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东西

17 东西

骑士区在战前是传统工业区。

各色工厂在战争中沦为了重点摧毁对象。

叛军的目的显然不是长久盘踞。

一座座厂房全都化作废墟。

但总会有一些建筑物,幸运地残余几面墙壁。

白虹此刻就在两面坚强站立的墙壁夹角间坐着休息。

一个人行动,白虹完全不担心自己的行踪会暴露。

细细地嚼着压缩饼干,白虹的注意力放在了日记本上。

如果能在副本里弄清楚日记本最后一页的秘密,自然是最好。

而除此之外,日记本里还有女护士画下的地形图。

这座名为格列弗市的都市中,并不仅有一个骑士区,而且其它区也和骑士区大不相同。

在一些没有特殊军事价值的区域,战争的破坏并不是太过惨烈。

恰好,那些区域中可能存在着白虹很需要的东西。

比如图书馆。

白虹现在除去已经开悟的两项基石技能,还有六项基石技能获得了或者一次,或者两次的提示信息。

但这些基石技能大多是与体质侧关联更大的。

还剩下“知识”、“集中”、“精神侧科学”与“神秘”,四项与精神侧关联较大的基石技能,一次提示都没获得。

想要获得这些基石技能的提示,前往图书馆阅读特定书籍,是最简单易行的办法。

当然,这么做的前提是白虹拥有入门级的沙伦语,如果只凭进入副本时的临时语言,想要依靠读书获得提示,就还要先尝试着自学沙伦语才可以。

但在只有二十一天的副本时限内,完成一门语言的自学,使之最少达到“基础”级别,可不是件简单的事情,更何况这二十一天的首要任务还是生存下去。

白虹前世也是在亲身体会了体质侧后期的乏力后,决心兼修一些精神侧的能力,才专门学习沙伦语和法弗纳语,却没想到,这两门语言在前世没有来得及发挥作用,重生后,倒是为白虹带来了极大的便利。

“去市立大图书馆要穿过公主区和公爵区,公主区是商业区,不可能太平。”

白虹的目光在粗略的地形简图上来回扫视。

“如果能找到一间学校就好了。”

教科书其实就能解决大部分事情。

可惜希拉达的图上根本没有学校。

或许可以尝试缴获叛军的地图。

白虹对于凌晨那名躲过了他的狙击的叛军军官,可是念念不忘。

吃光了一包压缩饼干,白虹原地解决生理问题,然后用随处可见的混凝土碎末,把痕迹小心地掩埋起来。

除非叛军出动军犬,人是不可能找到的了。

做完这一切,白虹带上自己的装备,拍拍贴身藏在右侧胸口部位的日记本。

猎杀时刻,开始!

白虹犹如一头矫捷的豹子,迅速穿行在废墟之间,不多时,他便攀上一处高地,躲在高大的混凝土断块后,搜寻敌人的踪迹。

“是!请上校放心,虽然损失了两名士兵,但属下一定完成任务,无论死活,一定把那个盟邦调查员带到长官的面前!”

运兵车上。

下尉埃米尔对着卫星电话连连保证。

凌晨时分的失利已经传回了上校的耳中。

不知道什么原因,一向对埃米尔信任有加的上校,表现得十分急躁,他告诉埃米尔,如果不能把盟邦调查员和秃鹫之前所说的东西找到、带回去,那么埃米尔就可以接替秃鹫的位置了,什么时候找到东西,什么时候回去。

下尉当然不能容许自己被逐出队伍。

叛军把格列弗市的工业区都给摧毁了,眼看是没有持续占据此地的意图。

等哪天叛军被击溃,跟在上校身边说不定还能有命在,被留在格列弗市当一个暴徒团伙的头目?

岂不是死路一条!

“蠢货!我要的是东西,那个瘸子说的东西!不是什么盟邦调查员!如果找不到,你知道下场!”

上校狠狠挂断电话。

一转身,上校的脸上却完全变了模样,讨好的笑容对着一个身穿黑袍,兜帽盖住了几乎整张脸的神秘人。

“大人,我的人一定会把您要的东西找到的,请再给我一点点时间!”

“可以,找到它,我答应你的事情,不会变。否则……”

话音未落,黑袍中猛然发出“噗”的声响。

神秘人瞬间消失。

与之同时,上校的耳边响起了凄厉无比的哀号声。

上校浑身一个激灵,回头四顾,只见他的两个勤务兵好似正在目睹什么恐怖至极的东西,眼球暴突,脸上的肌肉无比扭曲,继而是身体其它部位,全部都扭曲在一起。

瘆人的惨叫、哀号,令人心底直冒凉气。

“我的事情,不可以被多余的人知道。”

神秘人的声音似乎直接传进了上校的耳中。

等这声音消失,两名勤务兵也以极度扭曲的模样,死在了他们先前站立的位置……

另一边。

被挂断了电话的下尉心情十分不好。

“报告长官,前面的路又断了!”

司机兵传来令人烦心的消息。

下尉抬头看了一眼,前面果然被炮击造成的废墟阻断了道路。

“下车!”

下尉没有犹豫。

凌晨那个设置诡雷,还差点狙杀了自己的盟邦调查员滑不溜手,不追紧了,肯定会被他逃走。

下尉可不想变成下一个暴徒头子。

随着士兵们全部下了运兵车,下尉挥手下令,跑步前进。

“你先回那伙暴徒的老巢,找个人接替先前的瘸子,告诉他们,找到盟邦调查员,哈曼上校重重有赏!”

“是!”

司机兵倒车离开。

下尉当然没有权力替哈曼上校开出赏格,但他也从没想过要兑现。

一群暴徒而已!

跟上自己的士兵,攀爬着越过面前的废墟。

更前方,是一片杂乱且无序,遍布着弹坑、建筑遗骸的更大规模的废墟。

就在下尉喘着气观察地形之时。

忽然间!

那把暗金色的手枪,再次猛然拖拽着下尉向一侧翻滚。

经历过一次类似情况的下尉立刻高声叫喊:“他在前面,散开、散开!”

霎时间,士兵们三三一组,钻入废墟不见。

下尉也翻滚到一块混凝土断块后,等了半晌却没有枪声响起。

什么情况?

那个“盟邦调查员”没在?

或者,是暗金手枪出了岔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