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命令

36 命令

“呃,贯日,我、我和亨利聊过了,他是一名退休的珠宝匠,后来在市立图书馆做保洁员,直到战争开始。”

女护士在白虹面前显得有些窘迫,很难为情。

因为她想要请求白虹再多找回来一些食物和水。

“哦,对了,亨利就是屋里的老人,他的食物和水都不多了。我可以和你一起出去,我其实也很会找食物的。”

白虹倒是相信女护士很会找食物,毕竟他进入副本时,之所以会遇到希拉达,就是对方在找食物,同时也被暴徒捉到……

白虹在心里告诫自己,不让女护士再去冒险,只是因为女护士的存活与否关系着自己副本结束后的支线任务奖励。

“听着,希拉达女士。”

白虹摆出他最习惯的冷脸。

“我还不至于认为帮助他人有错,只要接受帮助的人不是对我心怀恶意就行。你完全不必难为情,食物和水,我去搞定,而你要做的,是确定那位亨利不会对你,对劳伦斯、小米勒,做出什么恩将仇报的事情。”

“女士?你已经很久不对我说这个词了!”

希拉达小声嘀咕一句。

“好的好的,我会小心的,我保证亨利只是个需要帮助的可怜老人。”

白虹点点头,转身离开。

女护士咬着唇,她能感受到这些天白虹对自己刻意的冷淡。

她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或许是那天自己对贯日真实身份的质问?

但后来她自己回想了两人相遇后的一切。

女护士确定,贯日不是欺骗自己。

更何况,在图书馆的这些天里,那个男孩儿无时无刻不散发出一种令人为之着迷的光芒!

那种光芒,来自求知、来自思考、来自智慧!

希拉达早就后悔那天自己的口不择言。

只是白虹从不给她开口道歉的机会。

希拉达有时也会退缩,她和白虹的年龄很可能相差七八岁,两个人的邦籍不同、民族出身不同,真的适合走到一起吗?

更何况,战争……

或许,把这份感情埋藏在心底,待到秋叶黄时,温一杯热兰顿,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微笑凝望湖面倒映着的苍老容颜,静静回忆年少时的那抹悸动,才是更加纯粹的选择吧!

“卡罗拉在上!”

希拉达目送白虹踏出一地碎玻璃的图书馆大门。

“历经磨难的真挚爱情,真是让人羡慕啊!”

不知何时,裹着破烂织物的老珠宝匠,也走出了阅览室。

他扶着门框,已经浑浊的眸子,透出祝福。

“珠宝匠们常说最美的爱情就如钻石,千刀万削,方能晶莹剔透、光彩照人。”

……

食物和水,此时的格列弗市哪里才最充足?

答案毫无疑问,叛军营地。

除此之外,一些暴徒的老巢也可能会有不少。

比如骑士区的秃鹫团伙。

相对于杀进叛军营地的风险,找暴徒们的麻烦显然更划算。

不过中心区确实人太少了,连幸存者都少,暴徒们也没兴趣在这边安家。

北边的风车区,白虹也不准备去。

“安德森”老师口中的“导师”说不定现在还在那边,白虹可不想自投罗网。

至于西边相邻的公爵区。

白虹已经在中心区与公爵区的交界地带观察了许久。

公爵区太诡异了。

街道上随处可见幸存者。

但这些幸存者却给白虹一种行尸走肉的感觉。

了无生趣!

白虹决定不进公爵区。

沿着两区边缘,一路向北边摸索靠近。

中心区宽敞的大道,随处可见的街心公园和大小广场,实在是不利于隐蔽行动。

但却很有利于白虹尽一切可能施展“潜行”技巧。

白虹敢肯定,前世在他还拥有基石魔导炉,有大量插件可用的时候,他从未有过如此尽心地思考、回忆并以自身意志为主导来施展这一技能的经历。

此时,没有了插件,也没有了基石相助。

白虹仍旧在极度缺少掩体的环境中,使他未曾被任何一人发现地走入了位于中心区西北方的公主区。

然而,他仍旧没能获得“潜行”的提示信息。

是插件技能不可以用这种方式开悟?

还是因为自己体质侧核心属性的不足?

白虹认为九成是后面那个原因!

“下一次,试验翻滚!”

进入公主区,白虹收敛心神,最初那些追杀自己的叛军,还有那个疑似施展了“先知秘偶”的施法者,很可能,仍在这里!

白虹耐心地在一栋毫不起眼的小楼中,等到了日暮。

公主区立刻热闹了起来。

黑暗的掩护下,幸存者们大着胆子搜集一切生存所需。

暴徒们,则开始属于他们的“狩猎狂欢”!

“约瑟夫,这里!我们的任务可以提前完成了!”

一名暴徒挥舞着手枪,对着几名挤在一起瑟瑟发抖的幸存者露出狞笑。

约瑟夫闻声而来,伸头一看,顿时满意地拍拍手下的肩膀。

“干的不错,彭斯!”

两名暴徒的表情,落在幸存者眼中,就是灾难与绝望的写照。

这些暴徒抓到男人、老人会处死,抓到女人则……

偏偏,这些被抓到的幸存者中有男有女,还有小孩儿和老人,是一家人。

其中一个长着青春痘的男孩儿猛地跳了起来,不知从什么地方拽出一把消防斧。

“我和你们拼了!”

彭斯似乎被吓傻,约瑟夫却早有准备,一脚将那孩子踹回原处。

“呵呵!这小崽子也算一个,带走!”

彭斯此时才反应过来,刚刚的呆滞让他脸上无光,此时只能迁怒于让他出丑,还无力反抗的幸存者。

他连踢带踹,驱赶这家人中的男人和刚刚那个男孩儿站起来,跟他走。

“你们的运气真的很好,棕狮老大接了命令,要找一对带着孩子的狗男女,现在人手不足!”

约瑟夫并不制止彭斯,也不在乎眼神如刀的青春痘男孩儿,他笑眯眯对惊恐中的老人和女人说着。

“你们最好劝劝你们的男人,只要他们好好干,帮棕狮老大找到人,今后他们就可以是我们的自己人,懂吗?”

话音落,老人和女人看着约瑟夫,表情更加惊恐了。

约瑟夫有些纳闷。

自己说的难道是外邦话?

还是说这家子幸存者是不懂沙伦语的外邦人?

自己说得够明白了吧,他们只要帮忙找人,就能保住命!

现在公主区三个暴徒团伙,全都在疯狂拉人,就为了最先一步找到那对带着孩子的狗男女!

“棕狮是谁,他接到了谁的命令?”

下一刻,别扭得不像沙伦人的口音,在约瑟夫背后响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