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今天又是大小姐(25)

林眠想回避都回避不了的,他只好又说道:“外面的东西不合姐姐的胃口,我回家帮姐姐做,应该能好得更快。”

“林眠的黑化值降到六十。”

这家伙……不简单呀!

看着姐弟和睦的一幕,孙雪儿捂着嘴笑道:“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还以为你不怎么会说话呢。没想到跟小可的关系这么好……既然你是来看小可的,把注意力放在我身上就有点见外了。”

“虽然我跟姐姐很多年没见了,但我俩的关系还是跟小时候一样亲密。”

林眠的外套上沾了许多灰尘,他的发型虽说用发胶固定着,但颜色浅了一点,就连他的手背上,也多了许多细小的划痕。

林可扒拉住他的双手,拿起来上下左右看了一圈,问:“林……眠,你这手是怎么回事?怎么受伤了?难不成是追你的人太多,想把你看杀了……”

林眠的爱慕者很多,林可说得也只是稍微夸张了一些。

他若无其事地将手抽回,看了几眼在打量着自己的孙雪儿,解释道:“就是被看杀了。要是可以的话,希望姐姐能来帮我包扎一下,这医院里的护士……我觉得还没姐姐的包扎手法好呢。”

林眠提起的,是自己小时候的事情。

只不过,那个曾经替自己包扎伤口的小女孩,已经不在人世了。

带上房门,林可跟着林眠来到了另一个病房的前面,那也是一个高级vip病房,可里面住着的人,却是林可熟悉的司机老张。

老张虚弱地躺在洁白的病床上,他那满是青筋的手背上插着一根管子,治疗液从上方一滴一滴往下流。

老张的额头上包了好几层的纱布,他现在一直处于昏迷不醒的状态。

林可的双手放在墙壁上,病房门口贴了其他人免进的标志。

她问:“老张这是怎么了,怎么会伤得这么严重?他要是伤得这么严重的话,那你——”

不会是灵魂出窍来跟我说话的吧。

对上林可有些恐惧的目光,林眠轻轻敲了一下她的脑门,说:“你该不会在想一些不好的事情吧。我今天出去的时候……发现有人在跟踪我,于是我就让老张找了个隐蔽的地方把我放下来。”

“我在高台上看到了那群跟踪我的人,应该是拿钱办事的那种。可不久之后,我却听到了一阵爆炸声,就是从老张离去的那个地方传来的……”

“后来,老张被送往了医院。我也了解到是有人恶意行驶造成的……那群人被警察抓了起来,还从他们的车里搜出来一些画。我记得,你和孙雪儿去的就是画展吧?”

林肃的眼眸深邃,那些尾随自己的人已经派手下人去收拾了,估计会给方妍一个很大的惊喜的。

但他的内心还是不安的。

就比如……这次的远盛画展的抢劫案,怎么那么像那个人的手笔?

“是……”林可点点头,问,“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关系嘛?是我在画展上报了警,孙雪儿才会伤成那样的。宋延……就被带走了。”

林眠没说话,只是打开手机的相册,让林可看了看自己拍的那些画的照片。

“应该没错吧……”

林可不禁瞪大了眼睛,这也太机缘巧合了吧。

从远盛画展逃跑的那群抢劫犯就是撞了老张的人,她拽着林眠的袖子说:“抢劫犯的老大抓到没有——那个人,太坏了!”

“没有。抢劫犯应该是开了两辆车,那个主谋不在被撞的车里。话说,你刚才说的那个宋延是谁,对你很重要吗?要是你有什么想法的话,可以动用玫瑰胸针的力量的。这种小事,我还是可以办到的。”

林眠又补充了一句:“当然,这是互相帮忙的报酬,不会欠你人情的。”

宋延?

林可不好说的。

他的一系列行为令人匪夷所思,即使他是为了救自己……怎么都说不通呀!

“林少,人质被放了出来,您要不要见一下呀?”

手机那头是王警官,他跟林眠经常交易一些不能见人的黑色线索,以此来协助警方某些难以解决的案子。

“人质叫什么名字,身高、年龄,被抓之前做了什么事,知道的话,都先发给我吧。”

“好……”

林可还在想着说辞,就被林眠的话语给打断了。

“走吧,去警局一趟。你身为抢劫案的目击证人,应该还没有提供笔录吧,正好趁这个时间好好交代一下。”

交代?林可一时之间摸不着头脑,这怎么跟自己犯罪了一样呢,偏偏林眠在原剧情里的隐藏身份出现了——黑白通吃的老大。

与孙雪儿稍微说了一下自己的去处,林可便跟着林眠到了警局的接待室。

王警官在二人的面前放了白开水,笑着说:“你们两个别介意呀,毕竟……情况紧急,也只有这些了。对了,林小姐是抢劫案的受害者吧,能来这边跟我们详细说一下情况嘛?”

林可小心翼翼地喝了一口水,紧接着僵硬地站起来,以一种不协调的姿势来到了隔壁的房间。

林眠的安然自若和林可的紧张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逗得王警官哈哈大笑。

“林少,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姐姐吧,怎么这么怕生呢。我们只是正常问话而已……”

“她怕生,那你们就派女警察去问话好了。你在手机里跟我说的宋延刚从国外回来不久,还是个留学生、还喜欢摇滚……在成为人质之前,腹部还受伤了,那肯定是苦肉计。老王,你应该能理解这种事吧……”

林眠的语气明显有点不悦,他已经看过宋延的照片了,根本就不是一个善面,这种人,要小心一点。

“呃……应该吧……”王警官只觉得空气中的氛围降至了冰点,自己是不是应该闭嘴呀!

等到林可从隔壁房间回来,王警官不识趣地问了一句:“我觉得林小姐和宋延同为人质,应该更能理解对方的感受。宋延现在的情绪有些不稳定,就在——”

林眠忍不住咳嗽了几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