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今天又是大小姐(21被屏蔽了好多次)

别锁章节了,好不好……

我已经改了,改了很多了,审核大大,求求了……

那一点是剧情需要,已经很隐晦了……

“您让我交的那群朋友我也交了。我……就不能按照自己的方式生活一次嘛!”

“您为什么非得要把自己的方式强加在我身上呢,我是一个人,一个活生生的人呢!”

“在这个家里,您到底有没有把我当做您的儿子来看呢……还是说,我只是你用来维系关系的工具而已……”

孙离站在林肃的身侧,目光有些呆滞。

他原本以为富家少爷都是无忧无虑的,没想到……都只是给外人看的躯壳而已。

方妍倒是没想到自己儿子会对自己有这么大的怨言,她的表情从平静变得惊恐,印象里的林肃离自己越来越远了。

她伸出右手,像小时候一样抚摸着林肃的脸蛋,却被他一下给打开了。

“妈,我先带着孙离上楼了。你要是有什么想说的话,明天再说吧,今天太晚了……”

林肃看向方妍的眼神带着一种疏离感,他那毫无生气的语气带着一种朦胧的破碎感,触之可散。

空气中弥漫着死一般的寂静,方妍沉默不语,仆人们也不敢说什么。

林可和林眠的欢声笑语倒是一声声地传了进来,这可算是让方妍逮到了机会。

“这么晚了,你们两个才回来,莫不是出去干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事……要知道,林家是有家规的,林可,你应该很清楚这件事的……”

方妍调整好了情绪,她现在的心情很不好,怪只能怪他们生在林家吧。

有这种事嘛?那应该是原身遵守的家规,只不过……这都新时代了,还有这么束缚人的东西,就跟老太太裹脚布一样,又臭又长!

林可倒是不逊,故作疑惑地说:“妈,你要是讨厌我,就直说,不用这么拐弯抹角的。我在你的手底下生活了几十年,你的一些想法……我还是很清楚的。而且,爸爸最近给我安排了相亲事宜,我回不回来、什么时候回来、跟谁一起回来……都不在你的管辖范围之内了。”

说完,林可还轻笑了一声,更是气得方妍火冒三丈。

以前,方妍仗着自己的家族,在林家可是说一不二的,没有人敢这么挑衅她的。

她冷冷地盯着林可,眼神似乎都能杀人。

“妈,你不说话的话,我就当你默认了。”林可转过身,对林眠笑着说,“那我就先上去了,我可爱的弟弟。”

听到这几个词的时候,林眠的身体明显僵硬了一下,以前是有人这样叫过自己的,但那个人……已经死了。

死在了那年春天的梦里。

林眠与方妍相互对视了一下,眼里都藏着难以言说的情绪。

他们互为对方的仇人,谁都不会心软的。

而且……方妍因为刚刚的事情,对这些人更是深恶痛绝。

就是因为这群突如其来的不速之客,自己的生活也不会变成这样。

即使那么多年的恩爱是假的,她也愿意!

翌日。

……

……

林肃的头又疼了,是一阵阵的。

他忽然想起来昨天经历的一切,就只去了欢愉酒吧,喝了那里的酒。

医生叮嘱过——林肃出院后要休息的,应该忌口的,不能吃大鱼大肉,要吃些清淡的东西。

自己……好像没听医生的话,但也不应该马上出问题呀?

孙离见林肃的情况不妙,好像猜到了什么,说:“林少,您先休息吧。要是您有其他事的话,再喊我,这是我身为护工的义务。”

“……嗯……”林肃也不好再说什么。

“对了,你的房间就在对面。你的钱……我也会给你的。”

林肃说这话,就好像是为了遮掩什么。

林肃望着孙离离去的背影,他便萌生了再去医院检查一次的想法,难不成……真的有什么问题嘛?

做完这些之后,孙离失魂落魄地回到林肃给自己安排的房间里,他一进门就把房门给反锁了。

他靠在门上,身体慢慢地滑落到地面。

或许是因为与地面接触的感觉太过清醒,他止住了哭泣声,望着手背上那一块明显的烧痕,丑陋得很。

他又回想起了三年前的事情,同样的耻辱,却是不一样的结局。

他绝对不能再次陷入泥潭里的,本就是在人间浑浑噩噩活着的人,又怎敢奢求其他人的理解呢?

林肃跟自己的身份本就是天差地别的,要不是机缘巧合之下,自己跟他不会有交集,还是别妄想了!

孙离这样规劝着自己,心痛不已。

视频……应该已经拍好了,就差传送出去了。

孙离从怀里掏出那块小型的u盘,那块u盘有些年头了,但孙离一直舍不得换,每一个被记录进这里面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的,包括……林肃。

放着u盘的右手握成了拳头,孙离现在有一种想毁了u盘的冲动,但他犹豫了片刻之后,还是将u盘收好了。

自己不能成为一个被感情利用的家伙的,要不然……会落得跟孙琼一样的下场的,连尸骨都找不到的。

我……好想好好的活下去呀!

阳光四照,微风和煦,远盛画展周边种着许多翠绿的植被。

林可昨日跟孙雪儿约定好了,说是去参加市里的画展。

那是原身的爱好,虽然林可一点都不会,但这不妨碍她依靠着多多吹牛逼的。

“小雪,不好意思……我来晚了,你不会等我等着急了吧?”

林可以为今天还是躺尸的悠闲日子呢,一不小心就起晚了。

早上的时候,林眠一身黑衣的出去了,他还嘱咐林可要小心一点。

“我也刚到一会儿。等你怎么会着急呢,你可是我——”心心念念的人呀!

孙雪儿的前面经过了十几批看画展的客人,她已经在冷风中站了半个小时了,鼻尖红红的。

分割线————

被屏蔽了好久,心态有点崩了,但读者小可爱们应该能看出来这是个关键剧情的,作者笔力不太好,只能写成这样了,其实,都不知道该怎么写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