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逶迤仙子不简单(10)

多多忍不住笑了起来:“宿主,你还有这么温柔的时候,我都有点不习惯了……”

“只是不对你温柔而已。”

林可身上的清香萦绕在宇文修的鼻尖,他小心脏跳得特别快,他总觉得师父跟以前相比有很大的变化——好像特别关照自己。

宇文修站直身体,林可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痕全落在他的眼里,就连那一抹不起眼的白发也被他握在手心。

宇文修的心里忽然升起一股愧疚感,要不是自己被困在这里的原因,估计师父也不会受伤的。

“师父,我以后绝对不会犯这样的错误了。以后我要是再做出会让师父受伤的事情,那就让我天打雷劈,不得善终!”

宇文修举着手发着毒誓,他的眼神坚定,倒是把林可给逗笑了。

发毒誓也行,但是你黑化值能不能降一下呀!

因为保护罩消失的原因,无人之境对林可法力没有影响,法力在一步步的恢复,胳膊和腿上面的伤痕也都好了。

只是那一抹白发,依旧很显眼。

“好了……别说这么狠的话了。仙人受伤是常有的事情,如果我当个闲散仙子的话,估计也就见不到你了。其实……我还是很欣慰你能抵挡住那个神秘声音的诱惑的,毕竟增长法力这种事,对你们这种小弟子来说,就是禁果一样的存在。”

林可表面上很淡定,实际上她怕得要命,千万不要被那个家伙蛊惑呀!

我这个师父做得很心累的!

灵芝珊瑚就在不远处,它散发着如同血色一般的红光,而通往灵芝珊瑚的小道上多了一条长长的压痕,平坦的土地上冒出来跟蛇鳞一样的东西。

林可还在思考那是什么,灵芝珊瑚便自己飞到了林可的手中。

黏糊糊的液体爬上了林可的手背,它们就像有生命一样,在林可的手背上一张一弛。

“宇文,你过来碰一下这个灵芝珊瑚……”

林可说之前使劲甩了甩胳膊,灵芝珊瑚粘的更牢了。

宇文修的右手距离灵芝珊瑚还有三公分的距离,灵芝珊瑚嗅到了危险的气息,带着林可的左手没目的的跑着,直到距离宇文修有十几米远的距离。

嗯?这灵芝珊瑚还会认主的嘛,难不成……它讨厌宇文?

灵芝珊瑚在慢慢的变小,逐渐在林可的掌心凝结成一个小小的花纹。

宇文修追赶上来,猜测道:“师父,这个东西也太诡异了吧……它抗拒我的接触,不会是因为我法力低下,它嫌弃我的原因吧?”

林可的左手在疯狂的点头,似乎是在认可宇文修的观点。

林可只好赶紧把左手藏在身后,安慰着说:“宇文呀,灵芝珊瑚可能是脑子抽了,你不要把它的话放在心上。你以凡人的身份修炼到这种地步已经很厉害了,只是还缺少一些机遇而已……”

宇文修的内心还是挺脆弱的,林可生怕外界的事物对他影响太大,一不小心就继续黑化。

“嗯……”宇文修哪里不懂师父是在缓解尴尬,自己的实力自己最清楚,“师父说的对,我不能太过于在意他人的目光的。”

跋涉了一路,在晌午之前,林可和宇文修赶到了天琼山的南边。

与无人之境相比,它倒是显得更加的安静,安静的可怕。

亡魂的身影遍布在山头、山脚、半山腰,几乎每转变一个方向,都会有新的亡魂出现。

在寂静的氛围里,林可和宇文修都听到了亡魂们的低语声——不要,小心,再小心一点,千万不要被他抓到!

奇怪,天琼山明明是灵气汇聚的地方,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亡魂出现呢。林可刚看到第二张纸的时候,还以为上面是开玩笑呢,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数不清的亡魂以及琼英走时悲伤的表情,天琼山在这几百年间一定发生了什么……

置身地窖般的寒冷从林可的身后袭来,一张渗人的笑脸在林可的耳边“乐呵呵”的笑着。

林可猛地回头,笑脸不见了,它落在了宇文修的肩膀上,歪着脑袋,伸出的长长的舌头就要舔到宇文修的脸颊了。

林可来不及思索,右手伸到宇文修的耳边,着实吓到了他。

可笑脸并没没有被抓到,反而消失得无影无踪。

“师父,你刚刚在做什么呀?”

宇文修满脸不解,他的脸颊上还残留着那个笑脸的唾液,可他就跟感知不到一样,伸出手抚摸着林可的脸蛋。

“师父,你刚刚是不是在找这个东西呀……”

冰冰凉凉的触感拉扯着林可的神经,她的脖子刺痛了一下。

紧接着,宇文修的手移到了林可的脖子上,他用力地握着,五个指头上都施展着力气,掐得林可几乎快要窒息了。

笑脸又站在宇文修的肩膀上,“桀桀桀”的笑着,嘴角都快要咧到后脑勺去了,眼睛也眯成了一条缝隙。

“他们不是都说了,让你们小心一点嘛,你们呀……怎么这么不长心呢!”

笑脸笑嘻嘻地说着,可下一秒,他笑不出来了,从它大大的嘴巴里穿出了一个闪着金光的长剑,耀眼的光芒让林可不得不闭上眼睛。

林可落到了宇文修的怀里,她的胸脯上下起伏着,她的双手紧紧地摸着自己的脖子。

那种窒息的触感让林可感受到了一瞬间的死亡,是关于这具身体的死亡。

刚刚,她使用不了一丝法力,要不然也不会这么狼狈的。

宇文修的脸在林可的眼前逐渐放大,林可心有余悸,刚想出手,却被宇文修及时喊住了:“师父,是我!”

是……是真的宇文修,不是刚才那个冒牌货!

林可这才松了一口气,她慢慢地坐起来,靠在一旁的石头上。

回想起那个“宇文修”冷漠到极致的眼神,林可有了一丝的犹豫。

如果宇文修真的成为了魔族的一员,是不是也会那样毫不犹豫的杀掉自己。

那样的人,怎么会给自己一丝谈判的机会呢!

“哦……是你呀,我刚才出现了幻觉,看到你掐着我的脖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