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今天又是大小姐(12)

孙言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了,他的风流韵事一直在圈子里流传着,如今被孙雪儿当面提出来,他只能尴尬地咳嗽几声。

“好了,今天是欢聚一堂的日子,都收收心,别那么针锋相对的……”

孙父今年四十多岁,乐呵呵的,看起来不像历经商场的狠人。

但孙父在s市可是有着很高的威望的,是很多商人都想结交的朋友。

“既然老爸都这样说了,那我敬哥哥们一杯酒吧,祝哥哥们事业蒸蒸日上、团结友爱,最好不要拉孙家的后腿就可以了。”

孙雪儿浅浅一笑,似乎手里的美酒都要为此沉醉了,但二哥孙重是个急性子,他听不得别人这么含沙射影说自己。

他对这个妹妹没有任何的好感。

他沉不住气,猛地从位置上站起来,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说:“雪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哥哥们待你不薄吧。说我们拉孙家的后腿,你不也是一样,非得把拍卖出去的水晶之吻给撤回来,你知不知道要赔偿多少呀!”

“知道。”孙雪儿轻轻挑眉,轻抿了一小口美酒,“可赔偿的都是我自己的资产,哥哥不会不知道这件事吧。也对,二哥今日之所以会回来,也是要向老爸要些启动资金的,哪里会关心其他人的疾苦呢。”

“你——”

孙父的声音低沉,听不出太多的情绪,但明显能令人感觉到他是偏向孙雪儿的。

“孙重,雪儿是你妹妹,你不应该对她这么严厉的。还有雪儿,这大家聚会的场合,你不能老揭你哥哥的短呀……”

“知道了,老爸。”孙雪儿故意撒娇似的说到,又立马转换了一副样子,“我吃饱了,你们先吃着吧。要是不让二哥看看我辛勤工作的模样,估计他会说是老爸暗地里资助我的。”

孙重藏在桌子下面的双手握成了拳头,他的眼神死死地盯住孙雪儿离去的背影,是无法掩盖的怒意。

清冷风的小屋内摆放着一套让人挪不开眼睛的水晶之吻套装,唯独少了项链。

孙雪儿白皙的手指划过耳坠、戒指和头饰,暖暖的阳光透过窗户的缝隙落在她的手指上,金光灿灿。

桌子上摆放着关于林可的资料,虽然不完整,但对孙雪儿来说已经够了。

“逃婚的小姐?我倒是喜欢这个不屈服于世间的性子,为什么要成为家族的附属品呢,做自己不是更好嘛……”

“小姐,我通过面具来调查这位叫林可的小姐的时候,发现有人在向我传递消息,经过核查之后,都是正确的。您说,要不要调查一下这个幕后之人呀?”

孙雪儿拨弄着四叶草的手停下了,她看了一眼衣架上的羊毛外套,说:“我估计你是查不到的。只要他对孙家没有任何的威胁……就没有必要调查。你去随时跟进一下小可的状况,她不可能一直躲着不出来的。”

“说不定明天就能在林家看到她了。”

许究既是孙雪儿儿时的玩伴,也是孙雪儿的得力助手,很多明面上不能说的事,都是许究暗地里做的。

“那明天需要我帮小姐跟林家打声招呼嘛。毕竟……昨天您没有给林肃留下一点点的面子?”

“不用,我自有安排的。”

孙雪儿看着水晶之吻套装,若有所思。

也许是因为见到自己的梦中情人太过激动,林眠一个晚上收到了来自白哲的无数条信息,就像陷入了热恋当中。

林眠对这种情情爱爱的事情不感兴趣,但他想起了林可的话,还是老老实实地抱着手机,靠在抱枕上,旁敲侧击给白哲说着退婚一事。

——你不是最不关心这种事情的嘛,我想给你找个女朋友你都不愿意呢。

——难不成……你也坠入了爱河当中嘛?

——不会吧,一向冷酷无情的林少……也会有得了相思病的一天。

林眠把聊天界面切换到白哲这边时,看着密密麻麻的疑问句,不禁头大了起来。

刚刚他在跟林可商量明天回林家的一些细节,算是忽略了白哲一分钟。

恋爱当中的男人,真的可怕!

——白哲,既然你那么喜欢那个女孩,那你订婚对象呢,不会就这样一直晾着吧?

——我退婚就是了。无非是违抗父亲的命令而已,离经叛道的事……我也做过很多的。

泡在浴室里的白哲对着镜子摆出各种好看的姿势,向来很少自拍的他,变得有些自恋起来。

还将刚才拍好的照片发给了林眠,十几张图片,一句话都不说。

呃……林眠一时语塞,他虽说对女朋友这种生物不感兴趣,但他对男人更不感兴趣。

——白哲,我觉得你太露骨了,还是保守一点比较好。

——如果你是想发给那个女孩子看的话,建议穿得正式一点。起码……感觉不是太油腻。

敲完最后一个字时,林可发来了一个“OK”的手势,意思就是她那边差不多也可以了。

一条新的热搜突然冲上了榜首——白少单方面退婚,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婚姻的不幸?

林可当时看到这条热搜的时候表情是迷茫的,这哪个天才想出来的标题呀,夸张事实、扭曲真相。

不过,林父那边应该很着急吧。

林家坐落在市区中心,林眠派人驱车赶到的时候,林家的大门紧闭,看起来气氛有些阴森。

复古的大门上爬满了藤蔓,跟林眠小时候记忆中的一模一样。

据林眠的母亲说,她最喜欢的就是花花草草的东西了。林父还真是长情呀!

“你们是谁?有预约嘛,没有预约的话是不让进的……”

看门的中年男人四十多岁,他是没认出林眠,但林眠一眼就认出他来了。

“奎叔,我是眠眠呀……我小时候你还经常抱我呢,说我长得十分可爱呢……”

“眠眠?”奎叔皱紧了眉头,他那一身衣衫穿了十几年,袖口处都被磨得包浆了,“林眠,你是林眠吧!”

“嗯……”林眠点了点头,露出了真诚的笑容。

“那快点进来吧。说实话,我和……他都很想你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