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今天又是大小姐(23)

“小可,他也是你的朋友嘛……”宋延的穿衣风格对于孙雪儿来说,是另一个极端,是她从未接触的领域。

只见新人笑,不就旧人哭。

孙雪儿总担心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不认识。雪儿,咱去别的地方吧……”

林可的语气冷冷的,挎着孙雪儿的胳膊,头也不回地从宋延的身边走过。

宋延这次,又是跟朋友打赌赌输了。他明知道自己打赌不可能赢的,却仍是硬着头皮上,以至于这次突如其来的见面可以说成是朋友的恶作剧。

“起码不算陌生人吧,都是第二次见面了。我叫宋延,你叫什么?”

宋延三步并做两步挡住了林可的去路,他的笑容很灿烂,哪里有昨晚的一股子大碴子味。

林可皱眉,眼神十分嫌弃。

“人靠衣装马靠鞍,可是你再怎么包装,也只是我眼中的过客而已。要是我昨天的言行让你受了什么刺激,那你就受着吧,别来烦我!”

大庭广众之下,宋延被说得一点面子都没了,可他并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妥,自己昨天的行为的确很不礼貌,人家生气也是应该的。

“我自然是要受着的。但换一种角度想,人海茫茫,两个人再次相遇的概率少之又少,这就说明你我缘分不浅,留个姓名而已,无伤大雅的。”

呃……阴魂不散的口香糖!林可总算是体会到当初林眠嫌弃自己的感受了,可又不能直接干起来。

“林可,可以的可。这个回答令你满意了吧,那就赶紧让开,我对你提不起任何的好感。”

孙雪儿也是第一次见生气的林可,她握住自己胳膊的力道重了许多,眼睛看向周围的古画,心不在焉。

“小心——”

伴随着一阵刺耳的警报声,林可的身子被宋延猛地扑倒在了地上,因为惯性的原因,孙雪儿也一起倒在了地上。

顿时,整个画廊乱作一团。

尖叫声、惊恐声……在画廊里里接连不断,林可只觉得自己的耳膜快要炸裂了,她的胳膊肘很疼,应该是刚刚不小心撞到了地面,蹭掉了一层皮。

宋延的胳膊还搭在自己的身上,沉甸甸的感觉,让一切越来越真实。

林可小心翼翼地侧过身,才发现整个画廊变得灰蒙蒙的,烟尘覆盖了一切。

她费尽力气把宋延的胳膊从自己的背上挪下来,查看了在自己左侧的孙雪儿。

她的眼眸微闭,额头处有几道血痕,打理好的秀发也都白一块黑一块的,没有了美感。

“多多,画廊发生了什么事?我刚刚……好像听到了一阵爆炸声。”

“宿主猜得很对,画廊就是发生爆炸了。安全起见,我建议宿主赶紧找个角落躲起来,不要被抓去当人质。”

“人质?”林可看着伤势比自己严重的孙雪儿,不禁担忧起来。

古画展位于画廊的最里面,空间又小,但受到的波及是不小的。

藏……又能藏到哪里去呢?

外面的其它客人的声音渐渐小了,偶尔还能听到几声枪响,宋延的影子一下子把林可和孙雪儿的身形给遮盖住了。

林可还以为是那些持枪人员过来了呢,看到是刚醒过来的宋延,松了一口气。

“你没事吧,我刚刚有没有弄疼你呀……”

宋延的关心让林可难以接受,在这种紧要关头竟然关心我,应该不像是装的。

“没有。你刚刚应该也听见了枪响的声音,来者不善,还是先带着雪儿离开这里吧。如果你觉得我和雪儿会连累你的话,咱们可以分开的。”

“还有,我刚才已经报警了。过不了十分钟,警察就会来到这里。到那时,应该就安全了。”

宋延的脸色很难看,他呆呆地站在原地,时不时地抿抿嘴唇,就连对他漠不关心的林可也察觉到了异常。

“你怎么了……头顶一直冒冷汗呢?不会在这时候感冒吧。”

“没事,我只是有点紧张,远盛画展可是s市最大、最豪华的画展,平白无故就被人入侵了,这也太可怕了吧!”

林可赞同地点点头,但自己又不是侦探,这种事不在自己的管辖范围之内的。

孙雪儿额头上的伤口不怎么流血了,她慢慢地睁开眼睛,表情看起来很痛苦。

在林可三言两语的解释下,孙雪儿算是明白了事情的经过,她一手扶着墙壁,,另一只手搭在林可的肩膀上。

走到拐角处的时候,她总觉得这个宋延不简单的——那是一种久经商场的直觉。

参观画展的所有人被集中到了大厅中央,他们全都蹲在地上,双手抱头,就连林可和孙雪儿也不例外。

持枪人员一身黑,脸上戴着密不透风的面罩,只露出一双饱经风霜的眼神。

他们把枪口对准了参观人员,要是他们有稍微的一点小动作,就会开枪警告,并不杀人。

大厅周围的名画都被持枪人员从墙壁上取了下来,林可一个抬头,就看到了那个署名是云殊的画也被他们拿走了,她的神情紧张起来,还想伸手去抢夺回来呢,却被枪口抵住了脑袋。

“你——想干什么!”

那个人的眼神冷冰冰的,不带一丝感情。

“不干什么,头皮有点痒,你不能让人放弃自己的本能反应吧……”

林可扯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又抱头蹲下。

这个小插曲倒是引起了某些人的不满,窃窃私语。

“都到这个时候了,还添乱,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别人考虑的……”

“就是!女人呀,就是头发长,见识短!”

孙雪儿瞥了那几个跟长舌妇差不多的人,记住了他们的面容,安慰着林可小声地说:“小可,你别听他们的。要是我看到自己喜欢的东西被人这样粗鲁地拿走,我的反应可能比你还激烈呢。能遇到让自己用生命守护的东西,那才是最幸福的……”

“嗯……”

林可笑了。

这时,持枪人员察觉到了画廊外面的异常——有人报警了。

远盛画展周围半公里的区域都是平坦的大道,爆炸的声响不大,引起警察注意的可能性很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