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今天又是大小姐(31)

“我觉得您可以直接问一下林小姐的,说不定跟您以前的记忆有关呢……”

林眠愣了愣,他的心里忽然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他转身往后面看去,确定奶茶店门口有林可的身影后,才怂了一口气。

“这件事我自有分寸。你做好分内的事情就行了,如果万匀察觉到了什么异常的话,一定要及时收手……跟他这种人杠,没必要的。”

林眠可不想跟万匀结梁子的,但是如果万匀触犯到林眠的利益的话,两败俱伤也只是一个可以的结局而已。

挂了电话,林眠依靠在花店门口的墙壁上,落日的余辉洒满了他的全身,他的手腕上戴着一只金绿色的腕表,沉思的模样甚是让人着迷。

花店的店员本来想喊走这个挡着自己生意的林眠,但她开门后看到了林眠的正脸——就跟看到了新的商机一样。

“这位先生,有兴趣来我店里坐坐嘛?”

店员披散着头发,粉嫩的嘴唇一张一合,可林眠只是看了她一眼,脸上的表情更加凝重了。

“没有。”

“不用拒绝得这么干脆吧,我店里的花又好看又好闻的,你进来看一眼不会吃亏的。看你的样子,应该是在等人吧,难不成是女朋友嘛,那买一株玫瑰花等人不是更方便吗?”

店员一直都在喋喋不休,林眠听得耳朵都快要起茧子了,他见林可往自己这边走,直接起身迎面走去,不给店员一点机会。

但店员不会这么轻易放弃的,她拦在了林可的面前,立马换了一番说辞:“都经过花店了,怎么不给自己的女朋友买一束花,不会是囊中羞涩吧。其实……我这里的花都很便宜的,这位小姐姐看一眼肯定会喜欢上的……”

店员眨巴着眼睛,林可虽然听得稀里糊涂的,但她明显能感觉到林眠在极力地克制自己了,这怕不是……强买强卖吧!

林可将调制好的奶茶塞到了林眠的手中,对上店员期待的眼神说:”你是这个花店的负责人嘛?做生意也不是这样做的……我跟他是姐弟关系,用不着太多其他东西的。你要是想招揽更多的顾客的话,这种方法只会更让人讨厌而已,还不如想想怎么提升花店的格局……”

店员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她原本以为这是一个商机,没想到碰了一鼻子灰,连带着对林可的态度都敷衍了起来。

“哦……那是我看走眼了。不想买就直说,何必用那种高高在上的方式教训我呢!”

店员冷哼一声,头也不回地回去了。

林眠长舒一口气,他的眼里闪过一丝狠意。

“你跟她说那么多干什么,到最后……还只是落了个白眼而已,免不了还会被她记恨呢。”林眠就像一个委屈的小狐狸一样,他拨弄着奶茶的管子,对林可刚才的所作所为很不满意。

“可是直接走掉的话,说不定她会拽住你的袖子,跪下来求你买呢。到时候,你轻轻一推,指不定就会变成一场惨祸呢。”

林可轻轻笑了一声,好似她对于这种事已经见怪不怪了。

“惨祸?那是什么……”奶茶的温度降了下来,林眠熟练地将管子插了进去,尝了一口,整个味蕾都被提了起来,“你在哪里买的?”

“我自己做的呀。很长时间没有尝试过了,可能味道跟以前不太一样,但我看你总会备着一杯奶茶,应该会喜欢我的手艺吧……”

喜欢,当然喜欢了。

林眠之所以会喜欢上奶茶的味道,还是因为小时候那个女孩的影响,入口的奶茶是甜甜的,但涩涩的后味足以提醒他所经历过的一切绝望。

“味道还行,跟我以前喝的比,差远了。不过……就当这是你让我等那么长时间的报酬吧,我勉为其难接受了。”

呃……死鸭子嘴硬吧,这杯奶茶跟上次在餐馆的一模一样,还想骗过你姐,你嫩着呢。

“林眠的黑化值降到五十五。”

果然呀,攻心为上。

林家。

还没等林望生怎么调查公司内部,林肃自己主动站出来承担错误了。

昨天下午的时候,他去医院检查了一下,当然,他是瞒着家里人的。

医生很自然地给出了林肃鉴定结果——无法生育,某些身体机能会持续的下降,最严重的是,以后还可能会影响性取向方面。

林肃不可置信地看着检验单子,他苦笑了一声,将门关上,质问道:“医生,我可是林家的大少爷,你不能开这种玩笑的……这只是短暂性的,对不对,肯定能治好的。我有很多钱的,我把那些钱都给你,你肯定能治好我的……”

林肃发了疯似的笑着,他狰狞的面目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可医生还是照常回答。

“林先生,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既然已经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了,您不如学着好好接受,没准……还能遇到喜欢的人呢。”

回想着医生说的话,林肃算是明白了自己那晚的行为——一切都是早有预谋的,可自己为什么那么傻呢。

从医院回来以后,孙离也莫名其妙的失踪了。

收拾好的房间还残留着孙离身上的味道,淡淡的清香,是如此的熟悉。

为什么,为什么……是不是他知道我身上的变故,嫌弃我了呢?也对,谁会喜欢一个残疾人呢,更何况还是一个喜怒无常的人!

失望透顶的林肃抚摸过孙离使用过的书桌,他的手掌被一个小小的纽扣挡住了。

他捡起来,思考了一会儿,好像想到了什么。

他把扣子紧紧地攥在手里,心里倒是多了很多感慨。

林望生看着眼前自己一手养大的好儿子,真是恨铁不成钢。

这种事,要是传到了董事会那里,林肃继承人的位置肯定保不住了,一个已经成为废人的富家少爷失去了身份,还能有什么作为呢!

“林肃,我知道你的性子的,五千万这种事……告诉我,是谁让你这么做的。要是让我查出来是谁威胁你的,我一定不会让他好过的!”

这是林望生给林肃的最后一次机会,要是他再把握不住,也就没有太多的用处了。

“爸,我不是跟你说得很清楚了嘛……这件事就是我自己做的,我是林氏集团的少爷,动一点钱怎么了,难道我没有这个权利嘛。如果我没有这个权利的话,为什么非得让我成为继承人呢,那根本不是我想做的事情——”

“啪”的一声,林肃的嘴角挨了重重的一巴掌,鲜血立马渗出来了。

从小到大,林肃一直都是林望生的宝贝儿子,是捧在手里怕坏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那种。

可现实的沉重一击算是让林肃看清楚了眼前的一切。

鲜红的巴掌印让林望生看向了自己的手掌,他的手掌肿肿的,带着一股隐隐的痛感,可他心里的痛感更加明显。

他不过是一时气愤而已,他没想这么做的……

脸上火辣辣地疼,但林肃只觉得自己的内心十分平静,他用平静如秋水的眼神看着林望生,说:“爸,我懂您的意思了。都是我的错,全都是我的错……如果当初没有发生车祸,我没有因为车祸失去生育能力的话,现在可能会是不一样的结局。但我喜欢我现在这个样子——不用去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了……”

生育能力?林望生不知道这件事,所有的事情都被方妍瞒得死死的。

他的内心受到巨大的冲击,往后踉跄了好几下,直到靠在了桌子上,他才缓和过来。

“林肃,你在说什么胡话呢,你怎么可能没有生育能力呢……你是不是又想跟以前变着招来骗我,对不对!”

林肃没有说话,而是将检查单子甩在了林望生的面前,他已经坦然接受这个事实了。

方妍刚从外面回来,她最近在筹集资金,回来的意图之一就是向林望生要回自己曾借给他的钱。

可她刚到书房,就看到对峙的父子二人,以及林肃脸上的手掌印。

她赶紧凑到林肃身边,捧着林肃的脸颊,十分担忧地说:“怎么会这样呢……这么狠,肯定很疼的,这得赶紧去医院呀,要是治疗晚了,脸上会落印子。走,赶紧跟妈妈去——”

方妍顿时老了十几岁,她的手指不敢使一点的力气,却还是紧紧地挽住林肃的胳膊,但对方就跟个木头人一样,一动不动。

“我一个小时前刚去过医院,就这点小伤,不用麻烦医生了。妈,你应该是来找爸的吧,关心我做什么,你的儿子都已经是一个废物了,根本就不值得你关心了……你到底要欺骗到自己什么时候呢!”

离开医院之前,医生还多说了几句话:“其实……方女士早就知道了这件事,但她一直不让我们跟你说。但无论瞒多久,事情都会暴露的……”

那时,林肃的心理防线顿时被击溃了。

方妍不明所以,以为是林肃的情绪太过激动,继续安慰道:“没事的,没事的……妈妈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肃肃不要害怕……”

林肃冷笑了一声,用力地推开了方妍,说:“妈,所有的事情我都知道了。你的所作所为只会让我更加窒息而已……结果就在爸爸手里的检查单子里,我先走了。以后,把我当成一个普通人就行了……”

二楼的楼梯很长,林肃每走一步,似乎都能听到木板吱吱作响的声音。

那些潜藏在记忆深处的东西一点一点被唤醒,可美好的画面只会让林肃更加厌恶这里。

嘴角的鲜血已经干涸,他一个不留神,从楼梯上踩空了,好在他及时拽住了扶手,只是腿上多了一些擦伤,无伤大雅。

“你想干什么,就这样出去嘛。你的离去对他来说是一件不堪回首的事情,他的内心根本就不能接受自己是一个没有能力之人……你要是真想看看他的话,就在这里远远看一眼吧……”

林眠回房间的时候,在楼梯的拐角处看到了畏畏缩缩的孙离。

为了不让旁人偷听到自己的事情,林肃及时让家里的仆人去往了后院,这也给了孙离可乘之机。

可他还没迈出一步,就被林眠拽住了衣领子。

在林眠的威压下,孙离被吓得说不出来一句话,他紧靠在墙壁上,就怕没成为墙上的一幅画了。

孙离的语气怯怯的:“我……我只是有些放心不下而已。我……不想去国外了,我想留在这里。”

“你确定,供你去国外上学可是你父母的愿望,你也在那里学习了三四年,就这么轻易的放弃了……”林眠扭动手腕上的腕表,看着上面指向八的时针,说,“算了,刚好过了晚上飞机起飞的点,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明天……你也不用到秘密基地去了……”

孙离的嘴巴微微张开,这种请求,林眠怎么可能答应呢,难不成……林眠的脑子烧坏了嘛?

对于那种擅自逃离阵营的人,林眠可不是会给他们什么好下场的。

孙离咽了咽口水,问:“林少,你……说的都是真的嘛,你可别骗我呀,我这个人胆子很小的……要是您想玩新的游戏的话,直接明说就好了,用不着这样的……”

呃……我以前有这么可怕嘛。林眠感到深深的自我怀疑。

“……自然是真的。不过,你并不适合出现在这里,还是快点离开林家吧。林肃他……应该不怎么想待在这个污秽不堪的家里了。”

在楼梯处歇息了几分钟的林肃重新站起来,身后的方妍和林望生因为某些事已经吵得不可开交了。

最终,他们有了一个决定——离婚。

争吵的声音传到了其他房间,林可刚洗完澡便听到了如此震惊的八卦,这么看来,原身嫁给白哲的结局还是可以的,起码没有日日不得心安的吵闹声。

可终归没有自由身来得舒服。

“多多,林眠的手段比我想象得稳准狠。他这么快,就把林家搞得分崩离析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