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侯府世子很傲娇(39)

在风清钰走过来之前,她慌忙擦掉了,还变了一副面孔,笑盈盈地喂林可吃糕点。

换脸的速度之快,是林可都没有反应过来的。不过,这么一直认怂也不是林可的作风,她歪过头拒绝,还冲着风清钰喊道:“风公子,幸亏你来得及时——”

下一秒,林可只觉得自己的嗓子眼仿佛被人堵了一般,呜呜咽咽几句话,愣是说不清楚。

宋逶迤收回对林可满是警告的眼神,转身便对风清钰喜笑颜开:“风哥哥,云姑娘好像吃坏东西了,我特意来帮她看看的,谁知道……她竟然骂我,我纠正她,她还不服气呢。我就只好让她暂时成为一个哑巴了……”

宋逶迤说得单纯无害,只是盼望风清钰能不顾所有的一切相信自己,尽管自己做的都是错的。

可风清钰只是回敬给她一个满是失望的眼神:“逶迤,你先回房间吧……黑衣服并不适合你,如果可以的话,还是——”

宋逶迤并没有把最后的话听完,就转身离去了——我只是想看你为我任性一次,反正云可也只是一个人质,为什么连演戏都不愿意陪我呢?就因为我……配不上你嘛!

过了几秒钟,林可总算是可以说话了,但她并没有把蛊虫一事告诉风清钰,贸然把自己的把柄说给他听的话,说不定会因此牵连到云殊的。

“风清钰,你威胁童父童母把我骗来,就只是简简单单的把我囚禁在这里嘛。要是那样的话,我可是会把你给吃破产的……”

“有事就喊我风公子,无事就喊我风清钰,云小姐可真是会区别对待呀!”风清钰上手捏住了林可的下巴,毫无血色的嘴唇嘟囔了起来,那一刹那,竟让风清钰有了失神的片刻。

奇怪,云可算不上姿色上乘,身材也平平无奇,自己怎么可能会对这种完全没有教养的姑娘动心,真是离了大谱!

林可甩动自己的小脸,挣脱开来,风清钰这家伙……不会是想上演霸道总裁吧,只可惜,自己不怎么吃那一套。

“咳咳……云小姐真是说笑了,你要是能把风府吃破产的话,那我这风府的财力未免也太不顶用了吧。云小姐还是安心待在这里,等着看好戏吧。放心,在那件事情发生之前,我会保证你的安全的。”

嗯?合着风清钰跑来这一趟,就是看看我有没有死,看来他知道宋逶迤对我起了杀心的。

不过,他难道不知道他离谁越近,就会给谁招来杀身之祸嘛?真是个自作聪明的男人。

“哦……照你这么说的话,你把我关在这里,我还得感激你。风清钰,你不要总以为什么事情都是自己可以掌握的,有些事,已经超出了可以预料的范围了……”

林可直起身板往后面靠了靠,蛊虫的危害算是暂时消失了,接下来,就是实施自己的计划了。

一个刚从庄子上回来没几天的女人,竟会说些唬人的话。风清钰不以为然,只是叮嘱密室外面的下人:“看紧点,不要让逶迤再进来了。同时,好吃好喝的伺候着,别中途给我出了什么差错,要不然……你们几个就去当逶迤的种蛊者吧。”

宋逶迤最近一直在用人养蛊,她总是去黑市买一些穷凶极恶的家伙,用他们的血肉滋养着。虽然这件事是瞒着风清钰的,但他知道的一清二楚,只是明面上不说而已。

“是……”

几个下人瑟瑟发抖地回答着,眼神里全是恐惧。

要不是刚才看过林可被折磨的样子,他们是怎么也想不到被种下蛊虫是那么残忍的事情。

尿意上头的林可忽然想起来风清钰没给自己松绑的事,她在密室内叽叽喳喳的,但无奈密室的隔音效果很好,她转而求助多多。

“算了,我帮你一次,不过……这密室里没有厕所的,你还是就地解决吧。”

“多多,你怎么这么不怜香惜玉呢,怪不得没有女朋友呢……让我进识海里解决一下怎么了……”

这可算是涉及到多多的知识盲区了,自己只是个颁布任务的系统而已,整天生活在空间站内,女朋友……拜托,系统都是不分雌雄的?

不过,在林可的软磨硬泡下,多多还是同意了。

因为风清钰和宋静雪的婚期刚好撞上了蜀国王子到来的日子,所以一切从简,这也是宋静雪的本意。

绣娘花费了好几天的时间才赶制出来的嫁衣就随便被人扔在地上,一身素衣的宋静雪的手里拿着剪刀,她想把这件嫁衣剪烂,这样的话,自己是不是就可以不出嫁了?

但当她挥动剪刀的时候,宋父一把拽住了她的胳膊,用力地把剪刀夺走了。

“雪儿,为父跟你说过这件事的后果了,你要是想悔婚的话,青灯古寺就是你的去处,云殊以前做的那些事也会被全部捅出来。这新娘的人选就由你的妹妹代替。”

宋父做事一点都不拖泥带水,还让下人把准备好的尼姑服给拿了上来,一条死路,一条活路,就看宋静雪自己怎么选了。

宋静雪自小就是个养尊处优的小姐,哪里受过天大的委屈呀,她伸手摸了摸尼姑服,粗糙的料子在手上的感觉很不好。

嫁衣,用的是上好的锦缎,每一处刺绣都精雕细琢,赤裸裸的对比让宋静雪的内心起了涟漪。

她默默地把双手背在了身后,在宋父面前低下了头,轻声细语地说:“爹……我错了,我不该这么任性的。但……我真的放不下云殊,他应该一直都在为我的事情担心吧……”

“傻孩子,云殊要是担心你的话,他早就带你远走高飞了,还会拖到这种地步。还是赶紧穿上嫁衣吧,别误了吉时。”

宋父转身,嘱咐下人看好宋静雪,小姑娘就是小姑娘,娇嫩的花朵总是向往温暖的地方。

风清钰为了迎接云殊的到来,倒是办了两个喜堂,前来参加的众位宾客被安置在了东边,西边,看起来热热闹闹的,实际是风清钰准备的一场鸿门宴。

在来人走进密室的时候,林可赶紧让多多把自己重新绑起来,她歪着头假装在椅子上睡着了。

一大盆凉水即将泼到自己脸上的时候,林可慌慌张张地睁开眼睛,说:“我自己能醒来,不用你们喊我的。我就是想问一下……是不是要吃席了?”

“吃什么席呀,只是有个重要的场合需要你出席,你就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就好了。这是公子吩咐的,但要是你干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公子绝对不会轻饶你的。”

“嗯嗯……我懂,我都懂的。可看戏也得吃席呀,要不然饿坏了你负责……”

林可一句带着怨恨的小眼神的质问,彻底让松绑的下人无语了,这姑娘,脑子里怕不全是浆糊吧!

林可被下人送到一处密封森严的小屋里,她的眼睛再次蒙上了黑纱,只不过,她这次凭借着方向感估算出了大致的距离和位置,距离密室不太远。

笛声潇潇,如同耳畔之鸣。

林可的耳朵稍微动了一下,便意识到是云殊来了。

云殊的神色如常,在看到满院子都是大红的装饰品的时候,,他的心里咯噔了一下。

不过,到了这个时候,一个宾客都没有来,云殊倒是明白了风清钰的用意。

他把玉笛收回袖子里,对着空无一人的院子里打量了好几下,才发现一个放在过道栏杆上的小盒子。

盒子里面装的是一支海棠发钗,上面还残留着淡淡的香味,看到的第一眼,云殊的心不免揪了一下。

明明分开的这几天,他还是照常处理着世子府的事务,多一个林可,少一个林可都是可有可无的。

可怎么……越来越担心呢?

“风清钰,你想找我的麻烦就直说,用不着这么卑劣的手段吧。你们抓了我的姐姐而已,又不是……拿她的性命来逼我。”海棠发钗被云殊默默握在了手心里,却依旧用不屑的眼神看着周围的一切,“更何况,在你的大喜之日见血也不太好吧。”

“当然是不怎么好了,所以……我带你换个地方。”

风清钰的声音犹如回音一样,从四面八方传来,脚底下机关的响动让云殊提高了警惕,当他再次落到地面的时候,抬头就看到了林可在喝着小茶,吃着糕点。

果然,自己就不应该担心这个女人的,还是先担心自己的处境吧。

四面都是厚实的墙壁,头顶上的出口还被大石板给堵上了,烛火咻得一声全部亮起,将台子上面的风清钰照得清清楚楚,也包括宋静雪。

云殊跟宋静雪解释过林可的真实身份,不是说一个普普通通的丫环嘛,只是个挡箭牌而已,为什么要做到这种地步呢。

你愿意为了林可只身犯险,都不愿意为了我反抗一下下……

宋静雪本来想哭的,但她忽然发现——自己好像没有那么多的泪水可以流了,早在前几天以泪洗面了,直到现在,眼睛还是红红的。

宋静雪扶着一旁的椅子坐下,面无表情地看着二人间的“生死搏斗”。

风清钰对云殊的恨意是延续了十几年的,从小时候起,他就一直被云殊高压一头,无论是学识还是武功,可这个家伙看到自己落败的时候,不但上前安慰,还总是鼓励自己不要放弃,说的好像是为他学的一样。

久而久之,与其他公子少爷比试的时候,他们都会调侃——万年老二来了,这下算是有看头了!

“对了,你们知不知道清钰被云殊欺负得哭得很惨的事情,那足够我笑上一整年了……”

“还有,听说当初救宋大小姐的人是清钰,不知道怎么被云殊给捡到便宜了。不过,我也只是听说而已……”

数不清的流言蜚语钻进风清钰的脑海里,仇恨的火苗早就种下了。

这个构造复杂的密室是风清钰十二三岁的时候就找京城上好的师傅定做的,那时的他,从来没想到会在这种地方用上。

密室里也建造了许多精巧的机关,用来囚禁一些不能用正常语言来形容的人。

坚实的栅栏从密室的上方突然降落下来,倒是把分神的林可给吓了一跳。

她这才有时间打量起周围的环境。

果然,跟自己向清碧说的一模一样,就是不知道云殊有没有做好充足的准备。

风清钰在后续剧情里的手段,林可都从多多的嘴里得知了,她开始有点期待风清钰看到自己计划落空的表情了。

各个房间的囚笼打开了,几个被折磨得人不人、鬼不鬼模样的家伙被放了出来,宋静雪哪里见过这些骇人的东西,害怕地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风清钰听到了宋静雪的声音,倒是变了一副面孔,他轻声细语地说:“你要是接受不了……就先出去吧。即使你向我求情的话,我也不会放过云殊的——”

宋静雪慢慢地挪开双手,似乎有千言万语堵在心口,她一把握住风清钰的双手,战战兢兢地说:“我不会向你求情的,你们两个人之间的恩怨,我……插手也解决不了什么的。”

但我……想给一个云殊带我走的机会。

那几个看起来面目可憎的家伙迈着缓慢的步伐向云殊走来,云殊一秒钟都没有犹豫,抽起墙面上的长剑,一个闪避,躲过了这些家伙沉重的打击。

再一个转弯,一剑封喉,三个大家伙齐刷刷的倒地,这些人本就背负了沉重的罪孽,本就该死,云殊只不过提早送他们上路了而已。

可接下来冒出来的人,就没那么简单了。

宋静雪只是听过云殊武功了得,但从没有见过,在她的眼里,云殊一直都是一个带自己游山玩水、扑蝴蝶逗自己开心的儒雅书生而已。

如今见了这么血腥的一面,她比刚才被大家伙吓到的反应还大。

原剧情里,云殊就是被风清钰证残忍地杀害了府内云府所有的小妾,宋静雪才渐渐地远离他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