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侯府世子很傲娇(4)

“不就是石榴花的味道嘛,反应怎么比我上大学的时候还要激烈呢。多多,你说,如果我能在云府里做螺蛳粉的话,是不是就没人敢来监视我了……”

“宿主,我劝你考虑一下这些古人的感受。那个味道过于刺激,要是不小心熏到了一些不该熏的人,事情会很不妙的。”

“好吧。”林可有些扫了兴致,趴在了冰凉凉的石桌上,“不过,我现在应该算是当上了云殊的后妈吧,只要再降低他的黑化值,我这个世界的任务是不是就完美完成了。”

“是的。但云殊现在的黑化值是七十,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云夫人的去世,另一部分……则是他在国子监学习的原因。”

“国子监,那不是上学的地方嘛?也就是说……现在的云殊还处于上学的阶段,怪不得他做什么事都有些极端,明明只要找出来杀人凶手就好了,却要把父亲的妾室都给杀了。感化这么一个人,总觉得有些难处呢……”

一阵风袭来,满树的海棠落在了林可的身上和地面,林可身上穿的虽然是素服,但她的妆容淡雅,不施粉黛就已经很好看了,再加上海棠花的唯美,林可整个给人一种柔弱的感觉。

那几个侍卫前脚刚走,就有拿着华服的婢女踏进了闲云阁里,吓得林可连忙起身,端端正正的坐好。

云府最多的就是女子,最有心机的也当属于这些女子们。云府就活了云殊这么一位世子,是个长相上乘的女子,都想爬上他的床榻,得到这令人艳羡的世子妃的位置。

林可看出了这些婢女眼中赤裸裸的野心,她们一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脂粉味浓郁得想让林可打个喷嚏,幸好林可及时让她们后退,不至于那么丢面子。

不过,她们要是想爬上世子妃的位子,那也要先看看这个世界的女主同不同意了。

现在的时间段,刚好处于云殊跟女主宋静雪浓情蜜意的时刻,但就在云殊大肆屠杀云府的所有妾室之后,宋静雪便翻了脸,还设计了一出好戏来验证云殊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

最后的结果,便是宋静雪和男主风清钰皆大欢喜在一起了,云殊因为做错了各种事情,还被当今的圣上打入大牢,世代族人为奴。

这么一想的话,林可的行为还是阻止了宋静雪和云殊翻脸的导火索,不至于让事情到了难以用嘴皮子来解决的地步。

这些婢女漂亮是漂亮,但还达不到出水芙蓉、清新脱俗的气质,几乎连宋静雪的一根头发丝都比不上。

“是世子让你们来的嘛?”

林可以袖子做手帕,遮掩住口鼻,漫不经心地问。

“是……”

站在最左边的婢女抢先回答到,她的神色有些慌张,连多看一眼林可都不敢的。

不是……我这模样也算是我见犹怜的存在吧,怎么会吓到人呢,难不成,我的脸上有什么脏东西嘛?

婢女继续说道:“世子吩咐了,说您就是云府以后的大小姐,府内的大小事务都要经您的手的。但是在此之前,世子说要给您一个考验,希望您能做好准备。”

“还有,您既然成为了云府的大小姐,就不能再穿以前那些过时的衣服了。这几套衣服是城里最近流行的款式。您沐浴之后就可以换上了……”

这待遇还不错……林可起身仔细看了看放在锦盒里的三套衣服,触之柔软,比身上这套粗糙的素服要好上很多。

面对婢女的会心一笑,林可似乎知道了什么意思,她说:“为什么非要在云殊这一棵歪脖树上吊死呢,他人事不通、圆房也模棱两可的,这种还不虚心求教的,就那么香嘛?”

婢女们听到林可说的某些词语,一个个羞红了脸,这种事情怎么好在明面上说出来呢……

“小姐……您这样说世子,真的好嘛?他在京城可排得上是所有大家闺秀的梦中情人之一,要是世子能多看奴婢一眼的话,奴婢此生便无憾了……”

“对呀,世子那么好的人,您怎么能这样说她呢?”

关于云殊的彩虹屁被三个婢女吹了起来,这么一看,云殊的魅力还是挺大的,只要他不再想着把我的头砍掉就行了。

林可整个人对云府不怎么熟悉,跟在婢女的身后才走进一个热气腾腾的汤池里。

全身的衣物被婢女悉数脱去,就剩最后一件亵衣和亵裤的时候,林可握住了婢女的手腕,说:“这个……我自己来就行了。你们三个先出去吧。”

“可是世子吩咐了,说要奴婢几个人好好伺候您的。您要是衣衫不整的,就算是丢了云府的面子,就是不把世子说的话放在眼里。更重要的是,世子还会责怪奴婢几个人伺候不周,至于是怎样的惩罚,不用想也就知道了……”

婢女说话的声音越来越低了,生怕被有心人听到似的。

“那……行吧。”林可也不想为难她们,就让她们留在了汤池伺候自己。

汤池里烟雾缭绕的,与房门正对的方向放了一面铺满刺绣的屏风,旁边的桌子上是一个小香炉,点的应该是安神香,因为林可闻了之后不久,便有些昏昏欲睡的感觉。

婢女的手指纤细而有力道,在林可肩膀处的每一寸肌肤都在游走。但林可还是有些不习惯,只露出了锁骨以上在外面,还能听到婢女不小心碰触到水面的声音呢。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林可的脑袋昏昏沉沉的,多多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来,就跟蚊子哼唱一样,听不清楚。

平静的水面起了波澜,好像有人走进了汤池里。林可艰难地睁开双眼,只觉得全身上下都没有力气,那三个在一旁伺候的婢女,不见了踪影。

“宿主,你……好像中圈套了……”

直到这时,林可才听清了多多说的话,真是一个马后炮。

“我知道……看这情形我就已经猜到了。那三个婢女的长相就不可能是普通的丫环,而且她们给我按摩的手法,明显是练过的。我怎么这么傻,当她们说云殊要给我考验的时候就应该猜到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