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藏身

10 藏身

体质侧科学!

没想到最先开悟的竟然是它。

只见白虹的人物卡上,也已出现了变化。

基石技能一栏,从未开悟,变化为【基石技能:体质侧科学(3);未开悟11项。】

括号里的“3”,意味着这项基石技能已经达到三级。

另外,产生变化的还有核心属性一栏。

此刻,共有“爆发力”、“负重”、“速度”、“平衡”、“耐力”、“恢复力”、“抵抗力”七个选项,闪烁明灭不定。

这是与体质侧科学存在联系的核心属性。

开悟了体质侧科学,白虹可以从中选择三项核心属性开悟。

只有开悟了的核心属性,今后才能自由选择是否进行强化。

白虹没有在这上面耽误时间,他迅速做出了选择。

【核心属性:爆发力(4);负重(5);速度(6);未开悟17项。】

其实选哪一项核心属性开悟都不重要。

每开悟一项基石技能都能随之开悟三项核心属性。

十二项基石技能中,最少开悟七项,就能把二十项核心属性全部开悟了。

这对于重生的白虹来说,除去基石技能中的“神秘”,其它的根本不存在困难,只是开悟的早晚而已。

不过,当白虹看到了他的爆发力、负重和速度的等级之后,总算是比较直观地了解了他重生后,这具身体的弱鸡程度。

怪不得拿着匕首捅几个暴徒就能把他累得要死。

怪不得治安队的手枪都能让他手腕挫伤。

就这个身体素质?

重生前,白虹的爆发力、负重、速度,哪个都不低于30级!

眼下这可怜的4、5、6?

可能就是都市打工人的真实写照了。

白虹发现自己已经回忆不起,前世时,他刚刚进入无限灾变的核心属性等级。

那些记忆已经太过久远。

或许,也和现在的他差不多吧!

总之,前世的白虹在新手副本中,绝对没有面临过战利品太多,带不动的情况,因为那时候的他根本没有如今的战斗力。

属性、技能,从来都不是战斗力的全部。

六支手枪,一支步枪,还有相应弹药,防弹衣、钢盔、靴子,这些东西加起来已经接近三十公斤。

白虹要是扛,扛得动,但那样的他绝对不可能还具备战斗能力。

在这战乱的城市中,那是自寻死路。

片刻后,希拉达总算是在自己身上给水壶找到了满意的位置,一抬头,就看到了五支手枪和一双靴子出现在眼前。

手枪和靴子是被布带绑在一起的。

女护士简直惊喜!

“这些枪?!”

希拉达眼中满是疑问,不是说了要在学会开枪之后,才给自己枪吗?

白虹笑着亮了亮弹夹。

他把BK-9的子弹全都卸了,十一发子弹,装了一个满弹夹,另有一个四发的弹夹。

“离开这里,接下来我们要尽量避免战斗,让我恢复体力。”

白虹一边说着,一边轻手轻脚,走向公寓大门。

希拉达把战利品扛上肩膀:“我们走后门。”

白虹没有反对,副本里的地形、地势,女护士才更有发言权。

公寓楼后门外,看起来原本应该是另一栋公寓,但此刻那栋楼已经变成了巨大的钢筋混凝土废墟。

希拉达带着白虹左拐右拐,时而进入废墟跋涉,时而从巨大的混凝土块掩护下走上公路。

行动之间,白虹能够感受到一些若有若无的目光。

很显然,正像希拉达所说,这栋完好无损的公寓楼,吸引着许多幸存者,他们离开的身影,不可能瞒过所有人。

秃鹫很快就会得到足够准确的消息,进而找到白虹和女护士的去向。

但再快,也总会有一段平静的时间,让白虹用来恢复体力。

战斗经验丰富的白虹很清楚,体力一旦透支,就不是短暂的休息可以恢复的,那样只会让他陷入到更加被动的局面。

所以,白虹完全没有打掉沿途的“眼睛”的想法。

女护士曾经对白虹会否大开杀戒的担忧,根本就是多余的。

随着希拉达的左拐右拐,若有若无的目光,以及偶尔会出现的奔跑声,全部消失不见。

那些人,被甩开了。

白虹颇为意外地看向女护士的背影。

能够在战乱的都市中存活下来,并且还带着两个孩子,女护士果然有着她的独到之处。

“我们马上就到了,不过要在这里观察一下,看看还有没有人跟着我们。”

希拉达在一处坍塌的建筑拐角停了下来。

她发现白虹不知何时拿了一件破衣服,正把地上他们两个人跑过留下的脚印擦去。

白虹注意到了女护士的目光:“我这双靴子底有钢板,印迹独特,容易辨认,你以后穿那双靴子的话,也要注意。”

白虹指了指女护士扛着的另一双军靴。

希拉达神色莫名:“如果我们能早点遇到该多好。”

说完,女护士转身向前:“后面没人跟着了吧?”

“没了。”白虹跟上。

不多时,女护士在一座不知名建筑的废墟阴影中站住了脚。

她把一块断裂的混凝土板搬开,一个形似地窖的半圆木门,出现在地面上。

“进!”

女护士一把拉开木门,对着白虹一挥手,同时对着地窖学了两声猫叫。

然后白虹就隐约听到了孩子的欢呼。

“希拉达阿姨回来了!”

“希拉达阿姨……”

白虹不自觉露出笑意,一低头,沿木门后的台阶,钻了进去。

希拉达随后跟上。

台阶并不长,只有七级。

当白虹让出阶梯,在一片橘色的光晕中,看清楚了面前的两个小不点时,两个小不点也正张大嘴巴,满脸恐慌地看着他。

好在,女护士随后便也走了下来。

“米勒、劳伦斯,你们还好吗?”

女护士回身把木门关上,又不知道从哪里把手臂伸了出去。

白虹听到了混凝土块撞击在木门上的声音。

随着眼睛逐渐适应昏暗。

白虹隐约看到了女护士是从一个狭窄的透气窗收回胳膊的。

这确实是一个上佳的藏身之所。

“嘿!你们两个,他是贯、日,你们该叫哥哥。”

对着两个正自渐渐露出敌意的小不点说到这儿,希拉达急忙回头问白虹:“你不介意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