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侯府世子很傲娇(8)

“你说刚刚那个呀……那是我专门给旺财做的。要是世子知道我还没有把他看得比旺财重要,他肯定又会生气的。为了家和万事兴,总得多做一些努力的。”

这些话,林可说的时候多少有点不自信的。

水碧捂着嘴在偷笑,让车夫在飘香酒楼的门前停下。

林可被水碧搀扶着下了马车,旺财也跟着蹦蹦跳跳了下来。

不过,旺财可一点都不乖,它吃饱了便撒开腿在大街上疯狂的奔跑。林可扶额,对着水碧说:“你先去挑几样好菜吧,我去找找旺财。这小家伙,真不让人省心!”

有多多的存在,林可就轻松了很多,她问:“多多,旺财现在在哪?”

“宿主,我是监督你完成任务的,不是陪你玩找猫猫狗狗的游戏的,你要认清自己的地位。”

“哦……旺财那么可爱,你就不怕它被附近的狗肉馆的人给拐走了。要是旺财没了,我估计云殊想杀了我的心都有了。”

沉默了一会的多多妥协道:“向前走一百米远的地方,有一个狗肉馆……不,有一个卖珠宝的铺子,旺财就在那待着呢。”

这家珠宝铺子在京城里开了十几年,什么流行的样式都有,林可刚进去的时候就被人家小姑娘热情招待。

大概是看林可穿得比较华贵,好割韭菜。林可还没等小姑娘说话,就开口了:“我……只是来找我的狗的,你们别这么热情,让我有一种我真的很有钱的错觉。”

小姑娘名叫纪芳,对于林可的说辞没有恼怒,反而指着一条在珠钗面前不停跳着的小狗说:“客人,这……不会就是你的狗吧,看起来不太聪明的样子。”

旺财的身上沾了一些黑色的东西,肯定是刚刚跑到其他地方去惹事了。

有些心累的林可不情不愿地抱起了旺财,捏住它的脸说:“你要是再这么调皮,姐姐就把你关到小黑屋里,不让你吃饭了……”

很明显,旺财不怕林可的威胁,还伸出小短腿扒拉着旁边架子上的珠钗,嘴里哼唧唧的,不肯走。

林可表示:世上不是只有乌鸦或者其他鸟类喜欢亮闪闪的东西,难不成……这只狗不是狗?

身无分文的林可想起来钱袋子放在了水碧那里,好声好气地对旺财说:“旺财,你乖一点,姐姐以后给你买,好不好?”

可旺财就像是吃了炸药一样,林可稍微挪动一小步,就叫得很激烈,它身上的黑色也都染到了林可身上。

“把我的手镯和那位夫人想要的珠钗一并包起来吧,钱由我来付。”

一个听起来带点痞笑的声音在林可的身后响起,被牛皮手套包裹的右手伸到了纪芳的面前,钱袋子里面是一些碎银子。

天哪……我的桃花运不会来了吧?

林可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想要回头看的时候,却被纪芳拦住了。

“客人,您看看需要什么样的珠钗,我好帮您和这位公子算一下?”

既然是旺财执意留在这里的,林可便把旺财抱到了架子的正前方,看它喜欢哪个,拿哪个就好了。

旺财选的是一只雕刻了海棠花瓣的珠钗,整体看来十分精致,林可把珠钗放到旺财头上的时候,它还兴奋的叫了起来。

不过,等到林可回过头去找那个公子身影的时候,扑了个空。

“我去,幸好我跑得快,要不然就要被旺财认出来了……”

连钱袋子都没来得及收回的听云躲到了一个胡同里。

他今天本来是想买一些姑娘喜欢的饰品,看能不能在大街上找个合眼缘的。世子做事一般喜欢讲究真凭实据,如果不写个让他信服的报告,估计世子转眼就会在京城的告示牌上贴上为自己量身定制的征婚启事了,那就太丢脸了。

不过,那个抱着旺财的女人,怎么那么像大小姐呀?可小姐不应该在府里招待那些难缠的亲戚嘛……还是把这件事情跟世子说一声吧。

此时的国子监正值换班时间,林可因为衣服上的黑色污渍,就在轿子上换了云殊留着备用的国子监的衣服,意外的合身。

她便提着食盒大摇大摆走了进去,即使路过的学子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林可,但也没怀疑什么。

在水碧担心之际,她没注意到旺财也偷偷溜了进去。

“风兄,话说你对今年的雏花比试有把握嘛,有没有胜得过云殊的底气?”

“当然有了。”风清钰把玩着手中的竹林画折扇,眼里尽是对云殊的不屑。

他跟云殊同为弥途夫子的学生,明明自己付出的努力更多,可弥途夫子的眼里似乎只有云殊一个学生似的。云殊旷了几天的课,弥途夫子便忍不住单独给他开小灶。

虽然风清钰表面上看起来不怎么在意,但他私底下已经掌握了很多关于云殊的黑料了,一个连自己性情都不好把握的人,是不配站在令所有人羡慕的地方的。

等待云殊的,只有无情无尽的深渊而已。

“大……大小狗不许入内。为什么呀,旺财那么可爱,冷的时候还能给我暖脚,这个写标语的人也太没眼力见了吧。”

林可有些后悔来的时候没问清楚水碧国子监的路线了,在这个看起来雅致的院子周围转了好几圈,她的目光全被木牌上的标语吸引了。

“宿主,你不能强求别人跟你一样喜欢狗的。就像云殊……他现在的黑化值还是七十,对你的恨意又多增加了十分。我这里有一份几百万的保险,只要你签下,再怎么作死也是可以的。”

多多很熟练地介绍这份业务,虽然没对任何一届宿主成功过,但他相信……总有一天,自己能成为保险受益人的。

对于多多的劝解,林可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反倒拿起在桌子上放的毛笔,将木牌上的“狗”字改成了夫子。

原剧情里说过,云殊对教导自己的夫子没有任何的好感,还总是处处遭受虐待,那他……应该百分之百讨厌夫子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