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逶迤仙子不简单(4)

琮济看了过去,对着牌子上的字还读了读,以一种怪异的眼神看着林可,说:“林姑娘,这些都是你弄得吗?”

“自然。这些符咒又不是正统门派贴在这里的,除了会限制……某些法力的提升,没有丝毫的用处。此时不撕,更待何时呢!”

“还是说,这些符咒对你而言有隐藏用处呢?”

林可的指尖冒出了一些细小的火苗,落在符咒上,刺啦一声,符咒化为了灰烬。

窜动着的火苗在琮济的眼眸里跳动着,就像附上了一层咒语一样。

这让琮济更加坚定了探寻林可身上秘密的信念。

世间修行之人极少,像林可这么厉害的不应该没名没姓呀,除非是隐藏得太好了。

突然,位于东北角的宇文修传来一阵惊呼声,石壁破开的声音震耳欲聋,蛟龙……苏醒了。

宇文修被此等威力弹到了十几米远的地方,他的身体重重地撞在石柱上,吐出一口鲜血,就像是一个任人摆布的布娃娃一样,奄奄一息地躺在地上。

蛟龙的体格跟洞口一样大,黑黝黝的肤色,长满青苔的翅膀以及几千年都没有经过清洁的口腔,吐出一口龙息,差点把云翼等人给熏倒。

“多多,蛟龙这么邋遢,它的内丹会不会跟它的外表一样……让我下不去手呀!”

“宿主,你还是多关心一下宇文修吧。蛟龙出来的位置刚好是他镇守的地方,他现在实力不行,与蛟龙对上完全是鸡蛋碰石头!”

“怎么会呢?我明明把他安排到了最安全的地方——他身体的特性,会吸引蛟龙过去的……”

宇文修原本是无事的,但他不敢违抗云翼的命令,,只能硬着头皮站在那里。

蛟龙沉睡了几千年,出来后肯定是要大开杀戒的。

它还嗅到了熟悉的味道——魔尊的力量。

琮济来龙山修炼时,只是听村里的老人说,这里居住着一条大蛇,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大。

他望着盘踞在洞穴上方越来越大的蛟龙,更加兴奋了——内丹,飞升!

蛟龙每移动一步,它身上的灰尘就跟细密的雨滴一样唰唰地落下来,藏在暗处的云翼等人落了一身的灰。

见琮济眼巴巴地看着,林可多问了几句:“那可是蛟龙,你都不害怕嘛?”

“我自然是怕的。但是要把蛟龙放出去的话,它只会为祸像我一样的百姓。林姑娘要是怕的话,可以躲在我身后的——”

“话真多!”林可一个手刀对准琮济的脖子,“本来是想让你舒服一点睡的,没想到……还挺为别人着想的。”

林可的仙法是不能让身为凡人的琮济看到的,干脆让他睡一觉就好了。

就在蛟龙逼近到宇文修面前的时候,一道白绫飞来,牵制住了蛟龙的脖子,在脖子上面缠绕了好几圈。

林可稍一用力,蛟龙的身体轰然倒地。

开启的保护罩替宇文修挡住了身前由于蛟龙而来的尘土和法力波及。

蛟龙死了,出场也就几分钟的时间。

云翼等人见状,忍不住为林可叫好:“师父好棒!师父好厉害……师父是天界最厉害的仙子!”

林可越听越怪——这群弟子真的是来历练的嘛,确定不是来给逶迤仙子加油打气以及添乱的。

慢慢地,蛟龙的身体碎成无数的碎片,一点一点地消失在半空中。

片刻之后,内丹在空中漂浮着,散发着金灿灿的光芒。

林可飞身一跃,金丹便进了她的百宝袋中。

不过,蛟龙之事并未告落,山洞镇压着蛟龙,蛟龙死了,山洞也开始倒塌了。

“宇文修,走!”

林可猛地拽住宇文修的袖子,就像抓小鸡一样拎着他的领子出去了。

云翼虽然不情不愿的,但他还是在林可的嘱托下扶起了琮济的身体,把他背了出去。

山洞俨然成为一片废墟,上面郁郁葱葱的树木被蛟龙榨干了养分,山洞周围的地面的草木皆死,只剩下了一个空壳。

宇文修靠在一棵大树上,他的面色苍白,完全不像一个好人,反倒像被吸食走了精力一样。

林可见情况不妙,为他把脉……什么结果也没得出来。

“多多,宇文修这是什么情况?不会是受到蛟龙的影响了吧……”

“大概是因为……蛟龙是从魔族的地方逃出来的,他们两个的气息相同,有所影响。但是,宿主你不能直接把蛟龙的金丹给宇文修的,他现在的身体太弱,接受不了金丹所携带的法力的。宿主最起码要等到宇文修的行为提升一个阶段的……”

“行吧……”林可只好感慨宇文修真是个可怜的娃,命运如此坎坷!

宇文修的脑海里闪过许多以前的画面,他的眼前越来越混乱,就好像有个人一直在蛊惑他一样。

温暖的右手覆盖上了宇文修的眼睛,林可的法力源源不断的注入到宇文修的身体。

等到他彻底吸收之后,林可才移开自己的右手。

只不过,林可刚一起身,眼前便天昏地暗的,差点栽倒在地上,幸好云翼赶过来及时扶住她的身体,才没有摔个狗啃泥。

“奇怪,我这是怎么了?按道理来讲,逶迤仙子的身体可没有这么虚弱的……”

林可心存疑惑,多多不慌不忙地说:“宇文修是魔族体质,跟正常的仙人是不能相比的。宿主以后要是再做这种事的话,最好还是量力而行……”

云翼见林可这种状况,沉默了几秒钟,他现在有些后悔自己指示宇文修做的那些事了,要是连累了师父的话,自己会自责不已的。

“师父……我,我要跟你说一件事,是关于琮济的事。琮济……他好像中毒了,现在一直昏迷不醒,我和其他师兄弟用了自己的办法,但都没有什么用。所以……只能来请教师父了。”

云翼说话时的眼神怯怯的,他绞着自己的衣角,就像一个小媳妇似的。

这……真是一群给自己找事的弟子。

林可撇了撇嘴角,勉为其难地过去了。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