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逶迤仙子不简单(21)

他半趴在地上,鲜血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手腕上多了几道擦痕,是云翼狠下心自己伪造的。

他费了好大的力气才从地面上爬起来,看着眼前的宇文修,他的眼神中带着几分怜悯。

“咳咳……就这么想杀了我吗?这里可是师父的浮云宫,要是不小心弄脏了,你……应该是会心疼的吧?”

“咳……你怎么不说话呢,即使拥有了不同的力量,还是跟以前一样被我踩在脚底下……”

又是一掌,云翼被掌风的威力冲到了身后的玉桂树干上,树叶散落了一地,他再次跌落地面。

即使是这样,云翼就像打不死的小强一样,颤颤巍巍地扶着枝干站了起来。

宇文修的手上带着黑手套,上面绣着几乎看不见针脚的玉桂花,俩缕发丝顺着额角搭下来,他的食指在不停的敲打着空气,似乎在计算着什么。

空气里不止有云翼的气息,还有林可的法力残存。

师父呀师父,我希望我们见面的时候永远都不是对立的双方。

宇文修是想杀了云翼的,阿闹也劝他这样做,可云翼也算是师父的爱徒,一下子解决的话,师父就真的没有依靠了。

“以前你仗着师兄的身份欺负我的时候,我是挺恨你的,但那也只是你能做到的最无能的事了。我现在只要动一动手指,你就可以灰飞烟灭的……真是无聊呀!”

宇文修半蹲在云翼的面前,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脸颊,用力地捏住脸蛋,云淡风轻地说:“可别瞎说话,要不然……你五脏六腑会干竭而死!”

顺着宇文修的手掌,一些无色无味的粉末进入了云翼的鼻腔,在他的身体里生了根。

“快,抓住他!”

重雪公主本来是想来浮云宫找一些关于逶迤仙子的蛛丝马迹的,她既然能从天琼山安全回来,身上必定带着一些秘密。

可她渐渐察觉到了前方不远处的黑衣少年的气息与天界格格不入,那是天界畏惧的力量。

一朵淡粉色的莲花忽然出现在宇文修的头顶上,他并不着急,莲花落下来的时候只压住了一团黑气,宇文修打着哈欠站在离重雪公主不远的地方。

太慢了,如果是一天前的宇文修,绝对不会大放厥词的。

他连夜吸收了蛟龙金丹的力量,离成为魔尊就差了一步。

阿闹以为是宇文修嗜血不够,烦着他让他连夜在山上猎杀了很多小动物,仍没有任何功效。

等到阿闹沉睡的时候,宇文修偷偷地耗费自身的法力将小动物的残魂聚在一起,好好安葬了它们。

宇文修是不想成为魔尊的,那样就太限制自由了。

就比如刚才发生的事情,如果自己的身份名正言顺的话,也不会被天界公主这样对待的。

银色的发簪握在重雪的手里,她一路小跑到了云翼的身边,跟她来的那几个小宫娥按照重雪的吩咐回去报信了。

可刚走到一半,就被宇文修施展的无形屏障挡住了去路。

小宫娥们见没办法,又跑回了重雪公主的身边,说:“公主,好像出不去了……要不咱还是别正面杠了吧?”

小宫娥们看得出宇文修的法力不属于天界,而且他刚刚打伤了云翼,就更危险了。

重雪公主生性好玩,不怎么注重修行,反正她的使命就是要嫁给金元的,她也实实在在的慌了。

但为了不在小宫娥和云翼面前丢失面子,她这才认真打量起眼前的宇文修。

“你……不是跟着逶迤从天琼山回来的那个弟子嘛,几天不见,竟成了这副模样……”

重雪公主微微惊讶,她以为是什么魔族的小喽啰呢,到浮云宫这么偏远的地方的确是不好查觉的。

没想到是逶迤的弟子,说不定是个好机会呢……

宇文修没有回答,他记得师父对这位重雪公主颇有微词的,要是自己动手的话,应该不会连累到师父的……

阿闹开始兴奋起来,天帝的女儿,对于魔族来说可是很好的人质。

“阿修,把那个身着华服的女子给我绑过来,一定要保证她是活着的。死人的话,可是不香的。”

“我也正有此意,不用你提醒的。”

宇文修刚要出手,林可破了屏障,急匆匆赶过来。

她看着正在对峙的三人,一时之间有些犹豫该站在哪一边,直到多多说话。

“宿主,你现在还是逶迤仙子,又没入魔,等入魔了再说选择宇文修吧。要不然……像你这么叛变天界的仙子,可能会排上第一名呢。”

“切!”林可想起了女配逆袭系统,这才没有随随便便选择,“我知道了。但我不能跟宇文是对立面的,那样的话,他对我的误会会越来越深的。”

那本就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可看到逶迤仙子这样选择,宇文修还是会有一点心痛的。

林可站在了宇文修的对立面,迈着细碎的步子,腰间的骨哨作响。

“师父,这就是那日我要跟你说的事情,我说的都是真的……宇文修他,他真的入魔了。我没有撒谎的,您现在都看到了,也该相信我说的话了吧!”

“还有……我的内伤以及我手腕处的擦伤都是宇文修害的!师父你要是不信的话,你可以看看的——”

云翼的声音戛然而止,他的心口处似乎有烈火灼烧一般,疼得他直接躺在地上打滚。

重雪公主见状,移开了几步,她还没见过这么残忍的刑罚呢,指着云翼的胸口说:“那……那不是真火嘛,这不是逶迤仙子特有的法力嘛,怎么会在——”

重雪公主恍然大悟,她将眉头指向了林可,说:“逶迤仙子,你可真下得去手呀。这云翼算是你徒弟当中修为最好的一个吧,你却愿意为了一个凡人弟子费心至此,真是枉顾了你自己的身份!”

重雪公主虽然不懂很多事情,但她对于真火之术还是了解的。

除非是逶迤仙子亲传,不让别人是无法掌握的。

就前几日见到的宇文修,实力还没达到那个阶段,根本不可能继承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