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逶迤仙子不简单(3)

弟子们听到这话,也都凑了上来,眼睛全都看着地面上的狗子阵法。

不绝于耳的笑声萦绕在耳边,林可站在弟子中间有些尴尬——我画的有那么好笑嘛?没吧?

“宿主,请把没吧两个字给去掉,你自己觉得呢!”

林可的画工不怎么好,她也是依照记忆中旺财的形象描绘的,不能说很丑,只能说非常丑。

不过,在一旁远远站着的宇文修并没有笑,他倒以一种非常严肃的神色看着一切。

“闭嘴!你们是师父还是我是师父呀!既然你们都这么有本事的话,不如我这个位置让出来,你们自己来当……看你们笑得这么开心,应该很有把握吧!”

顿时,鸦雀无声。

“不不不,师父,我和其他师兄弟只是有感而发。您……其实画得很好的……”

云翼实在是拉不下脸说这句谎话的,再说下去的话,可是会天打雷劈的。

琮济津津有味看着这场由林可“自导自演”的好戏,不错,比前几日的形象更加活灵活现了。

但还是不能达到让我特别喜欢的地步。

“林姑娘,看在你小小年纪就能当这么多人师父的面子上,我可以不跟你计较的。但是你徒弟真是行为有失,连端一碗饭这种小事都做不好,估计以后也成不了大器的。”

“收徒呀,在精不在多,希望林姑娘以后能擦亮自己的双眼!”

言罢,琮济的肚子咕噜咕噜叫了起来,他的耳根子微微红了。

但他就这么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到了云翼的身边,拿起他手里端着的白粥,一口给干了。

对,就是这么直接干脆地给干了,一点都不拖泥带水。

品尝完之后,琮济还不忘说几句:“其实林姑娘这个徒弟的手艺还是不错的,以后当个厨子比修炼更靠谱。”

呃……怎么没人跟我说,这世界男主是个二傻子呢。

太憨了,有点下不去手。

林可把目光投向了多多,幽怨的眼神让多多脊背发凉。

由于上次事情的教训,多多现在基本以飘浮灵的形态出现在林可的周围。

琮济的手搭在云翼的肩膀上,还把碗还给了他。

他用一种不屑的眼神看着云翼,就好像断定了云翼此生的道路一样。

“琮济,你我只是萍水相逢而已,我的徒弟轮不到别人评头论足的。他即使很差,也比你强。很可惜……云翼并不差,只是被这小小的山洞束缚了原本的力量而已。明日,我会给你一个新的惊喜的!”

林可一把握住了琮济的手腕,从云翼的胳膊上扯了下来。

逶迤仙子爱好一身白衣,但此时的仙袂飘飘为林可增添了几分气场,震慑得琮济向后退了好几步。

琮济的眼里闪过一丝震惊,他好像感受到了一丝不属于这个地方的法力。

逶迤仙子为了能平易近人,特意收敛了一些,但林可不小心释放过多了,她也不太懂怎么收回,看起来像个半仙。

前后落差过大,琮济总觉得有一丝丝失落,明明前几日还是林可亲自为自己端茶送水,怎么今天就翻脸不认人了。

莫非是掌握了欲擒故纵的那一套?

如此……好像也差不多。

琮济的心里有数,对上林可审视的眼神,他笑了笑:“林姑娘是有资格跟我说这些话的,但是没实力的人还要躲在别人的身后畏畏缩缩的,我只当他是在休养生息罢了!”

琮济针对的是云翼。

通过这几天的观察,他发现云翼性子易怒,只要稍微说几句不合时宜的话,他便会冲动上头,不顾大局。

琮济早就看出来林可等人身价不菲,说不定能从他们身上收获一些奇珍异宝呢。

云翼默默攥紧了拳头,他的眼神如同锐利的鹰眼一样,恨不得能从琮济的身上挖一块肉。

林可利用传音符对云翼说——这也是历练的一环,你太冲动了,就这么被凡人激怒几句,难不成你想跟他们动手嘛?

你想过动手的后果嘛,雷击是不会少的。

天界的仙人如果贸然对凡人动手的话,是会遭遇雷击的。这也是天帝为了限制某些不嫌事大的仙人立下的规矩。

云翼心中的怒气渐渐消灭了,但他心里仍过意不去,把目标转换到了宇文修身上。

众人四散而去,林可在根据原剧情的发展在推算蛟龙的位置。

龙山里住着一条蛟龙,传说是千年前的祸害,被封印在了这里。

但蛟龙的内丹可是个好东西,对于凡人和仙人的修为都大有长进的。

林可打算把蛟龙给开膛破肚了,正好博取一下宇文修的好感度。

即使宇文修刚才那样对自己说话,黑化值可是一点都没降,这小孩……防备很深。

宇文修的眼里闪过一丝羡慕,要是自己也能这么正大光明的跟云翼对上就好了,是不是就不用再受他的欺负了。

“喂!宇文修,你给我过来!”

云翼的声音传到了宇文修的耳朵里,带着一丝丝的不耐烦。

宇文修咽了咽口水,他在心里祈祷——千万不要找我的麻烦,我真的什么都没做呀!

“嗯……云师兄,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嘛。你之前吩咐我做的那些事,我都做完了。而且我都检查了几遍,肯定没问题的。”

“我当然知道,你的能力很强。但是你是一介凡人,再怎么与我们这些仙人相比,还是差了半截的。可就因为你是凡人,有些事你来做才刚好……刚好不会遭受雷击……”

云翼步步紧逼,宇文修节节后退,直接退到了墙角处。

……

翌日。

随着符咒从石壁上掉落下来的声音,琮济才醒过来。

按理说,他不应该睡这么死的,有一点的风吹草动,就会被吵醒的。

他看着地面上散落的符咒,眼睛一下子瞪大了,怎么会这样呢,到底是谁这么肆意妄为。

林可看着被清理得干干净净的墙壁,顿时有种清洁工的成就感。

她还在旁边树立了一个牌子——禁止在石壁上随意张贴东西,保护环境,人人有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