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逶迤仙子不简单(23)

“宇文修,你给我松开,哪里有你这样坑师父的。我以前是怎么教你的,要学的乖一点!”

林可别扭地被宇文修抱在怀里,她动弹不得,只能嘴上发发脾气。

重雪公主自知自己拦不住他们,还阻止了其他仙子要跟宇文修打斗一番的举动,将这件事说与父皇听的话,估计父皇也就没有心思去查天琼山的事了。

“各位仙子,你们可要将看到的一切如实汇报。这不是我添油加醋的,而是实实在在发生的,以前大名鼎鼎的逶迤战神,竟然沦为了危害天庭的走狗……”

重雪公主在几个仙子面前走来走去,她的衣摆都快把地拖了一遍。

仙子们点点头,保证会如实回答的。

云翼在小宫娥的搀扶下勉勉强强站了起来,他的嘴里还被塞了一颗药丸,是林可本想给云翼服用的,可以缓解他的内伤的。

但林可还没来得及给他,林可就被宇文修给拐走了。

药丸落到了重雪公主的手里,这份情意也就落到了她身上。

云翼睁开了眼睛,他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内伤好了许多。

“谢……谢谢,是你们救了我嘛?”

“呃……”粉色衣裙的小宫娥犹豫了,她支支吾吾的,被身旁的蓝色小宫娥拦住。

“你刚刚是想说逶迤仙子嘛,她都做了那样的事了……就不要把她当仙子了。”

蓝色小宫娥挡在粉色小宫娥的面前,笑着说:“是公主殿下救了你,你要是想谢的话,不如帮我们公主殿下一个忙吧……”

她在云翼的耳边说了几句悄悄话之后,云翼整个人的神色都变了——要撒这个谎嘛,可师父的行为,永远都是偏向宇文修那边的。

云翼的神情淡漠,他还是做出了决定。

半云山,顾名思义,是停在云上面的一座小山。

宇文修带着林可在这里落了脚,他不想去魔尊生活的住处,那里太乌烟瘴气了,他怕会玷污了师父的气息。

而且魔族一向不欢迎仙子进入自己的地盘,更何况自己在那里也没用足够的威望。

“师父,从刚才开始,你就不说一句话了,是不想跟我说话了,还是我的行为让你讨厌了呢?”

虽然宇文修是以居高临下的架势说的,但在林可的角度看来,她感觉,这宇文是在变相卖乖。

“说什么呀?我的好徒弟成为了魔族的成员,难不成我还要在天界大肆宣扬一番。不对,你本就拥有魔族的血脉,变成这样实属正常,我也不应该怪你的。可让我最生气的——”

“是我都渴成了这个样子,你都不打算给我找点水喝嘛,我的嗓子都快冒烟了……”

林可全身的力气还没恢复,宇文修还是提防着林可的。

“哦……”宇文修立马反应过来,他咬着自己的嘴唇说,“可师父您不是说过,仙女是不要喝水的嘛?”

你大爷的,怎么这时候翻旧账呢!

“我是仙子,不是仙女。带你们去凡间修行的时候,山间野味我也是尝了遍的,你这孩子……能不能听一点师父的话呀!”

林可好说歹说才说动了宇文修,他携带着一阵风转身,在林可所在的地方设置了一层屏障,是防止林可偷跑的。

师父可是很机灵的,不得不防呀!

林可是有逃跑的打算的,她觉得现在的宇文修的性子阴晴不定,自己在他的身边太危险了。

宇文修什么时候学的这么聪明了,林可先是轻轻的拍打屏障,“砰砰砰”的声音反弹了出来,林可立马停了手上的动作。

“多多,有必要对我这么防备嘛,我的实力在他之下,胳膊拧不过大腿的状态。宇文到底是怎么想的,囚禁师父,传出去不怕被笑话嘛?”

林可算是摆烂了,她靠在屏障上,小小的空间只能让她伸展个胳膊和手臂,还能看看远处的美景——就是多了一些嘈杂的黑点。

“宿主,你这还算是不错的呢。我前几天去看了看隔壁攻略病娇的宿主,前期那叫一个惨不忍睹,直到近期剧情才慢慢走上正轨。”

病娇,就是动漫里我为哥哥姐姐痴,为哥哥姐姐狂,为哥哥姐姐哐哐撞大墙,现实里赶紧远离的存在。

林可倒是想象出来了那样的画面,有点血腥。

嘈杂的黑点越来越近,林可的注意力也转移到了它们身上,它们可不是什么空中的飞鸟,而是前来捉拿林可和宇文修的天兵。

领兵的是天界大将军——群涛,他跟林可的关系挺好的,但当他听到林可做的一些事情之后,他便义不容辞地在天帝面前担当重任,说要与逶迤仙子断绝关系。

天帝觉得有些夸张,不至于吧!

距离魔尊觉醒的日子还有一个半月,只要能在次之前消灭了,就不是什么大事。

天帝还劝群涛要以平常心对待,毕竟是多年的朋友。

“宇文怎么还不回来呢,他要是不给我开屏障的话,我岂不是要被活捉了……不行,那样就太丢脸了!”

林可手忙脚乱起来,她在屏障内部施展法力,只见没有眼瞎的群涛和天兵路过她旁边,什么都没发现。

嗯?

还自带隔离功能的嘛?林可凑到了屏障上,整张脸的缺点都暴露了,她以一种装模作样的语气说:“群涛,群涛……能听到我说话嘛,别看不见我呀!”

“群涛将军,大将军,你是真的看不见我嘛,可别又是联合这宇文一起来骗我的……”

群涛命令天兵对半云山进行地毯式搜索,此地还残留着魔族的气息,大致方向是没错的。

可耳边怎么多了一股若有若无的声音呢,群涛猛地回头,林可还以为对方是发现了自己呢,整个身体蜷缩在一起,警惕地盯着群涛。

只见群涛从怀里掏出来一个冒着热气的包子,还是新鲜的猪肉馅,林可隔着屏障都闻到了香味,她咽了咽口水。

群涛像是品味一道美食似的,慢慢地把包子撕成两半,每吃一小口,都是无比陶醉的。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