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第一次交锋

40 第一次交锋

白虹浑身都在疼。

为了躲那枚火箭弹,不顾一切在地上翻滚。

身上挂着的零零碎碎,就能让人一身淤青。

没办法,重生后的身体实在太弱了。

好的是白虹够谨慎,早早布置了退路,最后时刻总算扳动了防弹钢棚,让他在弹片、碎石之下保住了小命儿。

爆炸过后,哨塔算是完蛋,刚刚到手还没捂热的盖德堡S3也成了废铜烂铁。

倒是防弹钢棚扳手里藏着的紫宝石,被白虹拿到了手。

白虹原本想把地面刻着的巫术激发,结果没想到直接把宝石扣了下来。

不过,也好。

防护远程之腰带的内侧,似乎也有一个凹槽。

只是眼下没时间研究了。

躲过了火箭弹。

可是白之章传来的悸动不但没有停止,反而更加强烈。

白虹脑海里止不住地冒出些荒谬的念头来。

比如,这三层楼的监区里,该不会藏着一辆坦克吧?

白虹觉得自己小瞧这群能够占据监狱的暴徒了!

在搞清楚了真正的威胁到底是什么之前,他准备先撤退。

撤退倒是不难,哨塔都被先一步打破。

白虹搂着冲锋枪,将大着胆子靠近的暴徒撂倒,这便直奔监狱大门。

他这回翻滚,让包里的方便面碎得不能再碎,算是彻底失去了“开锁”的功能。

好在暴徒们确实只是乌合。

见白虹没有死在火箭弹下,顿时士气全无。

一路奔跑着,并无阻挡,白虹却脸色越来越严肃。

因为白之章的悸动一直在加强!

距离监狱大门只剩十步之遥!

白虹感受到了毫不掩饰的恶意目光!

下意识回头。

骷髅般的“下尉”,施施然走出监区楼门,在他的身后,是扛着火箭筒,呆滞无神的暴徒头目!

“果然是你偷了我的神秘!”

下尉裂开嘴,干枯的牙床上扎着两排刺目的牙齿。

他朝着白虹伸出了中指。

“来吧,回到我的身边来!”

然而,就在下尉开口的同时,白虹已然竖起右手,用白之章挡在自己的双眼之前!

白虹看到那扛着火箭筒的暴徒头目的时候,就猜到对方遭遇了什么了!

精神类法术!

可能是奥术类的支配人类,也可能是魔法类的蛊惑人心。

但最可能的,是巫术类的剥夺心智、巫炼人偶等等等等!

因为,这里是森塔提!

“啊!”

一声惨叫传来。

“骷髅下尉”双眼中的绿色火焰猛然自行溃灭。

巫术失败造成反噬!

白虹在刚刚的一瞬间,也感觉到了自己手腕上的白之章变得滚烫,然后他就被一波疲惫袭击了!

哪怕是在激烈的战斗当中。

白虹确定自己的思维没有被控制,他知道现在正处于生死存亡之中,按道理讲,他的大脑应该正向全身各处器官,发出全力出产刺激性激素的信号,疲惫什么的,根本不会被感觉到才对。

哪怕身体真的累了,大脑接收到的也该是疼、酸、麻等等更加刺激的信号。

但就在这一瞬,白虹面对的,却是实实在在的疲惫。

还好,还能克服!

白虹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是对面那个“骷髅下尉”的巫术造成的?

亦或是别的什么原因?

无暇分辨。

白虹趁着“骷髅下尉”遭遇反噬,发力狂奔。

但他不是奔向近在咫尺的监狱大门,而是冲向了“骷髅下尉”所在的监区门口。

一边冲,白虹还一边拉开了一枚进攻手雷,丢向“骷髅下尉”脚下的同时,白虹自己猛地闪向一旁,利用监区的墙壁保护自己。

白虹倒不是指望一颗手雷干掉对手,也不是就想和施法者过过招,玩点儿心跳。

而是单纯的逃跑,他绝不可能跑得过火箭弹!

“骷髅下尉”就算被反噬,他也还能命令被他控制了的暴徒头目。

只要等他反应过来,白虹就死定了。

所以,必须反击!

白虹不指望一颗手雷能消灭手段多样的施法者,但这颗手雷极可能干掉手持火箭筒的暴徒头目!

轰!

爆炸声响起。

白虹却没能在视网膜上看到想要的提示!

【爆炸!】

【造成冲击伤害0(攻击检定未通过)点!】

【造成穿刺伤害0(攻击检定未通过)点!】

攻击检定,是攻击与防御之间的较量。

攻击检定未通过一般会有三种情况,一种是攻击与防御大略持平,这时攻击只能取得最低效果。

另一种是攻击完全不能打破防御,攻击就相当于无效。

最后一种则是攻击被免疫,从根本上不可能对目标造成任何损害。

手雷爆炸的冲击波、热量炙烤和弹片飞射,形成的双重攻击,都没能通过检定。

白虹猜测应当是“骷髅下尉”又施展了什么巫术,或者激发了什么巫术道具。

这样一来,白虹更不能跑了!

必须把“骷髅下尉”堵在监区里!

监区里建筑结构复杂,尽可以躲闪。

而一旦到了开阔的地方,白虹两条腿是跑得过火箭弹还是跑得过人家的巫术?

咔咔!

白虹想都没想,再次拉开两枚手雷!

而且,这次还是两枚防御手雷!

进攻手雷一般用于自己缺少掩体的情况下,这种手雷更倾向于依靠爆炸冲击波,为进攻打开缺口,从而避免手雷的破片伤害到自己。

防御手雷则是防守方躲在掩体后面,丢出去杀伤进攻的敌人的,这种手雷尽可以施展威力,不怕误伤自己。

所以,一般来讲,都是防御手雷的威力更胜一筹。

刚刚一颗进攻手雷没能通过攻击检定。

那就来两颗防御手雷尝尝!

只要那“骷髅下尉”不是免疫动能伤害了,他的防御就总有上限!

骨碌碌……

夺取身体,临时降临的黑袍人奥斯托夫里拉尔,看着两个圆滚滚的手雷离自己越来越近,唯有无能狂怒!

他刚刚在反噬中强行施展巫术,已经是极限。

又是临时降临,这里没有任何巫术道具可供他使用。

“紫罗兰之书!真的是紫罗兰之书,你逃不掉的!”

阴森中透着干涩的话语,忽然出现在白虹耳边。

接着,便是爆炸声!

轰隆!

两颗手雷,无分先后。

【爆炸!】

……

一大串对抗信息自视网膜上瀑布般刷下。

白虹关注的,则只有最后几条。

【造成要害伤害155(18*20)点(实际伤害溢出)!】

【目标死亡!】

【造成要害伤害139(16*20)点(实际伤害溢出)!】

【目标死亡!】

不对!

那个“骷髅下尉”不是巫师施法者本人。

生命值太少了。

白虹自己的生命值都高达189,“骷髅下尉”如果是巫术施法者本人,就算生命值不能比拟体质侧强化路线,也不可能仅仅155点!

死的,是那个被控制的暴徒头目,“骷髅下尉”也同样是替身之类的东西。

麻烦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