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侯府世子很傲娇(9)

“这是弥途夫子亲手写的,要是让他知道的话,你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吃不了兜着走,你未免太小瞧我了吧,我又不会跟他当面对峙,就他那老眼昏花的样子,掘地三尺都找不到我的。”

林可的语气洋洋得意,还在木牌上添了一只小猫,自信地将笔一甩,转过身便傻眼了。

这……这不是男主风清钰嘛,刚刚不会是他在跟我说话吧。我滴个娘呀,要是他把我做的全告诉了弥途,那云殊在这里会更不好过的。

见眼前的女子盯了自己好一会儿,风清钰来了兴趣:“你……是哪个夫子手底下的学生呀,我好像没有见过你?”

风清钰是云殊的死对头,还是后期跟云殊抢宋静雪的人,不能滥交的。

林可默默地向后退了几步,眼神里闪过几分狡黠:“你这么想知道我的名字呀。以普遍性而论,像你这种随意搭讪的人是最危险的,我——不喜欢在这种事情上浪费时间。所以,借过。”

被林可撞了一下的风清钰满脸错愕,国子监里应该建一个药炉的,专门治治这种脑子有病的学生。要不然,学生的质量……岌岌可危呀!

在风清钰的眼皮子底下,摇晃着短尾巴的旺财憨憨地走着,它还朝风清钰吐了吐自己的气息,好像在说——你不准说我姐姐的坏话。

示威完,它刚走一步就摔跤了,但还是跟上了林可的步伐。

风清钰现在满脑子都是糊涂的——算了,要不然建个狗舍吧,我刚刚应该是被狗鄙视了吧?

国子监是在风清钰的父亲的资助下建立的,但国子监里的很多学生都不知道这件事,就连几个夫子都不知道,主要是怕给他们压力,用另类的眼光看待自己。

哎……做有钱人家的公子,真的很烦呀!

在等到了多多的正确指引后,林可还将食盒里的其它糕点分享给了国子监里的学生,混了个眼熟,还套问了一些关于云殊的事情。

“你问不讨喜的人干嘛……我对他没有什么好印象的。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世子而已,每天摆着一个臭架子,看他一眼,我都觉得……我都要倒霉三年的!”

“要是你喜欢云殊的话,我劝你趁早放弃。跟那种人交往,没有什么好下场的。他的弟弟妹妹都没有活下来,就是因为他克死了他们……”

林可的脸色渐渐变得有些难看,直接夺过两人手中的糕点,毫不客气地说:“你们吃糕点的时候也不长个心眼,不怕我毒死你们呀!你们的嘴这么叼,还是别吃了!”

被他们二人咬了一口的糕点被林可扔在地上,她使劲地踩了踩,非常潇洒地走了。

实际上,林可兴奋地问:“多多,我刚才帅不帅!”

“帅是挺帅的。但如果让他们知道你是云殊突然跑出来的姐姐,他们只会对云殊变本加厉的……”

“再怎么样,他们也不能诋毁云殊的。云殊根本就没有做过那样的事,为什么要遭受这些莫须有的指责。倒是他们,更应该清洗一下自己的脑子,既然读的是圣贤书,就不要跟阴沟里的老鼠一样,连心都是黑的……”

林可已经把原剧情吃透了,跟这些人当面对峙的时候,才是更加的难受。

偏执、冷血,只是云殊这么多年被逼出来的行事作风,他在原剧情里造成的杀戮,绝对不是可以用一星半点来解释的。但现在,仅仅是个开头,林可只能尽最大的努力把这个危害降到最低了。

这个院子的竹子长得茂盛,节节升高,似有拔地而起的趋势。可在屋舍的旁边,躲藏着一个眉目间三分忧愁,嘴巴微微张开的少女。

那便是对云殊关怀备至的宋静雪了。

宋静雪是京城里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宋丞相的千金,她与云殊的相识是在一次灯会上——灯火阑珊,有人冤枉了云殊是盗窃东西的小贼。

那时的云殊身边没有跟着家仆,对外也不喜欢说话,就任由别人往他身上泼脏水。

幸好宋静雪一番说辞下来,替他找寻了一些证据,洗脱了他的罪名,还给他买了一盏可爱的兔子灯,算是安慰他的。

云殊因此对宋静雪起了不一样的心思。

但国子监是不允许学生私底下干这种暧昧不已的事情的,云殊和宋静雪的关系只有他们身边的贴身下人知道。

现在,林可也知道了。

竹板抽打手心的声音从屋子里清晰的传出来,宋静雪的双手紧紧握住旁边的竹子,却不敢上前一步。

林可刻意在一旁多等了一会儿,谁叫云殊这家伙对自己的态度那么不好,受些委屈也是应该的。

可这么断断续续的声音持续了半炷香的时间,林可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这……怎么越听越假呀,难不成是演戏给谁看嘛。

周围除了自己就是宋静雪了,还能蹦出来一个忍者神龟嘛?林可漫不经心地吐槽到,在抬眼的一瞬间,还真在屋子前面那片茂密的竹林里看到了一个隐藏得很深的家伙。

那身装扮,就跟绿头蛇一样,绿的发光,但在竹林里毫不突兀。

“多多,再用一下那个办法,把这个监视的人给我赶走。起码不能让他知道我来过这里,要不然,他们查到了我的真实身份,在国子监里散布的话,云殊可能会因为我的关系更不高兴的……”

“嗯嗯……”宿主也不算很绝情嘛。

多多故技重施,石榴花的味道随着一阵清风袭来,藏在竹林里绿头人像是要孕吐一般,从竹子上后仰了下来,却还要仔细瞅瞅有没有人注意到自己。

最后,他只能拖着扭伤的脚腕,翻墙去了其他地方。

林可见状,毫不吝啬自己对多多的赞美之词,右手挎着食盒敲了敲门。

屋里的动静就在这一秒都没了,林可想都没想,猛地推开了房门,只听见了某些重物倒地的声音,还看到了满脸惊讶的云殊。

云殊的手掌心不红,没有被竹板敲过的痕迹,他跪坐在书桌前,面前的古书翻了好几页,妥妥的求知场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