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今天又是大小姐(26)

林可回看了林眠一眼,王警官继续说:“就在警署的医务室,耽误不了太长时间的……”

宋延的待遇是不怎么好,但那一切要从上了黑甲车开始说起。

他蜷缩在医务室床上的一角,跟之前高大威猛的他判若两人,就像面具人一样。

“王警官,经过检查,我发现他身上有很多其他的伤痕,除了腹部是不久之前的伤,其他的,都是经年累月的。他精神看起来也不怎么正常……”

负责治疗宋延的是一名长相靓丽的女孩,穿着宽大的白大褂,戴着黑框眼镜,看起来比林可要小很多。

“我建议……要送到大医院治疗的,不能在这一直这么耗着。”

“我有一个问题……”林可觉得自己插不上话,慢慢地举起手,问,“宋延的胳膊上有没有一大圈的纹身呀,上面有四季发财的成语……”

“有。当时我看到的时候,我还用手机拍了下来呢。这年头,还有人纹跟春联一样的寄语嘛?”

许柔将医用的手套脱下,把手机递到了林可的眼前,这纹身……咋一看,还真是。

可仔细一看,发上面的那个点似乎少了一个角,这家伙纹的不会是水溶性纹身吧?

林可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她将手机还了回去。

“我想……宋延之所以会变成这样,应该是被那群抢劫犯给吓到了。王警官,我不是医生,这种事可不在我的管辖范围之内,我还是先出去吧。”

“好……”林可前脚刚走,王警官又问林眠,“林少,你要不要再看看?”

“不用了,没有必要了。”

警察局外面的天空还跟今天早上的一样晴朗,不见一丝白云,无暇得有些不真实。

“林可,我觉得你有些事情在瞒着我,是不是因为刚才的宋延呀……”

“是……刚才在警局,我觉得我说出来不会有人信的。”林可坐在了被绿草环绕的长椅上,她的目光一直盯着前方茂盛的大树。

“我应该没跟你提过我与宋延相遇两次的事情吧。第一次,是在我去欢愉酒吧……第二次,就是在远盛画展了。他身上的大花臂,我记得很清楚的,因为太过特殊了。”

“而刚才那个宋延,除了跟原来的宋延长得一模一样,性格以及大花臂上某个字的位置都不一样的。我怀疑这个宋延是假冒的……

林眠一下子来了兴致,回到s市这么长时间,他只觉得自己还没怎么费力气就把林家搞垮了,接下来,只需要等事情的真相慢慢露出水面就好了。

“你这个怀疑……很有道理的。为了奖励你这次的勇敢行为,我决定……送给你一个东西。”

林眠通常不按套路出牌,林可便只好静观其变。

“什么东西呀,别又是让我当靶子的那种就行了。我这条命,也就够死一次而已。”

一个钻戒突然出现在了林眠的掌心,钻石的每个面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亮眼,可这却让林可担心起来。

我的天呀!林眠不会是要向我求婚吧,这也太突然了吧……不对,他是我的弟弟,不可能在一起的。

这家伙对我的态度也忽冷忽热的,该不会是想看我的笑话吧?

林可的屁股往长椅后面挪了挪,她连忙摆手:“林少,这也太客气了吧……我其实是不缺追求者的,你不用做到出卖色相的地步吧。这样的话,我这个姐姐心里……会不舒服的。”

“……”

林眠直接把钻戒扔回了盒子里,白了林可一眼。

“这是送你的生日礼物,价值不菲,好好收着。相亲的时候记得戴上,应该可以劝退很多人的。我想了想,要是我刻意安排人毁坏你相亲的事情的话,属于吃力不讨好的范围,而且……你也给不起那样的报酬,还是算了。”

林眠的语气里是满满的嫌弃。

不过,她问了一下多多:“多多,今天是原身的生日嘛?我怎么不记得这种事呀?”

“宿主不记得很正常呀。原身是个孤儿,被林望生抱养来的时候,也是林望生随便给原身弄了出生日期。原身其实很不喜欢的,而林望生和方妍在有了林肃之后再也没给原身过过生日,那对原身来说,其实是最快乐的日子了。”

最讨厌的生日?那不是跟我一样嘛,我也是个孤儿,永远得不到亲人的爱抚的。

想着想着,林可的眼眶湿润了,豆大的泪珠顺着脸颊落到了手背上。

她用水汪汪的眼睛望着林眠,那是一种惆怅的情绪。

林眠被弄得有些不知所措,自己以前说的话比这还狠,林可也没哭呀,怎么这时候哭了。

她是不是要自己安慰呀,该说些什么呢——林可,你再哭,你的妆就要花了;你要是再不把钻戒收起来,你被人不小心娶走了,我还要给你送行呢……

林眠左思右想,都觉得不合适,直到林可自己缓和过来。

“林少,谢谢你的钻戒。我还是头一次收到这么贵重的礼物呢,要是有机会的话,等你生日的时候,我送给你一个印象深刻的礼物,绝对比这充满烦恼的世间要美好很多的……”

“好。”

这样的话,林眠以前听人说过,但还没有来得及实现,那个人就不在人世间了。

当时的林眠还小,根本不懂死亡的意义是什么,那个叔叔就骗林眠说——那个小女孩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了,别再傻傻地等了,根本等不到的。

要是你真想知道她去哪里的话,等你长大后回到s市就明白了。

真是荒唐,给小孩子编制易碎的彩色梦,却在他们长大后给予现实重重的一拳,倒不如让他们把梦一直做下去呢。

翌日。

林望生看着账面上空缺的五千万,对着自己的桌子大发雷霆。

本来林望生准备收购城南的一块地皮来缓解公司内部的压力的,可就在合同要签订成功的时候,资金周转却出现了问题,就像上天一直在给林望生开玩笑一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