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第四监狱

37 第四监狱

棕狮是个外号。

他的本名叫做托马斯·麦希。

战争开始前,他就是监狱里的常客。

而战争开始后,托马斯所在的监狱,直接变成了他的窝点。

他的手下很多都是监狱里的囚徒,因此穷凶极恶,在公主区的名声,比起当初秃鹫在骑士区的名声还要狼藉。

这些都是被白虹救了的那家人告诉他的。

那家人中的男主人更是自告奋勇,为白虹带路。

男主人名叫伯明翰。

“第四监狱不大,战争前我上班时总会路过,这是它唯一的后门,但从没见它开过。”

此时,白虹和伯明翰就在第四监狱的后门不远处。

伯明翰不赞同白虹杀进监狱的想法。

“第四监狱的四个角都有岗哨哨塔,棕狮肯定在上面安排了人,就算我们用枪把后门的锁打开,也会被发现的。”

四角哨塔上确实有岗哨。

白虹来的时候就注意到了黑暗中偶尔亮起的红光,大约是上面的人在抽烟。

对于站岗时抽烟,丝毫不在意暴露位置的暴徒岗哨,白虹并不放在眼里。

就算他们占据了一座防御工事相对完备的监狱又怎样?

“听着,等一会儿我进去,你到之前我告诉你的位置躲好。”

白虹来的路上就给伯明翰找好临时藏身处了。

这个时候带着伯明翰进监狱,完全是给自己找麻烦。

“你自己?虽然我不建议打进去,但我可以和你一起!”

伯明翰十分感谢白虹救了自己一家人。

他很清楚,之前约瑟夫和彭斯那两个暴徒,无论嘴上说得再好听,在分开了伯明翰一家人之后,最后等待他们一家人的绝不会是什么好下场。

战争中,没人会庇护失去了劳动能力的老人,特别是暴徒团伙们。

“不必,等我需要你的时候,你再进来。”

白虹说着就迈开了步子。

后面,伯明翰压着声音问:“我要等到什么时候?”

但他只看到,白虹低下头,不知道从包里掏出了什么,对着后门上的锁头捅了几下,门,开了……

“到时候,你会知道的。”

白虹头都没回,留下这么一句话,便闪进了门内。

开锁什么的。

没见白虹的潜行有多熟练?

火药武器的伤害只与武器本身有关。

体质侧强化路线走到中后期,没谁会把普通的枪械当做主战武器。

丢掉沾染了锈味的方便面。

新手物资其实真的很重要,哪怕是被压碎的。

白虹双手持枪,小心翼翼地摸向一座哨塔。

这座监狱的建筑风格很复古,而且有着浓厚的塔斯风格。

在图书馆里看了好几天书,恰恰读过建筑相关书籍的白虹,一眼就看出了第四监狱的某些不同。

塔斯城邦同样属于沙伦族,而且他们还曾在历史上建立过统一的沙伦族国家。

格列弗市,在那一时期,就是塔斯帝国的一部分。

所以,在这里看到一座具有塔斯风格的建筑物,其实也不算什么太特别的事情。

如果完全按照塔斯风格建造,四角哨塔之间的连接围墙应该更厚,墙头能够行走,哨塔也该在墙头位置开启门户供进出,而不会把门开在墙下的哨塔根部。

哨塔的门开在墙头,进出就只能从围墙向内砌出的台阶上下,哨塔上的哨兵能够一目了然地看到是什么人在接近,更有利于防守。

但第四监狱的围墙太窄了,上面虽然架设着电网,似乎防御也很完善。

只是现在格列弗市的市政供电早已中断,第四监狱里就连照明灯都少得可怜,电网恐怕就是摆设。

再加上开在哨塔根部的门,周围很大一片区域都处于哨塔上面哨兵的视野盲区,这使得哨塔的防御能力,大幅度下降。

特别是遭遇到白虹这种善于潜行的敌人进攻时!

白虹没有等待太久,相邻的哨塔上的哨兵与人接班。

趁着时机,白虹冲进了东北角的哨塔中。

“怀特你他妈的可算来了,这上面冻死老子了!”

“嘿,乌吉莱,你在上面抽烟,棕狮老大可看到了,等下别怪我没提醒你。”

“什么?棕狮老大刚才……唔!”

“什么人!”

怀特话音未落,只见一道银光闪过,便觉双目剧痛。

在他伸手捂眼的时候,胸口又传来无匹的痛感,瞬间将他的力气全部抽空。

心脏被刺穿,大抵是人类所能感知到的最剧烈疼痛。

白虹轻轻地把两具尸体放在地上,快手快脚把哨塔顶上存着的弹药搬了一箱到哨塔大门处。

这伙暴徒的武器装备,比骑士区的秃鹫还豪奢。

哨塔上架着轻、重机枪,弹链、弹夹好几箱堆得高高的。

一开始那个叫乌吉莱的暴徒就坐在这上面抽烟。

真是不怕死!

除去这些,还有五颗防御手雷。

手雷绝对是好东西。

白虹用掉一颗,在哨塔门口配合一箱弹药,布下诡雷。

没别的用意,这种哨塔要是后续再有暴徒上去,威胁有点过大,还是防一手比较好。

用最快的速度完成了陷阱,白虹立刻直奔东南。

暴徒换防虽然松懈,但也不会用去太多时间,白虹必须尽可能快地打掉更多哨塔。

狂奔冲进东南角哨塔,沿着楼梯无声向上。

这里的两个暴徒也在闲聊,只是他们的交接已经完成,白虹先刺死了心不在焉,急着离开哨塔的暴徒,而后趁着另一个暴徒摆弄出自己喜欢的座位的时机,如法炮制,将之刺杀。

匕首又损坏了。

白虹咧咧嘴。

这些暴徒有了枪,都不喜欢在身上备冷兵器。

这让白虹很不爽。

第三座,西南角的哨塔。

白虹来到这里的时候,被接替下来的暴徒已经哼着不知名的小曲儿走了出来。

耐心等待这人走远,白虹才走进哨塔。

不过,这次白虹没有急着上楼梯了。

暴徒们的换防接近完成。

就算白虹动作再麻利,把西南的哨塔搞定,再布置上诡雷陷阱,西北角最后的哨塔肯定也警惕起来了。

因为西南西北换防的暴徒都回到了监狱暖和的建筑里,东北、东南的暴徒却迟迟不见踪影。

就算暴徒们不是军人,警惕性较差,那个时候也会意识到出了问题。

白虹需要换个解决办法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