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今天又是大小姐(19)

林肃在前台点了一瓶味道不那么辛烈的酒,他身上还带着伤,在医生的要求下,是不能来这种地方的。

“我以前从没在酒吧里见过你……你是不是第一次来这里呀?”

调酒师高高瘦瘦的,将调好的昨日缤纷放到了林肃的面前,自来熟地问。

林肃的手刚与酒杯接触的瞬间,一股透心凉从手心传来,他说:“呃……我以前来过几次,只是坐在角落里而已。”

“那可能是我眼生了。不过……像你衣着这么华贵的客人,还是第一次见到呢。”

林肃没有回话,将昨日缤纷一饮而尽。他的眼睛在人群中扫视,孙离的身上有欢愉酒吧的牌子,白天他大部分时间都在医院,晚上……应该在这里的。

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闯进了林肃的视野里,他将酒杯放在了桌子上,追了上去。

可酒杯里还残留着一些酒渍,调酒师仅仅看了一眼,便随手倒在了垃圾桶里。

“爷……我知道是我不对,只求您能再给我宽限几天,我一时之间凑不出来那么多钱的……求求您了,求您看在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饶过我这一回吧……”

孙离跪在地面上,还向林眠磕了几个头。

可他的求饶没有换来林眠的一丝同情,反而让林眠更加变本加厉。

“你的诚意……不够呀!”林眠幽幽地说,他坐在真皮沙发上,一副非常悠闲的样子,可墨镜之下的眼睛却瞥到了门口处。

这里是酒吧的内部,308号房间。

昏暗的灯光在头顶摇摇欲晃,却将房间的每个角落照得很清楚,即使地面上爬着一个偷吃的老鼠,也会立马被林眠扔出去的。

就在空气都沉闷下来的时候,林眠一脚踹了过去,刚好踹住孙离的胸口。

孙离吃痛,直接向后倒去,他的脊背磕到了桌子的衣角,他几乎都能听到了骨头碎裂的声音。

可他紧紧地咬住牙齿,不让自己发出一点痛苦的声音。

因为……林少最讨厌吃不得苦的人了!

林眠对着自己戴着皮手套的右手吹了一口气,脸上还是一成不变的表情。

他起身,慢慢地走到孙离的身边,就像从地狱而来的死神一样,带着近在咫尺的压迫感,让孙离大气都不敢喘一声的。

“爷……爷——”

孙离的声音带着一丝丝颤音,他惊恐地护住自己的头顶,意料之中的疼痛没有袭来。

他小心翼翼地移开自己的胳膊,颤颤巍巍地抬起头,看到了戏剧性的一幕——林肃一把握住了林眠的胳膊,两个人的身高不相上下,有种针锋相对的气势。

林肃一路尾随孙离,他在门口听到了激烈的声音,见门外面也没有什么人把守,便试探性的走了进来,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

于是,他下意识地护住了孙离。

“308号房间……应该就是这里了。不过,门怎么开着呢?”

林可看了看手机上的地址,还没踏出第一步,就被一只从身后袭来的手捂住了口鼻,拖拽走了。

林眠就这样跟林肃对峙了一会儿,他只觉得自己的胳膊有些酸,趁林肃一个不注意,抽了出来。

林肃倒是下意识地将身体挡在林眠的面前,生怕他再做出什么危险的举动。

“孙离,这……就是你的靠山吧,你要是能把所有的债还清的话,我也就不为难你了。”

林眠转过身,背对着他们说,他的嘴角勾起一丝恰到好处的弧度,那是胜利的喜悦。

“不……”孙离依旧瘫坐在地上,摇摇头说,“他不是我的靠山,他只是我在医院遇到的——”

林肃想都没想,直接打断了孙离的话:“我就是他的靠山,他欠你什么的话,都可以问我要的。你要是觉得不妥的话,我跟你可以立个字据的。”

说实话,说出这些话的时候,林肃是有点后悔的,但事情都做到了这步,他不想放弃,不仅仅是人。

孙离的心里就像落了一根刺似的,疼得不行,甚至比刚才脊背受伤还要难受。

他犹豫地伸出手,拽住了林肃的衣角,扯了几下,说:“林少,我就是一个小护工而已,您没必要为我做到这种地步的……”

“有没有必要是靠我来衡量的,你既然做了我几天的护工,给你这点报酬没有什么的。好好待在我身后就行了……”

林肃在孙离的身边半蹲着,他们两个虽然没有太多的肢体接触,但孙离委屈又可怜的模样全被林肃看在眼里。

“靠山就靠山,用不着这么亲密吧。”林眠看着二人沉默了许久,才出声打断了,说,“你既然想跟我立字据,那好呀……就怕你以后会后悔今天的决定……”

“孙离他欠我三千万,加上一些利息……逾期之类的东西,现在加起来也有五千万了吧,你确定,你要帮他还完。你要是帮他还完的话,你也就相当于把他买了……”

五千万,是林眠算好的一个数字,足够把林家的中部力量给榨干,但他……能不能乖乖咬住这跟绳子,还是有些难度的。

五千万?林肃一下子愣住了,他原本以为顶多是几百万的债款呢,事情变得棘手了起来。

可要是当面放弃的话,这不就是把孙离彻底推入绝望的深渊了嘛,明明给了他一点点希望,却被自己亲手毁掉。

孙离在医院照顾自己的画面在眼前一一浮现,就好像万花筒似的,一点一滴都刻在了记忆的长河里。

“不就是五千万嘛,本少付得起。只是……什么时候交钱,我总要有一些准备时间的,让我直接拿出来的话,是不可能的。”

林肃的双手背在了身后,止不住的颤抖。

“那就……三天后吧。”

林眠挑眉,他将皮手套扔在了桌子上,墨镜之下的眼睛却在观察着林肃的小动作——局促不安。

签署完了东西之后,林眠便放他们离开了。

但孙离刚踏出门口一步,就被林眠喊住了。

“孙离,你可千万不要想着逃跑。如果你不把这笔钱还上的话,谁也保不了你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