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逶迤仙子不简单(7)

天琼山。

琼英是逶迤仙子几百年前过命的好友,但逶迤仙子因为劝阻琼英不要跟厄兽在一起,就此被琼英记恨上了。

她以为逶迤仙子是喜欢厄兽,想借此来挑拨两人之间的关系的。

没想到,厄兽最后骗去了琼英很多的宝物,还将她一些私密的事情在天界大肆宣传。

从此,琼英再也不踏进天界一步,天帝因为厄兽的存在下令禁止任何仙子独自前往天琼山。

天琼山外围有一层屏障,林可大老远就看见了,可宇文修不行,他御剑飞行直接撞了上去,只听得见嘭的一声,剑没了,人也直愣愣地掉下去。

林可纵身一跃,抱住了宇文修。

承意剑承载着二人的重量,稳稳地停在了屏障的前方。

林可的下颌角在宇文修的角度看来特别明显,微微蠕动的喉结,忽闪忽闪的眼睫毛以及飘逸在耳边的秀发……

那一刻,宇文修才觉得眼前的师父是真正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他在林可看向自己的前一秒低下了头,脸颊染上了红晕。

“宇文修,你不下来嘛?还非得让师父请你嘛?”

林可抱着宇文修可是费尽了全身的力气的,要是自己是一个弱女子的话,早就带着宇文修摔了一个狗啃泥,连一点面子都没了。

“啊……”宇文修慌乱地站直身子,他的脸上全是尴尬之意,说话也是结结巴巴的,“师……师父,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都怪我学艺不精,连累了师父。”

“没事……师父不是要怪你,而是想提醒你,做什么事都要机灵一些。有困难的话,可以向师父求助的,师父一定会竭尽全力帮你的……”

多多捂着嘴笑道:“宿主,你说这话,你自己信嘛?”

“信不信,在于宇文修。逶迤仙子那么厉害,还怕保不了他。对了,我是不是要给宇文修找些蜕换筋骨的丹药,助他脱胎换骨,要不然,他遁入魔道之后……岂不是养虎为患?”

多多只是点了点头。

屏障是琼英为了反省自己的行为专门设置的,她正盘踞在花蕊庭的中央休养生息,布满密密麻麻的花纹蛇尾从庭里伸到了水池里。

“有人来了……”

琼英睁开眼睛,露出尖细的紫色瞳孔,她用尾巴轻轻勾起放在桌子上的紫色砂壶,对准自己的嘴巴倒了下去。

在屏障面前等待了几分钟,琼英扭着自己的身躯过来了。

她与之前相比,更加肆意妄为了。

琼英是山间的一条大蟒蛇,体型巨大,在人间的时候仅仅是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就把凡人吓个半死,在天帝的聚会上,她喝多了太尽兴,一不小心露出了尾巴,差点把在她身边的仙子给吓晕过去。

逶迤仙子不怕这些,因此成了琼英的至交。

宇文修见状,被吓退了好几步,差点就要从山崖边上掉下去了,幸好林可用法术将他拉了回来。

“师父,这是什么呀?不会是跟蛟龙一样的东西吧……”

琼英听到这话不乐意了,什么叫跟蛟龙一样的东西,自己这么高贵,可比那藏在暗无天日的蛟龙的身份尊贵许多。

琼英的胳膊穿过屏障,拽住宇文修的衣领子直接拽了过来,生气地说:“臭小子,看清楚了,姑奶奶我漂亮得很,比那些整日里不洗澡的臭蛟龙好多了,你要是再敢把我和它们牵扯到一起,小心我让你在这做几百年的苦力!”

琼英凶巴巴的,就像个长不大的小孩子一样。

宇文修缩着脖子,一句反驳的话也不敢说。

“阿英,这是我的弟子——宇文修。他是个凡人,从没见过像你这样露出原身的仙人,你这个样子,不是还吓坏过其他仙子嘛?”

林可捂着嘴偷笑,只是觉得眼圈的一幕有些好笑。

屏障已经散开,琼英松了手,用一种审视的目光打量着宇文修,问:“凡人,肉质应该比那些藏在阴暗地底下的老鼠要好很多。你叫什么名字呀,等你什么时候想不开不想活下去了,可以来找我,我会帮你解决烦恼的!”

琼英的尾巴摇晃着,密密麻麻的花纹慌得宇文修的眼睛疼,刚刚与琼英手掌接触过的脖子,染上了她的气息,宇文修只觉得脊背发凉。

即使是死,自己也不要死在蛇的手里。

触感真的太恐怖了。

“师父……”宇文修麻溜地跑到了林可的身后,他个子很高,林可根本挡不住他,“这……这仙人也太可怕了吧,我觉得我下一秒就会被她吃了。”

“吃人是会吃的。不过……她肯定不会吃你的。阿英近几百年天天吃素,她那是吓唬你的,你越害怕,她越喜欢吓唬你!”

虽然逶迤仙子几百年没跟琼英见面了,但多多消息灵通呀,该说的,不该说的,林可通通都知道。

琼英孤寂了几百年,她一直以为没人记得自己呢,听到林可对自己的近况描述,她一下子红了鼻子。

“可可呀!你终于肯来见我了,你知不知道……这几百年的时间我很想你。都怪我当初被厄兽蒙蔽了双眼,我现在已经把厄兽给赶出去了,我再也不会误会你了!”

琼英一把扑在了林可的身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就差没黏在林可身上了。

长尾巴变回了双腿,白皙的脚丫子在地面上踩出一个个脚印子,林可倒是招架不住琼英的热情,抱了几秒钟便松开了。

“其实……我是奉天帝的命令而来的,天帝让我来取镇山之宝。”琼英的脸色立马变了,她光着脚向后退了几步,神色凝重。

哎,又是叙旧情的时刻,林可真的头疼。

“我知道你不愿意听这种话的,但你我立场不同。如果不是天帝的命令,估计……我是再也不会踏入这里的。”

林可不喜欢深交,在任务世界太动情的话,只会阻碍自己的任务进度。

逶迤仙子也只是想避免自己惨死的命运,对于前尘往事没有任何的奢望。

宇文修的心思沉了下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