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今天又是大小姐(32)

“可是,对于他本身,我还是一知半解的。他隐藏得也过于神秘了……”

林可拿着毛巾揉搓着头发,镜子里倒映着自己的面容,显得是那么清秀淡雅。

原身算不上大美人,但也算是小家碧玉了。

多多:“宿主,这不是很好嘛。林眠自己一个人都可以的事情……其实有没有你的参与都行的,你跟一条咸鱼差不多的。”

“……”

手机屏幕亮了一下,林可还以为是孙雪儿发来的消息呢,拿起手机的瞬间愣住了。

万匀?

怎么会是他呢,我只跟他吃过一顿饭,并没有留下任何的联系方式呀!

——是不是在惊讶我为什么要加你,那是因为你是我感兴趣的人。只要是我想得到的东西,我就一定会找途径了解的……

因为添加好友的字数限制,这段话……万匀发了两遍,林可看着奇奇怪怪的断句,终于组合到了一起。

喜欢我,对我感兴趣,你以为你在表演霸道总裁嘛……

林可想都没想,直接拒绝了好友申请。

回来的途中,林眠也叮嘱自己不要过多跟万匀接触,他可不是什么良善的角色。

所以,为了自己的安危,趁早远离吧。

下一秒,林可的手机就不受自己控制了,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病毒操控了林可的手机,在万匀又一次的申请下,手机自己点了同意。

呵……连电脑高手都用上了,我只是一个普通角色而已,未免有些太过隆重了吧。

“多多,你说这万匀是不是疯了呀……要不是因为我林家大小姐的身份,估计他们连看都不会看我一眼的,难不成……是有其他重要的事情嘛?”

“宿主,你看——”

随着多多的话音落下,手机的控制权又回到了林可这边。

万匀发了一个视频过来,视频里的主角是林眠,他的装束跟平常的时候不一样,看起来就不像什么好人。

在视频的最后,好像还见了一丝丝血。

一段三十秒左右的视频,被林可翻来覆去看了个三四遍,并没有看出什么火花。

她因此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万匀,你是不是喜欢我弟呀……你要是喜欢的话,就直说,我不会介意的。

万匀:“???”

——谁……喜欢你弟呀,我只是想让你看一下林眠的真实面目而已,他可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乖。林小姐,还是应该多注意一下自己跟林眠的距离的。

这……难不成是自己误解他了。

可他能轻而易举地拿出这些关于林眠的视频,就说明他一直在暗地里监视林眠,甚至对自己的这份情意,也有可能是伪装的。

林可的嘴角勾起了一丝弧度,她的手指在键盘上飞快移动。

——万公子,你的这份好意我心领了。可你不觉得你自己的行为更加可怕嘛……随意让黑客入侵我的手机,添加你的信息,还恶意诋毁我的弟弟。我弟弟是什么样的人,我肯定知道呀,还用得着你来告诉我!

万匀自以为很了解林可的性子的,没想到吃了一个闭门羹。

他看着刺眼的回复,眼睛瞥向了旁边的相机,那是十几年前的产物了,到现在已经不太好用了。

可万匀还执意留着,只因为……里面留着他最美好的回忆,全是关于林可和自己的。

万匀点开了相册的界面,手指一一划过那些充满了历史感的照片,一滴眼泪落到了手机屏幕上,顿时模糊了眼眶。

他紧紧地咬住下嘴唇,企图不让自己发出一点痛苦的声音来。

万匀自小就得了一种怪病——如果遇到大喜大悲的事情的话,会对自己的身体造成危害的。所以,他对任何人都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好像永远不会生气一样。

事实上,他的身份用不着跟别人对垒的。除了自己在意的人。

——林小姐说得很对。我的行为的确是有些过激了,但是……你就没想起一些其他的事嘛。比如……你小时候的记忆?

嗯?原身小时候的记忆,我怎么可能知道……这家伙又想打煽情牌嘛,真是麻烦。

林可已经给自己倒好了一杯白开水,还往里面挤了一点柠檬汁,想了一会,才给万匀回复。

——万匀,你说小时候的记忆呀……我能说我完全不记得嘛。你为什么非要执着于以前的事情,难不成,你以前认识我,只不过我现在不认识你了,你要赖上我嘛……这种老旧的套路,我觉得万公子还是省省吧!

万匀沉默了一会儿,他只觉得自己的心口更疼了。

也许,时间真的可以改变一个人吧,自己真的不该执着于以前的事情的。

——嗯……

一个字似乎包含了千言万语,万匀放下了手机,对着挂满屋子的画作欣赏起来。

可再怎么精彩的画作,在此刻也变得索然无味了。没有共赏之人在身侧,那这一切还有什么意义呢。

见万匀不发消息了,林可倒是疑心起来林望生给自己定的相亲人选了。

这么有手段的一个人,看起来比白哲那个傻小子可聪明许多了,林望生绝对不会给自己留这么优质的相亲对象的。

——雪儿,我有件事希望你能帮我一下……

自从家宴结束以后,孙父对自己的三个儿子愈发失望了,孙雪儿为孙家做出的努力他也是看在眼里的。

这不,孙雪儿刚出院,就被孙家的仆人隆重地迎接回去了。

她就像睡美人一样躺在软绵绵的床榻上,手机提示音响起,还是仆人给拿过来的。

其实,她早就可以下床行走了,但她不想浪费这次好机会的,就对孙父撒谎,还让医院的人帮忙圆谎,说自己的腿摔断了,可能要休息十天半个月的。

为的就是看看自己的三位哥哥能做到哪种绝对的地步。

“没想到小可竟然拜托我帮她调查事情,真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情。不过……她怎么对万匀这么感兴趣呢,这不正常呀。一个女人拜托别人来调查男人的话,指不定是喜欢上他了。不行,我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的。”

孙雪儿刚想从床上站起来,才想起来自己已经是个瘸子了,她又默默地将脚丫子缩在了被子里,对着身旁的仆人说:“帮我预约一下那个……什么宴会的邀请,我过几天要去的,别耽误了时间。”

“可是……小姐您的腿不能下床的呀,要是让老爷知道了,他肯定会责怪我们的……”

“坐到轮椅上不就行了。爸爸那边我会跟他说的,你照着我说的办就行了。我记得,我那三个哥哥也会去这个宴会的,记得把我的名字报得隐晦一点。”

好给他们一个惊喜。

孙雪儿的食指微微勾起耳边的卷发,在手指上绕了好几圈,她的眼里闪过一丝精明,落在旁人的眼里却变了一种味道。

仆人刚要出门,又被孙雪儿喊住了。

“你既然要出门的话,就帮我带一杯白桃味的气泡水吧。如果爸爸问起来你的话,你就说这是我犒赏给你的,千万不要把我给说出去……”

“啊……”

仆人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小姐不是最不喜欢喝市面上的那些饮料嘛,还说那些是让女人长胖的帮凶。

真是奇了怪了,谁有这么大的本事能改变小姐的喜好呢。

那是不是说……过不了多久,小姐就要订婚了呢。

仆人低头露出开心的笑容,如果不是因为在寺庙里的一卦,仆人还以为小姐要永远单身呢。

孙雪儿倒是给林可发了一长段的旁敲侧击的话语,最终还是聊到了美食上,一点有用的信息都没有套出来。

不对,还是得到了一点有用的信息——林可喜欢吃小龙虾,最喜欢喝的茶饮是气泡水。

孙雪儿在备忘录里默默记下了这些东西。

远处的灯火璀璨,在孙雪儿的角度看来,就像是星海上渡上了一层银辉似的,格外耀眼。

但这些只是城市里常见的夜景而已,要不是孙雪儿在林可的提醒下向外面望了一眼,她怎么也想不到竟会是这般的赏心悦目。

要是时间能一直停留在一刻,该有多好呢。

昏暗的路灯下,一个人的身影摇摇晃晃的,眼看就要与斑驳的墙壁相撞了,一个坚实的臂膀拦截了下来,就像二人在厕所里的第一次认真交流一样。

林肃整个人都是浑浑噩噩的,他的身子软趴趴的,有气无力地靠在孙离的身上,嘴里还在不断的念叨着:“为什么……为什么,一个个都要骗我呢,我在你们的眼里就是那么的不堪嘛,我在你们的眼里就是那么经不起打击嘛……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呢……”

没有为什么,只因为你是方妍的孩子。

孙离在心里默念着这句话,他知道林眠这么多年来那么努力的动机,目的只有一个——复仇而已。

而他站在旁观者和施害者的角度,他说不出来太好听的话,是他亲自让林肃出的车祸。

他本想把手放在林肃的肩膀上,安慰他一下,却发现自己没有资格。

就像林眠当初质问他的一样——你以什么样的身份出现在林肃身边呢,要是让他知道了真相,他或许会更加崩溃吧。如果那样的话,倒是我希望看到的结局。但你作为我的朋友和属下,我对你只有可怜二字。

“林肃,回家了……”

“回家就不会有人一而再再而三瞒你了,你想做谁就是谁,你就是你自己……”

林肃的身上充满了酒精的味道,他刚从那些他以前根本看不上台面的酒吧出来,醉醺醺的。

他听到话,也变得软绵绵了,好像变成了一个女孩子的腔调,很好听,让人如痴如醉的。

紧接着,林肃闭上了眼睛,睡了过去。

在这附近,林肃靠着自己的积蓄租了一套房子,虽然跟以前的大别墅比不上,但他觉得温馨又真实,要是能再养一个小猫咪就好了。

孙离是知道这件事的,他在这里踩过很多次点了,还被邻里的大妈警告是不是抢劫犯呢。

但孙离只是温柔地说:“我有一个朋友在这里,他生活习性不怎么好。可他又不想别人来照顾他,我便想用这种方式来帮助他。您……能帮我保密吗?”

“能,当然能了!”

大妈还疑惑现在的年轻人真奇怪。

林肃的身体很沉,孙离费了些力气才把他带回屋子里。

林肃跟死乌龟一样没形象地躺在床上,呼噜声特别大。孙离还是第二次见到他这么真实呢。

不过,也该走了。

房间里的东西杂七杂八地摆放着,孙离一个没看清,便与桌角来了个亲密接触。

他吃痛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夏日里,衣服十分单薄,还没把裤脚完全撩起来,孙离便已经猜到了膝盖处的淤青有多严重了。

他借着手机上的灯光摸了一下,更疼了。

可这就是现实呀!

突然,地面一个闪亮亮的东西吸引住了孙离的注意力,他捡起那小玩意,看了几秒钟,才后知后觉。

这是自己不小心掉落在林家的衣服上的纽扣,没想到……

孙离扭过头,心里五味杂陈的。

他把纽扣紧紧地攥在手心,放进了口袋里,毅然决然地走了。

但在孙离走后不久,一个扎着高马尾的女孩推开了房门,她的目标是林肃。

……

林可早上去了街边的花店,忽然想起来伤势严重的司机老张,又问店员多要了几束花。

可她刚出花店的大门,就被一群拿着闪光灯“咔咔咔”的记者围了上来。

“林小姐,请问你对你父亲和你弟弟林肃断绝父子关系的事怎么看?”

“听说当时……林小姐就在二楼目睹了一切,林小姐应该很清楚当时的情况吧?”

“林小姐,你对你父母离婚的事有何看法,是因为最近林氏集团一直在走下坡路的原因嘛?还是因为其他隐情呀?”

……

杂七杂八的声音如同老鼠的吱吱声传进了林可的耳朵里,林可在原地愣了几秒钟,才发觉自己早已成为在场人的焦点了。

这些记者的问题一个个都很犀利,他们的攻势又太过迅猛,林可只好用花束挡住自己的脸。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