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逶迤仙子不简单(17)

要不是加菲跑得快,估计就再也没有修成人形的机会了!

“当仙子的都这么花言巧语嘛,要是你们天界的人都能这样就好了。只可惜……杀一儆百才是最好的方法。”

加菲露出厉爪,身上的毛发全都炸了起来。

山洞里的气流变幻莫测,林可算是知道了加菲为什么敢在自己的面前这么嚣张了,他身上传承的可是千年大妖的力量,自己只能跟他打成一个平手而已。

更何况还带着宇文修和琮济,怎么看都是自己唐突了。

林可几人被这声势浩大的气势逼到了角落里,红缨枪齐刷刷向他们射来,白袖轻轻一挥,全都化作了破铜烂铁。

几阵烟雾过后,意料之中的袭击并没有,加菲让手下人把云翼等人带了上来,他们每个人几乎都被捆成粽子,嘴里塞着抹布,跪在林可的面前。

是想用人质来逼迫我就范嘛,未免也太小瞧我了吧!

林可的眼中带着些许不忍,她假惺惺地抹着眼泪,说:“徒弟们呀,不是师父对不起你们,而是……有些死是必然的,你们如果想重于泰山的话,就不用——”

还没等林可说完,加菲反问道:“仙子,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我又没让他们去死,你要是不想要这群徒弟可以直说的,没必要把罪责安到我身上。”

“我看他们的样子也不大聪明,留在天界也是浪费资源……”

???

众人的表情都是懵逼的,老大不是最恨仙人的嘛,怎么这么好说话了?

林可真想说一句——我谢谢你大爷,你把我的心里话全说出来了。

不过,这会不会是新的陷阱呢,大妖级别的妖兽都很聪明的。

“话不能这么说的。”见徒弟们一个个渴求的眼神,林可挽回了形象,“你刚刚都已经向我进攻了,这时候却示好,你完全不按套路出牌呀!”

加菲摊开手掌,露出一节精致的骨哨,山间的风声从中穿过,让这剑拔弩张的氛围瞬间平静了下来。

林可还没反应过来这是什么,宇文修惊呼一声:“师父,这好像是琼英仙子的骨哨!”

腰间的骨哨还在,林可下意识摸了摸,难不成……加菲以前跟琼英认识,他是看到了我腰间的骨哨,才不做任何动作的嘛?

林可把骨哨放在手里,问:“加菲老大,这就是你要跟我和好如初的原因,你就不怕这骨哨是我抢来的嘛?”

“骨哨是琼英的贴身之物,如果不是琼英自愿给的,即使你再怎么努力……也得不到的。而且骨哨只是个纪念用的东西,没有哪个闲得无聊的仙人会争抢它的。”

闲得无聊,林可无辜躺枪,自己好像一直都挺闲的。

“咳咳……”林可迟疑了几秒钟,“你说的挺有道理的。既然都说明白了,那你把我的徒弟们都给放了吧,都是一场误会。对了,我的名号叫逶迤,不用一直喊我仙子的……”

逶迤?

加菲的脑海里回想起了以前的事情。

——小加菲,我有一个特别要好的朋友的,她的名号是逶迤仙子。但不久之前,我把她给彻底的弄丢了……

——我知道一切都是我的不对,但是我真的好想她呀……

亭亭玉立,落落大方的逶迤仙子,加菲上下打量了一下林可,招手让手下人给云翼等人松绑,还拿出了一些好吃好喝的招待他们。

琮济环顾着四周,对着给自己道歉的虎妖笑了笑,可这笑,是笑里藏刀的。

他自小遵循的守则就是铲除所有为祸人间的妖兽,这些虎妖,哪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友好,只不过是披着人皮的妖而已,竟然妄想过上人的生活,真是可笑!

虽然他对林可挺有好感的,但如果不是一条路上的人,那就没有继续深交的必要了。

文芊芊的脖子有些酸痛,她半躺在琮济的肩膀上,她的眉头微微蹙动,仿佛做了噩梦一般惊恐地醒过来。

“不……不要杀我,我的肉不好吃的……”

琮济听到了文芊芊的喃喃自语,他将虎妖沏好的茶放到文芊芊的手里,说:“你救我一命,我也算是救了你一命,就算是扯平了。你放心,这里没有东西会吃你的,但我不敢保证……等我跟林可走之后,他们会不会对付你。”

“所以,你最好的选择就是待在我身边,以此确保自己的安全。

文芊芊被琮济唬住了,她看着周围全是虎妖变成的凡人,恐惧感再次涌上心头,她紧紧地搂住琮济的胳膊,跟担惊受怕的小兔子一样。

她不清楚刚才发生了什么事,但她坚信——跟着琮济一定是有肉吃的那个。

天色已晚,加菲询问了林可关于琼英的事情,仅仅是几句攀谈过后,他的神情与之前大有差别。

他的右手放在石凳的边缘,本就经历时间摧残的石凳这下子变得更加脆弱了,细小的粉末散落在地上,林可瞧见了,也就没多说话了。

“没想到琼英几十年前就已经离开人世了,可我却不知道这件事情。要是我当初拦住她的话,估计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现在,也就只有用骨哨来怀念琼英了……”

加菲随身携带的骨哨经历了长时间的磨损,上面多了许多斑驳的痕迹,他看着自己的小拇指,一用力就掰了下来,眼睛都不眨一下的。

鲜血淋漓的手指不一会儿就恢复如初,掰下来的小拇指的肉皮全都褪去,变成了一个崭新的骨哨。

“逶迤,这……算是我的一个愿望,如果以后你有时间再去天琼山的话,记得把我的骨哨和琼英的尸身埋在一起,她一个人在那里待着,应该会很孤单的……”

淡淡的忧愁覆盖住了加菲的全身,仿佛下一秒,他就要从世间消失。

林可小心翼翼地把两个骨哨揣在怀里,她仔细地端详着骨哨的外形,不自觉笑了起来。

世间最美好的事情,莫过于有一个人一直在守护着对方,即使他们隔着生与死的距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