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逶迤仙子不简单(11)

“而且这个地方会莫名其妙的限制我的法力,要是真的遇到危险的话,还需要你来救我呢。这么一想的话,你肯定是未来可期的!”

为了不让宇文修有过多的忧虑,林可故作轻松的说到,但她脖子上的手指印倒是让宇文修沉默了。

那一看就是个男子的手掌,宇文修将手藏在背后,他的手掌上还残留着林可脖子上的温度呢。

要不是自己还有理智尚存,估计自己刚才真的会杀了林可的。

进入亡魂聚集地之后,宇文修便发现萦绕在自己身边的黑气越来越多了,他本想跟林可说这件事的,但林可似乎看不到自己身上的黑气,一直在注意着前路的状况。

直到……神秘的声音再次响起。

“那个笑脸不是你和你师父能对付的,你可别质疑我……这里本就是千年的亡魂聚集之地,可比那些至高无上的仙法厉害多了……”

神秘声音笑了笑,继续说:“等会……你会亲手杀了你师父的。”

就跟神秘声音说的那样,宇文修做了……

可那时的他只觉得自己浑身充满了力量,甚至比林可还要厉害几倍。

为什么要屈服在别人的脚下呢,如果你有了控制自如的力量,去哪里都拦不住你的!

“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同意的。不过,你师父好像不怎么喜欢你变成掐她脖子的那个人……”

神秘声音再次提醒到,宇文修毫不客气地回了一句:“既然我都接受了你,只希望你不要太得寸进尺。我师父就是我师父,容不得你来质疑半分的!”

“好好好……我不乱说就是了。但我敢肯定,你一定会后悔的。”

处理好与神秘声音的事情,宇文修这才乖巧地回答:“我一定不会辜负师父的期望的。”

渐渐地,亡魂四散离去,开辟出一条通道来,林可手掌上的灵芝珊瑚有了感应,它一路牵着林可跑到了道路的终点,在那里只有一幅尘封已久的画。

林可轻轻弹去画上面的灰尘,展开画卷的瞬间,灵芝珊瑚又发生了变化。

灵芝珊瑚变成了画中人手上的法器,画面逐渐清洗,林可也在多多的科普中知道了画中人的真面目——颂月仙子。

颂月仙子是天琼山的第一任主人,传说在她掌管天琼山的时间里,天琼山汇聚了世间的万物,慢慢形成了灵气最充盈的地方。

但不久之后,这些在天琼山生活着的万物一下子不见了踪影,就连天帝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画中人突然活了过来,她睁开那双饱含沧桑的双眼,眉目含情,温柔地看着林可。

但在看到林可身边的宇文修时,她皱紧了眉头。

颂月仙子开口,那本是晴朗的天空突然出现了一轮残月,洒下的银辉全部落在了颂月仙子的身上,就像是在为她送行一样。

“不……不要在这里待着,它会吞噬掉一切跟天界有关的东西,快点逃,快点逃!”

说完模棱两可的话之后,颂月仙子的身影就消失了,连带着那幅画也被烧成了灰烬。

接触的越深,林可越觉得天琼山更加诡异。

灰烬随风飘走,在裸露的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宝箱,放在林可的手掌心都嫌小的宝箱。

宇文修身上的异常越来越明显了,他退后了几步,想着师父要是看到自己这番模样,肯定会十分嫌弃自己的。

毕竟……很丑陋的。

黑色的纹路爬上了宇文修的脸,他的胳膊上也是密密麻麻的纹路,在白色衣衫和黑色纹路的交接处,他就跟一个怪物一样。

怪不得……村里人都说自己是个天煞孤星之命呢,大概是因为自己……真的很不讨人喜欢吧。

林可的注意力全在小小的宝箱身上,她向宝箱注入自己的法力,宝箱全部吸收了,就是不打开。

不是吧,你给我吐出来……我给你点东西,你总要回报一下的吧!

无论林可使尽怎样的招数,宝箱就是不为所动,林可只好把宝箱揣在袖子里,去往下一个地方。

宇文修在一瞬间伪装好了自己,他在极力地掩饰自己的痛苦,笑着点点头。

本是日落之时,天琼山的东边却出现了西升东落的奇观,刺眼的阳光将东边的每一个角落都照得清清楚楚的,即使是蚂蚁掏的一个小洞,林可也能在远处看清。

第三张纸上面说,要在这里找到一封信,可这么大的地方找信……怕不是在开玩笑吧!

没有任何思路的林可将放在袖子里的宝箱拿了出来,小心翼翼地擦拭了宝箱三下,说着宇文修听不懂的咒语:“宝箱宝箱……快显灵,按我心意,快快显灵!”

林可前前后后重复了三四次,宇文修都夸要被逗哭了,他说:“师父,这个咒语听起来也太不靠谱了吧……而且咱要找的不是一封信,跟宝箱有什么关系呢?”

“也对呀……总不会找的是颂月仙子的情书吧,怪不得不那么轻易让我找到呢,怕我偷窥人家的秘密。”

哎……林可忍不住叹了一口气,都是仙子,何必防对方防得这么深呢。

就在这时,宝箱自动打开了,里面空空如也。

连一张无字的纸条都没有。

林可差点气得要把这个宝箱给扔了,费了这么大的劲,就是一个空壳,跟那些抽奖套路中的“谢谢惠顾”没什么两样。

“师父,你看这个宝箱……它好像变大了,变得更大了——”

宇文修的声音戛然而止,是因为他被宝箱一口吞了进去,只留下林可一个人对着宝箱的深渊大口。

深渊大口什么东西都没有,但林可莫名感到一种恐惧,她本能地向后退了几步,却被突然生长起来的藤蔓推着向前走。

宇文修隔着深渊大口的里的虚空镜看着林可,他想告诉师父自己很安全,可话到了嘴边,一个字都喊不出来。

藤蔓不惧怕林可的法力,反而在一步步地吸收林可的法力,林可察觉到了这件事,便收敛起了自身的法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