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迷失

33 迷失

格列弗中心区是在叛乱中最先被攻陷的地方,但这里遭受的破坏反而比较小。

叛军拿下这里根本没有付出什么代价,反而还曾维持过一段时间的秩序。

事实上即使在叛军全面撤出城区,到城市边缘驻防之后,中心区的秩序也没有像骑士区、风车区又或者公主区那么混乱。

因为这里人少,少得可怜。

这里到处都是办公大楼、广场,又或者艺术馆、博物馆、音乐厅之类的场所。

没有人在这里住,也极少有商家在这里经营。

中心区仅有的一些物资,也早就被叛军们搜刮一空。

至于艺术馆里的画作、雕塑,音乐厅里的长短乐器?

城市废墟中艰难求生的幸存者对这些可不感兴趣。

白虹与希拉达、劳伦斯和小米勒从踏入中心区开始,就不再感受到随时可能出现的威胁。

除去偶尔经过的,废弃在道路两侧,油箱盖子全都被打开的车辆,这里简直就像没有经历过战乱一样。

很快,白虹就找到了他一直以来的目的地——市立图书馆!

“门锁着,怎么办?”

女护士看着已经累得直不起头的劳伦斯和小米勒,目光充满心疼。

两个小家伙非常懂事,没有喊过一声累。

但如果还不能休息,希拉达很担心他们会走着走着睡过去。

白虹看着从里面挂了锁的图书馆小偏门,摆摆手让女护士带着两个小不点退后。

图书馆这种地方,门其实都不怎么结实。

锁只能阻挡正人君子。

至于门内挂锁是否意味着图书馆里有其他人?

白虹并不担心。

哗!

一枪托砸下去,玻璃飞舞,大门洞开。

女护士在图书馆大门和两个小不点之间看了又看,决定暂时忽视玻璃遭受的“野蛮侵害”。

走入图书馆,里面安安静静,只有白虹的靴底钢板踏在地面的“咔咔”回响。

如果图书馆里真的有人,白虹希望对方在听到他的脚步后,主动躲藏。

沿着回廊走不多远,一拐弯,就看到了图书馆的正门大厅。

大厅两侧有楼梯有电梯,正门则早早躺倒在了地面上,看起来比刚刚倒下的偏门凄惨多了。

白虹的目光不断扫视,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这令他很满意。

图书馆这种地方,对于一般人来说真的太没价值了,而且它还处于中心区,附近要吃没吃,要喝没喝,就算建筑内结构相对复杂,是幸存者藏身的好地方,也不该有多少人愿意留在这里。

绕过大厅地面上的大片灰烬,一行人从楼梯上楼。

有人把图书馆里的书烧了。

只希望不要烧得太干净。

白虹包里只有六七本书,他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能从这些书中就把“知识”、“集中”和“精神侧科学”这几个他势在必得的基石技能全部开悟。

二楼的走廊上也不时能够看到一堆堆纸张燃烧,留下的灰烬。

白虹很快找到了两间藏书室,门牌上都是通俗文学。

推开门,书架上只剩下孤孤零零的少数几本书。

白虹脸色渐渐变差。

过分了啊!

有病吧!

就算缺少燃料,也不能烧书啊,这东西烧起来快得很,搬的时候还死沉死沉。

就算是在窗帘、木门都被拆走当燃料的公主区,蓝盾书店里的书都还没被烧掉呢!

从第二个藏书室转身出来。

希拉达小声开口:“贯日,你是要找什么书吗?你可以告诉我分类,我上学的时候来过市立图书馆,这里的书都按类别收藏在不同的地方。”

这一点,在看到“通俗文学”的门牌的时候,白虹就猜到了。

而且,在蓝盾书店,在帕克公立中学的图书室,白虹也能从书架的分类上看出端倪。

森塔提世界,至少在沙伦族的格列弗市,人们对书籍的分类管理,与蓝星很相近。

“我在找教科书一类的书籍,就像数学,或者讲述历史、人文之类的,都行。”

白虹本来还想加上物理、化学,但他只有入门级的沙伦语力有未逮,短时间内找不到精准的词汇。

女护士听到白虹的目的,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开什么玩笑!

找数学书?

或者讲述历史、人文的?

这是在打仗诶!

就算白虹的别扭口音一开始就让女护士把他误会成了“留学生”。

可那毕竟是误会不是吗?

女护士早就在白虹熟练的杀戮技巧洗礼下,认清了白虹的“真面目”——盟邦调查员!

你这个时候不考虑怎样使战争停止,你说你要找教科书?!

怪不得、怪不得!

女护士想起来了,自从她认识贯日开始,他似乎就从未掩饰过他的目的。

一开始就问市立图书馆在哪里,确定了短时间内来不了,就去了书店,之后又去学校……

“你真的不是盟邦调查员?”

希拉达觉得自己在飘!

“当然不是。”

白虹可从没承认过自己是什么调查员。

盟邦调查员的使命是阻止战争或者调查挑起战争的罪魁祸首。

这种高难度的任务,可不会发布给新手。

希拉达浑身都颤抖了!

不是盟邦调查员!

可那娴熟的杀戮技巧,冷酷的杀戮决心,就算是一般的叛军士兵都做不到!

叛军士兵当然比不了贯日,女护士很清楚自己这些天跟随着的“可爱男孩儿”,消灭了多少叛军。

这样一个人,他到底是什么身份?

他在战争中扮演着什么角色?

格列弗市,被炸成废墟的骑士区,被混乱统治的公主区,被白骨铺满的帕克公立中学……

无数人失去生命,无数家庭支离破碎。

贯日,他代表着什么?

女护士近乎歇斯底里:“那你到底是什么人?!这场战争、这场战争……”

希拉达心乱如麻,甚至无法继续说下去。

白虹轻轻叹了口气:“我不想骗你,关于我到底是什么人,我能保证的是,这场战争的发生与我无关,我的立场与挑起战争的任何一方都不一致,如果要我给自己确定一个身份,我想,我只是一个灾难与杀戮中的迷失者。”

“迷失者?”希拉达目光迷茫:“所以你才寻求知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