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逶迤仙子不简单(19)

他有气无力地扶着身旁一棵长得极为茂盛的大树,斑驳的树痕与他娇嫩的肌肤相触碰,竟刮出了一丝血痕,血迹顺着树的纹理流了下来,落在地面上的时候,把周围绿油油的草地都给烧死了。

云翼这时清醒过来,他晃了晃身形,一个没站稳,蹲坐在了地上,他的手掌与宇文修的一丝鲜血相接触,把他的皮肤给灼烧出了一个小口。

他吃痛地叫起来,才看清楚眼前的宇文修变了模样。

翩翩白衣就像染上了许多墨痕一样,晕染了宇文修的全身。

他的眼睛红得可怕,从额头到眼尾处蔓延出几道黑色的印记,他的眉心落了一点点红色,似朱砂。

云翼惊恐地向后退去,他不知道宇文修怎么会变成这副模样,他知道自己不是宇文修的对手,要赶紧逃跑!

可他还没连滚带爬跑几步,就被无形的牵引力给拽了回去,他的身体悬在半空,他想大声呼救,却发现自己的嘴巴发不出任何声音。

“云翼呀云翼,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嘛?可你怎么不想想……你能不能活下来的可能性呢!”

云翼的身体被宇文修猛地甩在地上,他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被什么东西给敲碎了一样,只剩下个躯壳还在苟延残喘。

宇文修步步紧逼,他的影子在月光下被拉得很长,就像他生来的命运一样,满是疮痍。

不……不不,不要,我还不想死,即使我真的要死……也不应该死在宇文修的手里!

寂静的夜里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宇文修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他在天琼山的时候总能在半梦半醒之间听到同样的声音——很特别,他能记一辈子的。

是师父……

也是以后的仇人……

但仅限于以后,现在的他还不想反目成仇。

他实在是想象不出来……为什么对自己那么好的师父却是抱着那样的目的。

阿闹早就预言过了,他不信也得信了。

云翼被吓得晕了过去,他醒来的时候躺在师弟的怀里,身体使不上力气。

“师……师父,是宇文修把我害成这样的,我不知道他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只记得他的实力变得很可怕,就连师父的实力也比不上的!”

云翼算是死里逃生,他是绝对不会放过在众人面前诋毁宇文修的事情的。

他的嘴唇都快没有了血色,却还是在喋喋不休。

林可听得耳朵都快起茧子了,把加菲送给自己的水果塞到了他的嘴里,亲切地说:“都这样了,还是先去休息吧。宇文会做什么样的事,我这个师父再清楚不过了……”

“呜……呜呜”云翼的嘴被封得严严实实的,就被其他弟子抬了下去。

其余弟子心里存着狐疑,但师父都发话了,他们也不敢多问的。

众人散尽,林可看着地面上被磨损的脚印,似乎也能想象出来云翼和宇文修之间的争斗,就是来得太突然了。

宇文修的黑化值上升到了七十,不能说完全的感化吧,但林可基本就是啥事都没做。

林可知道这件事的时候正在做美梦呢,直接变成了噩梦。

她忧心忡忡地半蹲在原地,看着周围被烧焦的植物,来判断宇文修的魔修到了什么地步。

突然,不远处传来激烈的打斗声,林可想都没想,飞身来到了山洞那边。

她的眼前晃过一道黑黢黢的身影,嗅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但就那一秒钟,她的注意力全放在了瘫倒在地上的琼济身上。

不过,琼济怎么会大半夜来到这种地方,他现在是凡人,跟虎妖或者是其他人对上的话,不会占上风的。

林可伸手探了探琼济的鼻息,还活着,不对……他根本就不会死。

自己在瞎担心什么呢。

可当林可的手掌平移过琼济的身体的时候,他……他竟然没了心脏,难不成是刚刚那个黑色身影把琼济的心脏挖了出来。

琼济的胸口处没有一点流血的痕迹,他的体温趋于正常,慢慢地,琼济睁开了眼睛……

不同于原来的全是热情的瞳孔,取而代之的是那犹如深邃海洋的魅蓝色瞳孔。

这不是琮济,是太子琮济。

琮济扭过头,盯着林可看了足足有十秒钟,林可还以为对方是木头人呢,伸手在他眼前晃着,却被琮济一把握住了手腕。

力气……很大,林可挣脱不开。

“太子……殿下,您能放开我嘛?即使你我同为仙人,那也是男女授受不亲的。”

琮济的眼神涣散,被林可这么一说,他倒是眨了眨眼睛,松开了握住林可的右手。

“哦……我以为你是她呢,想看看她有没有受伤。要是再因为我受伤的话,我会于心不安的。”

琮济没有否认,说话的语气也变了许多,成为仙人的那一刻,他便褪去了很多关于凡人的杂念。

“他?太子殿下说的是谁呀……现在可不是打哑谜的时候,你的心脏都已经被人盗窃了。”

“文芊芊,她被那人拐走了。我还没有来得及看清那个人的脸,就被他打倒在地。之后的事情,你应该都知道了。”

知道个锤子,我就看到你躺在这里,莫名其妙就回归仙人了,也不知道对你下手的是不是宇文修,要真是他的话,我这师父是干什么吃的呀!

“就是那个凡人女子呀,一个凡人而已,怎么能跟太子殿下黄金之躯相比。太子殿下还是趁早回归天庭吧,千万不要再插手凡间的事情了,天帝和重雪公主都很想念您呢……”

女主的去留林可不关心,她只希望琮济安安生生的,不要跟宇文修正面对上,这样的话,自己应该还有挽回的余地的。

太子琮济心系天下,怎么说文芊芊也与他有缘,既然有缘,说不定对方也有仙子之命,那就不能这么放弃的。

“逶迤仙子,话不能这么说的。文芊芊只是凡人中的一份子,但她也是咱们要守护的百姓之一,弃一人就相当于弃万民。等我回到天庭之际,会向陛下详细说明这件事的,包括逶迤仙子刚刚说的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