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今天又是大小姐(34)

多多又发出僵硬的声音,林可的身体一下子变得透明,在整个纯白的房间里慢慢飘了起来。

可原身的身体倒是没有什么大的影响,过了几秒钟,倒地了。

幸好林眠来得及时,原身的身体才没有摔个狗啃泥,要不然……可能要住院了。

“多多,怎么回事?我怎么突然从原身的身体里出来了,我任务还没有完成呢……”

林可的下半身变成了飘散的烟雾的形状,她就在林眠的头顶,但林眠的关注点只在原身的身上,赶紧叫来了其他医护人员查看原身的情况。

医护人员急匆匆地将原身的身体移到了旁边的病床上,但也只是得出了轻度昏迷的结论,具体的原因并不知道。

多多修复好了系统的问题,才有时间回复林可的问题:“宿主,我忘了跟你说了。原身的灵魂其实并没有消失,而是被我们这些系统安排在了一个隐藏的盒子里,宿主一旦完成任务,原身的灵魂就会被释放出来。可是……刚才出了一点小意外,原身的灵魂回去了,宿主就被赶出来了……”

“不过,还是有补救的方法的,宿主只能跟原身沟通一下,让原身自己替宿主执行任务。”

这么坑人的系统到底是谁发明的,林可有一种想要把对方找出来打一顿的冲动。

她的胳膊从林眠的眼前划过,透明的手指直接穿过了林眠的脸颊。

林眠只觉得一股寒意生来,但也只是摇了摇头,出去了。

“医生,林可她到底怎么了,怎么会突然晕倒呢?我记得她身体很好呢……”

闻讯赶来的医生只是简单检查了一下原身的身体,说:“这个……还需要做后续的检查,我目前不敢随意下定论的。”

满载失望的林可回到了病房,他以一种询问的口吻问道:“老张,林可昏迷之前跟你说什么了吗?”

“我……只是让她看了看您小时候的照片,就是这张。那个小女孩要是长大的话,估计就跟林小姐一样大了。”

“……闭嘴,以后你还是少提起这种事吧。我已经派宋多去调查她当年为什么会神秘失踪了,我只想知道她现在是死是活。”

林可好像对老张有很多的怨言,而且老张已经三十多岁了,要说认识的话,他们应该已经很久了。

飘在半空中的林可疑惑了起来——奇怪,为什么要这样说呢?

“宿主,我已经为你开通了能进入原身意识的通道,这可是唯一的机会。”

原身名叫林珂,多多为了方便,一般都将原身的名字替换成林可的名字。

林可也是从这时知道的,她只觉得多多这家伙隐瞒了自己很多秘密,自己虽为打工人,但也不至于一直被蒙在骨子里吧。

如同大海般深蓝色的空间里,蜷缩着一个看起来木木的小女孩,她的头发很长,落到了腰下方的位置,与地面接触着。

林可的走路声惊动了她,她慢慢地抬起头,拖动着金黄色的长发,在地面上划出一道灿若骄阳的色彩,琥珀色的眼眸就像晕染了星辰大海一样,充满了懵懂的意味。

这……原身怎么长得这么可爱,跟那副身体完全不同的,精致小巧的唇瓣,长长的睫毛,卷曲的发丝,就跟一个小天使一样。

“多多,原身跟我的身体完全就是两个人吧,你怎么能犯这种低级错误呢?不是我说你呀,而是你真应该好好审视一下自己的业务了!”

“可……”多多犹豫了几秒钟,“我基本上是按照宿主你自己的身材来改造原身的身体的,是为了能让宿主更好的适应。宿主应该对自己的身体有很大的信心的,不要这么自暴自弃。”

林可的老脸一阵红,她现在是灵魂状态,别人是看不出来的。

林珂被困在这个空间好久了,当她透过水镜一样的东西看到外界真实事物的时候,她害怕地缩回了双手。

不……不要,不要再经历那样的事了,那种窒息般的生活……如同在地狱里成长一样。

所以,林珂的身体一直处于昏迷状态,她不想醒来面对那样的事情。

“林珂,我可以跟你商量个事情吗?”

一向会聊天的林可在这时变成哑巴了,好不容易蹦出来几个字,却被林珂楚楚可怜的眼神镇住了,根本就不忍心开口呀!

“可以……但我更想知道的是,你是怎么进入这个空间的。是不是的召唤,才让我一直待在这里,不用受那些疾苦的。是不是真的呀……是不是我以后都不用面对那些人了……是不是啊!”

林珂一下子站了起来,她用力地拽住林可的胳膊,就连语气都是祈求的。

“多多,原身一直过得很痛苦嘛……我看她的样子,根本就不像天真烂漫的少女,也不像你当初给我说的温文尔雅的大小姐,你不会还有事情瞒着我吧!”

林可的嗅觉很灵敏,她刚进到这个空间的时候,只觉得脊背生起了一股寒意,但又不知道那赤裸裸的注视感是从哪里来的。现在,她……好像知道了。

“宿主,这可能是系统存在偏差了。你还是赶紧跟她说清楚你的任务吧,时间还有一个小时,要是一个小时内,你的灵魂没有肉体的话,就是真正意义上的魂飞魄散了。”

多多故意把情况说得很严重,在他手底下待过的宿主,除了林可遇到的麻烦事特别多,其他都很轻易的毕业了。

按照老大的话来说,系统界不需要到处添乱的宿主,如果有,那就去除了。

所以,林可的任务都是在多多的隐藏下进行的,他有私心的。

林可沉默了一会,才笑着向林珂点点头,说:“是的。不过……我需要借助一下你的意识和身体,要不然,那些给你造成危害的东西永远都不会消失的。而且……我进入你的身体之后,你不要轻易出来就好。要是轻易出来的话,会给我造成困扰的……”

“嗯嗯……”

林珂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要是可以永远摆脱这种痛苦的话,她做什么都愿意的。

紧接着,身体的主动权又回归到了林可的手上,事情也没有像多多说的那么严重,也不知道他在瞎担心什么。

看到这一幕的多多倒是紧张起来,奇怪……规则里不是说原身夺回身体意识之后,宿主无法再次进入嘛,这怎么可以再次使用了呢?

多多着急忙慌地翻动着系统手册——再次进入原身身体的宿主,必须在十天内完成任务,否则……原身的身体将遭遇意想不到的意外,直到宿主死去为之。

恍然大悟的多多看了一眼在空间里待着的林珂,只见她笑着,全身上下带着一种诡异的氛围,那不是人类该拥有的气息,那是来自地狱的束缚。

她是想带着宿主一起去死,这样……她就不会永远孤单了。

躺在病床上的林可稍微活动了一下胳膊腿,她已经在床上躺了十个小时了,身体都有些僵硬了,她的手背上还有输了一个小时的吊水呢。

“宿主,我要提醒你一下,你现在还有九天半的任务时间,如果你不能在这段时间内完成感化林眠的任务的话,你会被系统抹杀的。”

多多的语气有些沉重,但为了不让林可起疑心,他说到后半段的时候放松了下来,看起来就只是在简单的任务中增加点紧张感而已。

多多以前也开过这样的玩笑,林可轻笑了一声。

“好了,我知道了……不就是还剩下五十点的黑化值嘛,我保证完成任务。”

“嘻嘻嘻……嘻嘻嘻……”

一阵笑声从林可的身体里传出来,只有林可本人能听到。

“这就是你说的能帮助我的办法吧,完成任务,听起来就跟打游戏一样,需要通关对吧……我觉得,我可以给你提供帮助的。”

林珂蹲坐在空间的地面上,咬着长长的指甲,她的眼睑下垂着,看起来十分的无辜与单纯。

“……”林可还在疑惑是谁发出的声音呢,多多也不像是个会使用变声器的人。

她愣了一会儿,才明白过来。

“好……不过,你要怎么帮我呢?”

“你刚刚不是说了感化嘛?那最好利用的……不就是以前的记忆嘛,我有以前的记忆的,我都记得很清楚的……我一定可以帮忙的。但我还有一个请求的,我不希望你把我给你说的话告诉任何人,要是你随随便便说给别人听的话,我会生气的!”

林珂的腮帮子鼓鼓的,就像塞了两个棉花团一样,她用手指缠绕着长长的发丝,一用力,便扯断了。

但她一点疼痛都感受不到。

“那行……”

林可只当这是小女孩的秘密一样,随口答应了。

老张见林可醒了过来,一激动,不小心扯动了身上的伤口,但他还是乐呵呵地说:“林小姐,你总算醒过来了,你不知道刚刚少爷有多担心你呢……那个样子,我还是头一次见呢!”

“林小姐,你感觉身体怎么样呀,要不要喊护士过来给你看看呀,要是你觉得不舒服的话——”

“不用。我没事的……我只想知道林眠现在在哪里?”

“少爷他……他现在应该正在跟着林老爷谈事情,在远东大厦。少爷办完事情之后,就会来看林小姐你的,林小姐你不用那么着急的……”

林可听后,熟练地拔掉了针头,拉紧了手背上的胶带,说:“我身体又没有什么大碍,我只是有件重要的事情要跟林眠说,所以……老张你千万不要把我随意拔掉针头的事情跟林眠说,我怕他会说我浪费资源这种话。”

林可一路小跑出去了,老张只是感慨道——年轻,真好!

但林可刚在路边等车的时候,一双从黑暗中伸出来的双手钳制住了她的嘴和脖子,只要稍一用力……

林可的胳膊肘狠狠地向后捅了一下,柔软的腹部与续满力气的胳膊肘相撞,那人吃痛叫了一声,困住林可的双手也松开了。

林可活动了一下身体,特意将手腕的关节处弄出了声音,她转过身看着站在原地的男人,警惕地巡视了一下周围:“袭击我,你没毛病吧!没看到新闻上说的,我都已经是落魄的大小姐了,没钱了,你再怎么威胁我我也拿不出几千万的!”

“所以啊,你要是抢劫我,还不如去抢劫那些穿着华贵的富人呢,起码他们可能会害怕地向你求饶呢……

“……

男人的腹部还很疼,他半弯曲着身体,紧皱着眉头,说:“我看你才有什么大病吧。你难道不明白嘛,我是来绑架你的……我是受他人的命令来绑架你的。要不是组织里最近缺少了人手,也不至于我一个人来抓你!

绑架?林可忽然害怕起来,上次对付小偷的招式被林眠半路截胡了,她刚刚只是想展示一下而已。

男人缓和了一小会,表情看起来不怎么龇牙咧嘴了,他又观察周围,确定没有闲杂人等后,再次向林可“进攻”。

但林可只是慢悠悠地从口袋里拿出了玫瑰胸针,优雅地别到了胸口的位置。

林眠在s市可是黑白两道通吃的,很多人都畏惧他的势力的。那么这个玫瑰胸针应该对这个人有用吧。

林可之所以不撒腿就跑,就是想试试玫瑰胸针的威力,要是这么好用的话,岂不是大摇大摆搜刮一些黑道的钱财也是可以的。

玫瑰胸针上亮闪闪的颜色晃着了男人的眼睛,他的右手藏在身后,一把匕首就在他的腰间。

忽然,他看清了胸针上的图案,右手颤抖着,连带着腰间的匕首都掉在了地上。

“余……你是余少的人,你竟然是余少的人。”男人莫名其妙自言自语起来,他向后退了一步,不小心踩到了匕首,更加惊慌了。

他连话都没有说清,灰溜溜地跑了,匕首还留在地上呢。

玫瑰胸针这么厉害的嘛?这么轻易就把他给吓走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