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逶迤仙子不简单(22)

“我?”林可手指着自己,一脸诧异,自己干什么事了,应该没做什么吧。

“重雪公主,现在可不是窝里斗的时候,你不更应该关注一下咱们面前的……宇文嘛?”

云翼胸口处的真火被林可施法取消了,他这才如释重负地站起来,但他面对宇文修的眼神却是赤裸裸地害怕。

林可一下子就猜出来云翼之所以会那样,估计是宇文修做的。

不过,他为什么不直接杀了云翼呢,魔族对仇人都是这么手下留情的嘛?

奇怪?云翼看向自己的眼神怎么也变得可怕了呢?

林可还没理解清楚发生的情况,云翼被林可吓得一下子摔倒在了地上,他惊恐地盯着自己,那表情根本不是一个爱慕者该有的,而是看到鬼一样的表情。

“她……就是她,就是她害得我变成了这副样子。重雪公主,我求求你救救我……我感觉我师父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我身上的伤口都是我这个师父害得……”

云翼跪在地上,扯着重雪公主的裙摆,他的手掌黑黑的,在裙摆上留下了好几个手印,看起来像是有很大的冤屈。

“呵……”重雪公主嫌弃地踢了一下云翼,这种末等的弟子怎么敢碰自己的衣服呢,还弄脏了,真是令人生厌。

不过,有了亲传弟子的口供,逶迤仙子再想狡辩也不可能了。

重雪公主收拾好心情,一边笑着一边蹲在云翼的面前,轻轻抬起他的下巴,说:“你最好确保你说的都是真的……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坑师父的徒弟呢,真是太好看了呢……”

说完,重雪公主不顾仪态的大笑起来,小宫娥听得都有些害怕了,她们默默地远离了重雪公主半米。

这算是冤枉吧,林可给重雪的行为下了一个定义,看把她高兴的,看来她真的很想让自己身败名裂呢。

宇文修倒是默默地观察着云翼、重雪和林可的行为,要是可以的话,他都想拿一壶茶坐在一旁的假石上惬意悠闲了。

可是他不能,那样的话,会显得自己的意图太明显了,就不能演戏了。

但他还是趁所有人不注意的时候挪到了假石旁边,坐了一个角。

站着看他们内讧——腿疼。

“重雪,我以为琼英的事情能让你改过自新呢,没想到你还是死性不改,你就不怕天帝把关于天琼山的事情给调查出来嘛。到那时候,金元可不会要一个声名狼藉的女子的!”

林可准备再诈一回重雪,要是她依旧如此,就不要怪自己不客气了。

“闭嘴!明明她人都死了,你们为什么还要提起她呢?逶迤,你最好考虑一下你现在的处境,父皇交给你的事情……”重雪停顿几秒,看向宇文修,“你却办成了这副样子,你又残害你的弟子,还害得我哥,高贵的太子殿下变得人不人,仙不仙的……”

“一桩桩,一件件,罗列出来的话,你都要不得好死的!”

?有这么严重嘛,你是不是带了个人倾向色彩呀!

现在的局面对林可很不利,但只要其他重要的人不出现的话,应该还是可以解决的。

“逶迤仙子……我应该没喝醉吧,公主说的应该是真的吧,你……真的做了那样的事情嘛?”

“逶迤,你刚刚说你喝醉了,不会就是因为这样的事情吧!”

在接尘宴上关心林可的那几个仙子因为担心林可的原因,中途赶过来了,刚好将重雪公主说的话全听了进去,全都愣在了原地。

他们一时不知道该干什么,还是先报告给天帝吧。

就在这时,宇文修移形换影般来到了林可的身旁,他在林可的耳边低语道:“师父,你难道就不想反驳些什么嘛,他们这样冤枉你,依照师父的作风,应该会据理力争的。”

“我没兴趣理这种事的,我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活下去。当然……还有其他附加的事情。”

林可挑挑眉,她大概猜到事情的原委:“你废这么多的力气让云翼出现被真火烧的症状,就是为了冤枉我嘛。说到底,你表面上看起来很讨厌我这个师父,实际上……还是很在乎我的,对不对?”

林可猛地凑到了宇文修眼前,两人之间隔着一公分的距离。

宇文修,心慌了。

他的耳根子红了,为了掩饰内心的慌乱,他下意识的咳嗽了几声,生硬地说:“师……逶迤仙子,你想多了。我何必费心思为你做到这样的地步,你我的身份不同——”

“哦……”

真不是个乖孩子。

黑化值的降低证明宇文修在改变。

黑气将二人完全笼罩住,在外人的眼里看来,林可和宇文修做一点过分的举动,都算是“亲密”的行为,把在场好几个人看的不敢抬眼睛。

重雪公主的肺都快气炸了,就这么不把自己堂堂的天界公主放在眼里嘛,真是气死人了!

她挥动手中的金色长鞭,狠狠地甩向聚拢起来的黑气,伤害都被反弹了回去,震得重雪公主连连后退。

“公主,这……黑气看起来就不简单,他不招惹咱的话,咱还是不要轻举妄动了。您的身体最重要的……”

重雪公主被小宫娥搀扶着身子,才渐渐站直。

可这么好的逮捕机会,她不想错过的。

对面的那几个仙子有一个是经历过以前的仙魔大战的,她一眼就看出了黑气的端倪,神色慌张地说:“这……怕不是魔尊再世,必须尽快禀告天帝。你们几位若是能守的话,尽量拖住他,若是不能的话,等我去去就回……”

其他仙子傻眼了,真是大难临头各自飞呀,他们不是魔尊的对手,尽力吧。

宇文修没有要跟仙子们纠缠的下一步行动,他慢慢禁锢住了林可的一切行动,等到林可反应过来的时候,只剩下眼珠和嘴巴能动了。

真是教会了徒弟,饿死师父。

黑气烟消云散,只有云翼的惨状证明宇文修刚刚来过。

他还惨兮兮地躺着呢,没有一个人关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