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消失的气味

28 消失的气味

帕克公立中学。

在战争前,这所学校拥有一百一十三位教职人员,以及五个年级共两千余名学生。

在风车区,它是首屈一指的好学校。

但战争开始到现在。

没有人再愿意到这里来。

安德森或许说得没错。

学校的大门敞开着。

女护士只是不小心从大门向里面望了一眼,立刻就干呕起来。

但她还不能真的尽情呕吐,她必须把两个好奇的小家伙挡住。

安德森的儿子拜尔似乎早已知道学校里的情况,根本没有丝毫走近的想法。

安德森则用一种十分抱歉的神色,看向白虹。

只是,白虹的平静,令安德森失望了。

这是一座没有围墙的学校,但它建在大约三米高的混凝土台子上。

一栋一眼看不出占地面积到底有多大的教学楼,矗立在台子上面。

在教学楼的一侧,则是一架至少十米高的巨大风车。

只是,从大门望去。

无论混凝土台子上,还是上台子的阶梯上,到处是骨头。

白森森的骨茬从黑白相间的校服中扎出来。

同样一眼看不出数量来。

“贯日,你也看到了,我真的不建议接近这里,真的太悲惨了。”

安德森微微垂头,抬手擦向眼角。

“而且,那些该受到诅咒的叛军甚至没有处理孩子们的尸体,学校里肯定会有瘟疫产生,我们不该在这个时候进去。”

不得不说,安德森考虑得很周全。

大量尸体任由腐烂,确实是细菌滋生的好环境。

帕克中学附近没有幸存者躲避的事实,似乎也证实着安德森所言不虚。

但白虹没有听从劝告的意思。

白虹看到除去混凝土平台上确实存在一个硕大的弹坑,其它地方,就连子弹留下的痕迹都不多。

叛军拿什么屠杀的学生?

叛军又为什么要屠杀学生?

有意义吗?

当然,如果仅仅是这些疑惑,以及想要获取一些有用的书籍,这种目的的话,白虹完全可以重新选择一家学校。

但站在帕克中学的门前,白虹确定,自己脑子里正冒出想要探索一番的想法。

是灵觉吗?

白虹不知道,这回心底的感觉和之前他“灵光一闪”的感觉不太一样。

至于前世,白虹的灵觉属性不怎么高,哪怕后来有意识强化了一些,灵觉也很少产生作用。

“你们可以留在外面,刚刚我们路过的广场钟楼就不错,你们躲在上面,看到有叛军接近,敲钟告诉我。”

白虹的这个决定把女护士和拜尔都惊呆了。

安德森更是捏着他的眼镜苦笑不止。

但说什么都没用。

白虹从来都是最有主见的那一个。

“等等,还是我和你一起吧!”

就在白虹即将走进学校大门的时候,安德森追了上来。

“我对学校很熟悉,你想去哪,我可以带路。”

白虹看了一眼这个先前一直在尝试劝阻自己的男人,不置可否。

安德森到底有没有问题,白虹眼下还不能确定。

但不管他有没有问题,他跟在白虹身边,总是更能让白虹放心的。

“图书室怎么走?”

白虹没有客气,一路来到教学楼大门前。

门同样敞开着,楼里的尸体腐烂速度似乎慢了很多很多,一些尸体的肚子高高鼓起,近乎透明的薄薄皮肤下,有液体缓缓滚动,像是半个月前才失去生命。

在这楼里,白虹确实不想自己一个一个屋子寻找过去,要的时间太久了。

“图书室?”安德森似乎微微松了口气,但他很快又捏住了自己的鼻子:“那很近,就在二楼的中间位置,楼梯上去右手边从第一间到第三间,都是。”

白虹把自己的目光从楼里贴着优秀教职工信息的墙上收回。

安德森·列文·德勒塔斯,三十九岁,优秀的数学教师,讲课风趣幽默,能把枯燥的数学知识变得生动活泼,孩子们都很喜欢他。

白虹觉得,如果自己在蓝星的中学数学老师,也能每天都笑眯眯很和蔼、很慈祥,而不是瞪着硕大的眼珠子,看每个学生都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的话,他也会喜欢数学的。

只可惜,白虹的数学老师大概永远也学不了安德森,因为太瘦的人,笑起来好像也很难和“慈祥”搭边。

只是。

白虹遇到的这个安德森,未免减肥太成功了。

前来帕克中学的一路上,白虹看到了太多次他扶眼镜的动作。

都瘦脱形了。

“好的,这里的味道太难闻了,安德森先生可以在外面等我。”

白虹转过头,仔细地看着安德森的眼睛说道。

“啊,是吧!这里真的太臭了,你、你真的要进去吗?”

安德森看起来很希望白虹回心转意。

白虹只是对他笑笑,当即走入楼中。

暗红色、黑色、黄色、黄绿色……

混合的液体以及横七竖八的可怜尸体,让人几乎无法下脚。

但唯独一点!

白虹不曾闻到丝毫臭味。

尸臭,莫名其妙的不存在。

楼外,尸体都已白骨化,味道挥发干净了,勉强可以解释。

楼里,是因为什么?

而且安德森显然不同意白虹的发现。

白虹一个人飞快地上了二楼。

双手握枪。

没活人。

一刻钟后,白虹确认了这点。

同时,安德森指点的三间屋子,也确实是图书室。

门没锁,里面同样处处陈尸。

但让白虹奇怪的是,图书室里整齐而密集的书架,书架上一本本书籍。

为什么全然没有遭到破坏呢?

图书室里死了十六个人,有的死在借阅登记的小隔间,有的死在可供自习的桌椅上,还有的死在书架之间。

叛军攻入这里,士兵们难道是上了刺刀,一个一个把学生们扎死的?

但尸体上,没有利器伤。

这就很有意思了!

白虹走到窗口,望向楼下。

安德森,不见了。

“有趣!”

白虹重新走出图书室。

书,一时半会儿不搭理,不会长腿跑掉。

但长着腿的人,可不能不加理会。

站在走廊中,白虹仔细倾听。

脚步声,在下面。

数量。

两个?

两个!

白虹小指一动,保险打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