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逶迤仙子不简单(5)

琮济平躺在草地上,面色祥和,林可觉得跟回光返照的样子一样,但无论怎样,琮济肯定不会因为这种小事死的。

他可是天界太子。

“你们把他抬出来的时候,他就这样了嘛,还是说……你们把他放在这里躺了一会,才这样了?”

弟子们支支吾吾的,一个会说话的都没有。

原剧情里,可没有这一段的。

反而因为逶迤仙子的嘘寒问暖,琮济在山洞里多待的那几天,还长胖了呢。

真是离谱!

谁会对琮济下手呢,林可看着站在周围的弟子们,最终把目光落在了云翼身上。

这几天,矛盾最多的就是云翼跟琮济,他们俩不是在掐架的路上,就是在对骂的途中,偏偏逶迤仙子的眼里只有琮济,倒是忽略了很多细节。

林可蹲下查看了一下云翼的状况,中毒不浅,不在仙法的治疗范围之内,那就只能等待有缘人来救助他了。

那就是世界女主——文芊芊。

文芊芊被誉为小神医,世间各种疑难杂症,凡是经过她手的,都能妙手回春。

实际上,她本是天界的一株仙草,因为僭越了天规,被天帝惩罚,要经历世间的一些疾苦,才能恢复原来的身份的。

林可眼瞅着到晌午了,影子也慢慢转变了方向。

“走吧,让他一个人在这里躺着吧。为师还要带你们去其他历练……这些事,不在咱们的管辖范围之内。”

林可的态度出乎云翼的意料,师父不是很关心琮济嘛,怎么都不管的,连多看一眼都不愿意。

他原本给林可说实话呢,这样看,就不用了呢。

为了再三确定,云翼试探性地问了一句:“师父,您确定嘛?”

“当然了。难不成……你觉得这其中有什么猫腻嘛,还是你觉得琮济这个凡人给咱们添的麻烦还不够多。要不是因为他的存在,也不至于在山洞里待这么久……如果没有天规的存在,或许你们还看不到我这个如此善良的师父呢。”

林可神秘地笑了一下,琮济只觉得眼前的师父好像有点不一样了。

逶迤仙子的本性其实一点都不善良的。

她本身是生在莲池底部的金鱼,因为常年被头顶密集的荷叶挡住了太阳,她便记恨上了荷叶。

到半夜的时候,就用自己的嘴去啃食荷叶的根茎。

荷叶也是有灵性的,向莲池的主人说逶迤仙子的话。

不久之后,逶迤仙子便从一个小小的金鱼变成了如今亭亭玉立的逶迤仙子。

她也收起了那些小性子,尽量成为一个人见人爱的小仙子。

要是逶迤仙子变回本性的话,估计琮济在洞里的时候早就被咬了好几回了。

……

一个时辰之后,前来山上采药的文芊芊来到了龙山附近。

她在山那头采药的时候,突然听到了几声沉闷的声音,这才提着篮子过来了。

“奇怪,这个山洞怎么塌了呢?我记得我上次来的时候还好好的呢?”

文芊芊将篮子放在了一棵树下,她向远处望去,一眼就看到了琮济的身影。

不得不说,被杂草都快包围完的琮济……在女主的眼里是最显眼的。

“这是……男的,活的,还有颜值的——”

文芊芊低头看着躺在地上的琮济,评头论足了一番。

因为文芊芊常年用活人“做实验”的原因,她基本上对捡到尸体这种事比较感兴趣。

活人的话,还没死人好使呢。

文芊芊上下其手摸了摸琮济的上半身,手感不错,又拍了拍他的脸蛋,很有弹性。

不过……他好像中毒了。

算了,既然有缘相识,那就救他一回吧。

这种毒伤对文芊芊来说小菜一碟,她从随身携带的背包里拿出来一个黑色的药丸,生硬地掰开琮济的嘴,喂了下去。

文芊芊还给他灌了一小瓶的水,怕他呛死。

做完一系列的事情之后,文芊芊擦了擦自己的手,蹙着眉看了琮济好几眼。

我要不要把他带回家呀!可如果我把他带回去的话,他向我感恩的话,那岂不是要以身相许,可我现在也不想成亲的……

我如果茫然把他带回家的话,村头的那几个婆婆,不知道又要说什么呢?

算了,还是把他留在这里吧。

文芊芊大口地喝了几口水,对着还在昏迷中的琮济说了好几句掏心窝子的话,便站了起来。

但琮济的手就像是按了雷达一样,准确无误地拽住了文芊芊的裤脚,拽得可紧了。

文芊芊用力地地踹了一脚,她最讨厌这种纠缠不休的男人了,没有一点情趣的。

但琮济就跟个狗皮膏药一样,脸上多了一个脚印子还是没松手。

他的嘴唇动着,低声说着一些话。

文芊芊见状,凑了过去。

“天……天,金……金丹,魔……魔尊……”

什么东西呀!

文芊芊听得糊里糊涂的,她猛地一起身,脸颊不小心蹭到了琮济的嘴唇。

下一秒,文芊芊的耳朵唰的一声红了。

啊啊啊!

我……我这是被人偷亲了嘛,我要不要做些什么呀,比如回应回去。可是他还在昏迷当中,这么做是不是有些不厚道呀!

就在文芊芊还在自我纠结之时,毒药的药性渐渐消退了,琮济迷迷瞪瞪地睁开了眼睛。

他的脑袋昏昏沉沉的,脸还有些疼,好像被谁踹了一脚呢。

琮济直起身子,一脸疑惑地看着身旁娇羞的文芊芊,说:“姑娘,姑娘……你有没有见过一个一身白衣的女子呀,她旁边还跟着一大群弟子呢……”

文芊芊脸上的笑容顿时僵硬了。

呵……本以为是个良人呢,没想到是个心胸宽广的呀!

“没有。我刚到这里,只看到你一个人躺在这里……原本以为是个聪明的,没想到也是一个不省心的家伙!”

文芊芊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看着琮济,语气里尽是不屑。

要是早知道对方是这种人,她说什么都不救的。

原来早就走了呀!

琮济的心里闪过一丝落寞,不是对自己热情似火嘛,怎么就这么走了,连一个信物都不留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