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三岔路口

22 三岔路口

“报告上校!昨天埃米尔长官就是在这里下车,命令我回去找瘸子那伙匪徒协助通缉的。”

埃米尔下尉率领的战斗组中唯一幸存的司机兵,带着全副武装的哈曼上校,和一名全身都笼罩在黑袍中的神秘人,来到了昨日的交战地点。

哈曼上校一挥手,上百名士兵立刻涌上前去,散入废墟,一寸寸搜索现场。

而就在士兵们刚刚进发不久,便有一只剧烈煽动着翅膀的甲虫,飞落在黑袍神秘人的肩头。

神秘人微微偏了脑袋。

哈曼上校也用惊疑的目光望向甲虫。

“就在前面!”

片刻后,神秘人冷冽开口。

说着,他便迈步向前。

哈曼上校立刻传令,要求前方士兵仔细搜索,敌人可能就在附近。

不多时,哈曼上校跟着神秘人越过几堆废墟,来到了白虹静心挑选过的高地上。

这里已经站着两名叛军士兵,他们的脸色都很难看。

因为,机枪仍旧架在这里,机枪下却倒毙着他们的四名同僚。

甲虫飞落在一截不起眼的木棍上。

黑袍神秘人弯下腰,拾起木棍,很是失望。

他的巫术甲虫可以找到原本属于他的巫术材料。

但他的本意并不是要找回这么一截木棍。

他原本想着,那名击败、杀死了哈曼上校手下精锐的敌人,既然把他的巫术道具破解,甚至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夺取了他的神秘系血脉天赋,那么一定没有理由放过颇有价值的巫术材料才对。

只要那个人带走了“木棍”。

甲虫就可以帮助黑袍人,找到那个人。

但没想到,那个人居然连巫术材料都能放弃!

其实这真不是白虹漏了战利品或者说看不上。

而是在系统展示的物品信息中,那截木棍明晃晃写着“不可带出副本”。

战利品之证又不是大白菜,白虹手上的那个,肯定要用在白之章的身上。

为了一截不明用途的木棍,再想方设法弄一个战利品之证,未免得不偿失。

更关键的是,白虹前世虽然没有走精神侧强化路线,可他见识过的精神侧强人并不少!

那些人手段极多。

在看起来不起眼的东西上下个追踪术之类的法术,专门阴那些不谨慎还贪心的家伙的例子,不要太多!

所以吧,之前黑袍人认为的,击败下尉的不可能是普通人,也不能算错。

白虹就算连基石都没有,更谈不上什么强化,但光是他的经验,也可以让他具备一些对抗精神侧的能力了。

“报告,没有发现目标!”

就在这时,前出搜索的士兵前来汇报。

黑袍人也听到了报告内容。

他袍袖下愈加干枯,比起先前在指挥部,更像是干尸的手指,狠狠握拳!

他的血脉天赋中含有一丝神秘之力,凭借神秘之力,他的巫术比起同级别的巫师强大得多。

但相应的,现在他的神秘之力被剥夺,他的血脉、身体,全部遭受了不可逆的巨大伤害。

他必须把自己的力量找回来!

一股股无比危险的气息,不断从黑袍人身上扩散出来。

哈曼上校打了个寒颤。

“大人,别急,我还有办法!”

“嗯?什么办法!”

黑袍人的眼睛明明被阴影覆盖着。

但在这一刻,哈曼上校分明感觉到了刀锋般的目光,抵在了自己的头颅上。

“信号车!”

哈曼上校不敢怠慢。

“我已经向霍夫曼将军申请了移动信号车,现在也该到了,那个人只要还带着我们的卫星电话,并且没有离开太远,我们就可以找到他!”

……

第三十三大道与龙舌兰大街的交汇处。

沿着第三十三大道向北,就会离开骑士区,进入公主区。

向南,则是公爵区。

龙舌兰大街在这里就是终点,只能向西,那边正是白虹和希拉达、两个小不点过来的方向,骑士区。

和煦的阳光下,白虹不知道在什么地方找了个小折凳,就坐在丁字路口的正中央。

从这里可以看到截然不同的三种景象。

西边的骑士区,到处都是弹坑、废墟。

北边的公主区,垃圾遍地,污水干涸后留下可疑的黑色印痕,偶尔会有一些硕大的绿头苍蝇落在上面,道路两侧的商店门窗完全破碎,即便卷闸门都有不少被拆掉,丢在路中间的。

但再怎么样,公主区没有连绵的废墟。

南边的公爵区情况更好一些了,道路虽然也不干净,道路两侧的商店也有很多被砸碎了的门窗,但放下了卷闸门的,都还安然无恙。

另外,在白虹刚刚来到丁字路口的时候,公爵区的道路两侧,还能看到不少或躺、或坐的男人、女人。

只不过在白虹出现之后,那些人看到了白虹浑身的枪支,便十分知趣地消失在白虹的面前。

“我们在这里干什么?”

女护士很不解,她看着白虹把一支样式老旧的电话摆在面前。

卫星电话的造型很复古,女护士还以为这是从哪家“手机博物馆”找出来的。

“等电话啊。”

白虹随口回答。

“对了,你对公主区和公爵区,都有多少了解?”

女护士满肚子的疑惑暂时被堵了回去,她顺着白虹的思路回答。

“公主区在战前是商业区,有很多大型商超,叛军占领城市之后,据说从那里运走了很多东西,等到叛军也离开主要城区,前往城市外围驻扎之后,公主区又被人一遍一遍地洗劫,到现在那里都还有很多帮派。”

女护士在战后的格列弗市生存了几个月,对这里的情况如数家珍。

“我也曾经试着到公主区找食物,但我自己差点被抢走。”

一耸肩,女护士转向了公爵区。

“公爵区住的都是上流人物,据说叛军后来撤离主要城区,也是公爵区里的一些人与叛军谈判才达成的。有很多人进了公爵区,希望能够获得吃的,但我总觉得那里很奇怪,所以一直没敢去。”

白虹闻言一挑眉:“你也觉得奇怪吗?”

希拉达并没有在意白虹的变化:“当然,之前每天都有几千人进入公爵区,而且我从没见过谁出来,在外面只能看到那些人有气无力地露宿在街上,可是公爵区再大,每天几千人进去,也早该装不下了吧!”

白虹面色凝重。

果然,之前他来到这里,看到公爵区的那些人的第一时间,心里产生的不安感,并非虚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