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今天又是大小姐(24)

持枪人员在进来的时候,就在周围安置了信号屏蔽器,把这些人的手机也都没收了。

那么问题,只会出现在最后抓到的那几个人身上。

持枪人员的老大把目光移向了林可这边,他还安排了几个人在外面跟警察交际。

最后几个人,分别是林可、孙雪儿、宋延和两个看起来体弱病残的老人。

老大盯着宋延看了几秒钟,他的手指一直在裤边上摩擦。

他迈动步伐,直接绕开了宋延,走到了林可和孙雪儿的中间。

老大神神秘秘地绕了一圈之后,蹲下来对着二人说道:“我知道在你们五个人中间,有一个人拿手机报警了。告诉我,那是谁……跟我说实话的话,我可以放那个人一马的。要不然,你们都不会有好下场的!”

孙雪儿的神色一下子紧张起来,林可跟她提过报警的事情,要是不小心被其他人供出去了,接下来的局面可不好收拾的。

匕首在地板上摩擦,刺刺拉拉的声响让安静的气氛变得更加诡异,孙雪儿想都没想,轻轻说了句:“是我报的警,那也是因为你们罪有应得。远盛画展的画应该是给世人所欣赏的,而不是成为你们交易的工具的——”

“啪”的一声,孙雪儿的身体重重地倒在地上,她娇嫩的脸蛋上落了一个明显的巴掌印,嘴角处流血不止。

林可还在犹豫要怎么解释呢,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到了,她连忙扶住孙雪儿,眼里是止不住的心疼。

“一个人质,也敢与我叫板!纵使你之前是哪家的大小姐或者千金,在我这里也只是阶下囚而已,与我说道理的功夫,还是省省吧!”

老大居高临下地看了看犹如蝼蚁一般的二人,继续说:“把她们两个分开,把那个穿白衬衫的女孩带出来。不能让警察同志看到我们虐待人质的!”

两个持枪人员架起来林可的胳膊,孙雪儿还想挣扎着什么,被林可一个眼神给警告回去了。

就在这时,默不作声的宋延站了起来。

他一身黑色西装,耳钉和唇钉为他增添了几分难以掩藏的不羁。

“拿女孩做人质,万一下手没个轻重,后果就不堪设想了。不如,让我来顶替她的位置……放心,我不会反抗的。你们要是不信的话,可以先打我腹部一顿的。”

林可疑惑地看着宋延,她不可置信地说:“你没什么毛病吧。现在又不是出头的时候……你要是想死,可别拉上其他人——”

林可企图说些狠话打退宋延的“积极性”,但他直接朝着自己的腹部猛捶了好几下,把在场的所有人都给吓到了。

老大的眼睛顿时瞪大了,他可不想在这里闹出人命的。

“好,你来替换她的位置。不过,你至于做到这种地步嘛,她根本就不领你的情呀!”

“领不领是她的事,做不做是我的事……”宋延咳嗽了几声,嘴角渗出鲜血,他只是用袖子擦了一下,再没多余的动作,任由持枪人员摆弄着。

林可被持枪人员甩在地上,她的手腕与地面相蹭,又蹭破一层皮,可她就像丢失了知觉一样,呆呆地望着宋延渐渐远去的背影,一去不回。

“小可,你别害怕……咱们一定会出去的……”

孙雪儿脸上火辣辣地疼,但她没有时间去管这些,挽着林可的胳膊一起报团取暖。

孙雪儿从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她虽然在有些事情上办事狠辣,但还是被孙父保护得很好。

就像她刚刚的发言,那就是在对流氓弹琴。

“没事的,肯定会出去的……”

林可拍了拍孙雪儿的肩膀,还补充了一句:“等出去了,我还要请你吃饭呢。”

约莫过了三十多分钟,持枪人员一个个都撤离了,身为受害者的众人被警察保护起来了。

但林可刚出画展大门,就被一个人染着金发的男子破口大骂:“要不是因为你,宋延才不会被那群恐怖的家伙带走呢……你知不知道,你是他们的帮凶,你这个杀人凶手!”

“你才应该被他们带走……你是个罪人!”

此人情绪激动,被几个男警察搀扶着上了120,林可倒是蒙蒙的,我做错了什么嘛?

从女警察的口中得知,宋延跟着那群抢劫犯一起坐上一辆黑甲车逃走了。

抢劫犯的物资精良、弹药充足,对远盛画展下手绝不是一时兴起,而是早有预谋。

“所以,那时候骂我的那个金发男就是宋延的朋友。但我当时已经劝他了,他却执意那样做,要是喜欢我的话,倒也不是没有可能。可谁会喜欢上见面两次都是不愉快的人呢……反正我是不会的。”

林可坐在孙雪儿的病床前,细心地为她剥着橘子皮,还把柚子肉掰成一小块的,放在柚子皮里。

她刚刚把在远盛画展发生的事全都梳理了一遍,还向孙雪儿求证,自己分析的到底有没有遗漏的地方。

“都挺对的。你说你第一次是在欢愉酒吧门口见到的宋延,跟个小混混似的,可他在远盛画展的谈吐倒像个上流社会的人,反差也太大了……”

孙雪儿一遍吃着,一边回答,还在心里默默记下了欢愉酒吧的名字。

“你看,谁来了……”

孙雪儿一抬眼,就看到了在门口站了一分钟的林眠,林可的弟弟。

“能有谁呢……我爸妈又不关心我。”

吐槽归吐槽,林可还是希望林望生能来看自己一眼的,原身可是他抱养回来的女儿,真的就只是个工具人嘛?

林眠的眼眸深邃,他看到林可用异样的眼光打量着自己,开门的动作停顿了一下,说:“我刚到。接到警察消息的时候,我还以为你要进Icu了呢。看来,不能如愿了呢。”

林眠僵硬地走进来,他把果篮和鲜花放在孙雪儿的床头,想了一会才说:“这些东西都是给孙小姐的。”

“姐姐伤得不严重,应该不需要的。”

林可顺势露出自己的手腕,上面的白纱很显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