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逶迤仙子不简单(2)

宇文修刚接过热气腾腾的白粥,心里猛的一惊,吓得白粥都端不稳了。

“不……不,师父,云师兄那么忙,我的实力怎么敢叨扰他呢。师父,我还是自己一个人住比较好……”

宇文修看向云翼所在的地方,眼神怯怯的,他对云翼的恐惧从刚进入天界的时候就存在了。

刚到天界的时候,宇文修对一切都是新奇的模样,庭院前的桃花树、潺潺自流的溪水以及那些会说人话的鸟兽虫鱼,在逶迤仙子的带领下看了个遍。

因此,招来了云翼对他的嫉妒。

漫云庭是逶迤仙子的住处,本是交给那些小仙娥来打扫的,可云翼偏偏吩咐宇文修每日要在天不亮之前打扫干净,如果出了一点差错的话,就罚宇文修一日不许吃饭。

漫云庭一日三餐都是由云翼管着的,逶迤仙子向来早出晚归,如果没有人告诉她的话,她是什么都不知道的。

宇文修骨子里形成了对云翼的恐惧,他默默地低下头,一口一口喝着白粥。

“宇文修,我是你的师父,是把你带到天界来的逶迤仙子,你的一生我都是要负责的。如果你真的有什么难言之隐的话,就跟师父说说,我虽然暂时解决不了,但不代表我日后解决不了……”

宇文修一下子被逗笑了师父往常不都是不苟言笑的模样,怎么今日开起玩笑来了呢。

因为他知道,师父对自己的态度是怎样的。

“没……没有。不过,我想问师父一个问题,咱什么时候能从龙山出去呢……您说要带我们来凡间历练,也不能一直因为琮济的原因,在这里耗着吧!”

前期的宇文修一直有颗求学问道之心,并无男女之事的想法,就算到了被人拿刀架在脖子上的情景,他担心的也只是自己的修为能不能一个打俩。

原剧情里,逶迤仙子虽然是一副高岭之花的姿态,但她撇不开面子讨好的琮济的模样被众弟子看在眼里,一个个都心知肚明的。

因此,在龙山耽搁的时间足足有半月。

不过,现在的林可可不想在这里多耽搁一会儿,成天吃的都是粗茶淡饭,时不时还有一些虫蚁从地里钻出来,最要命的是,温差太大,就跟琮济对自己的态度一样,忽冷忽热。

“当然不会在这里耗着了,今天太晚了,还是先好好休息吧。明天……我就把那些贴在墙壁上的符咒给弄下来。先不说在墙上雅不雅观吧,就那鬼画符的模样,对我的眼睛造成了二次污染呢。”

符咒有镇压之力,对于修行之人来说既是大忌也是大吉。

但它对于从琮济的增益效果更多,实际上是在偷偷吸走林可等人的法力。

在原剧情的最后,逶迤仙子才知道了这一点。

林可的表情非常嫌弃,她的胳膊搭在宇文修的肩膀上,拍肩膀的同时,在宇文修的背上贴上了一个纸条,下一秒便融了进去。

这是抵抗那些符咒的东西,林可刚刚跟篝火对视的时候制作了一些。

她打算给那些乖乖的弟子用上,宇文修是第一个。

“二次污染,那是什么?”宇文修顿时有些摸不着头脑,他把碗底舔的干干净净的,嘴角还附带了一些米粒呢。

“就是一些对我有影响的东西。”林可看他喝完了,又说,“好喝嘛……你以前在人间的时候有没有喝过同样的东西,还是说……只有我对你这么好呢?”

宇文修在人间的时候生活孤苦,天煞孤星之命,哪里会有朋友呢。

“师父……是我见过对我最好的人了。白粥,也是我喝过最甜的了……我会一直待在师父的身边好好修行的,我以后一定要成长为能保护师父的人!”

嗯,真是个乖徒弟!

林可还没安心一会呢,云翼那边倒是出了问题。

他把白粥端给琮济的时候,不小心踩到了边缘的阵法,害得琮济当众吐出了一口鲜血,修炼的事情也就半途而废了。

恢复了一些气力的琮济擦干了嘴角的鲜血,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云翼,就怕没把他给吃了。

“你……你要干什么!”

云翼有些害怕,按理说,他不应该害怕凡人的,可双腿总是不自觉地颤抖,向后退了好几步。

直到林可扶住了他的脊背,他心里的恐惧才消失。

“师……师父?”

云翼往回看,心里咯噔一声,完了,师父又该惩罚我了。毕竟这是她喜欢的凡人,总归是我的不对的。

“云翼,你先去旁边待着吧。这件事,为师来处理就行了。”

在琮济的意识里,逶迤仙子可是很喜欢自己的,就跟那些倒着贴上来的其他女子一样,简直是痴心妄想。

这一次,估计也是同样的手段吧。

林可都没看琮济一眼,直接看准地上的阵法,一个脚印一个脚印毁掉了,还趁机用脚勾勒了一个吉祥物的形状,看起来很喜庆。

???

琮济愣住了——她怎么敢的呢,那可是自己辛辛苦苦画出来的阵法。不对,这有可能是她的计谋,觉得温文尔雅的女子不符合我的胃口,想换一种方向,真是孺子可教!

阵法会加强墙上的符咒的作用,对于明天的撕符咒计划不怎么合理。

林可干脆就毁掉了。

而且这是琮济太子的历劫,当然越多困难越好了。

林可得意地拍拍手掌,撩起耳边的长发,说:“琮济,刚刚我徒弟不小心耽误了你的修行,阵法估计也不能用了,所以我直接帮你改造了一个新的。你要是不嫌弃的话,凑合着用吧。”

好,很好!你这般挑衅的行为,的确引起了我的注意。

对于那些寡淡如水的女子,琮济是一点都不感兴趣的。

都是村头的一片花,为什么不挑最火辣的那一朵呢。

“呵……”琮济冷笑了一声,“林姑娘,这就是你说的偿还的方式嘛,是不是有些太敷衍了!”

琮济的手指指着地面上的阵法,它俨然变成了一个笑得傻兮兮的狗子的模样,就好像在内涵着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