身上的MR-31和垫在肩膀上的钢板,递给伯明翰。

“这块钢板,会让护士小姐接纳你们。”

钢板是最初在珊瑚珠公寓里,从一名暴徒穿着的军靴底部拆下来的。

白虹和女护士都不止一次地将它垫在自己的肩膀上。

白虹是在战斗时,女护士则是在练习射击时。

一时间,白虹找不到什么信物之类的。

但这块钢板,女护士肯定认识。

正好,白虹现在有了盖德堡S3,身上也带不了太多其它武器,近有冲锋,远有机枪,攻坚有手雷,足够!

步枪用不上了,钢板自然也不再必须。

当然,哪怕后面有需要,白虹也可以再找替代品。

“好好活下去吧。”

白虹对着愣愣怔怔接过步枪和钢板的伯明翰微微一笑,转身便走。

“等等,你要去哪?”

伯明翰的喊声传来。

“我?当然是战斗!”

白虹头也不回,迅速消失在夜色中。

他知道以自己当下的状态,绝不能直面那名施法者。

可是墨绿色的雾气还在滴下液体。

不论白虹逃到什么地方去,都会被暴露行踪。

白之章传来的,越来越强烈的悸动,也证实着这一点。

白虹跌跌撞撞地奔跑着,他知道自己应该阻止那该死的液体滴落在地。

但他不敢用手或者其它身体部位去接。

鬼知道那么做会有什么后果!

白虹只觉得大脑越来越疲惫,思维的速度越来越慢。

再想不出对策,他恐怕就完了。

咚!

忽然,白虹一头撞在了某根路灯的灯杆上。

下意识用手扶住灯杆。

等等!

手上的是,刚刚拆出钢板时,包裹钢板的织物!

白虹混混沌沌,把织物伸向自己的手腕下方。

液体,滴落在织物上。

没有披头散发的女鬼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