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侯府世子很傲娇(38)

“可怜天下父母心呀……要是我的父母也能这样对我就好了。只可惜,没有那个可能了。”

“对了,这幕后之人怎么还不进来,我奶茶都快要喝完了……”

林可又深吸一口,整个人靠在椅子上,在她慢慢睁开眼睛的瞬间,一张人脸忽然出现在她的面前。

她被吓得差点从椅子上秃噜下来。

人脸上戴着一张看起来十分诡异的面具,红绿相错的颜料涂满了面具的所有地方,在林可的角度看来是十分可怕的,但她的双手紧紧地抓住椅子的把手,心有余悸地坐在原地。

“原来你也会露出这般害怕的表情呀?”

面具说话了,他的气息从面具与脸的缝隙中渗出来,倒是让林可的恐惧感少了很多。

林可看准时机,趁对方还在自顾自说话的时候,一把扯下对方脸上的面具,露出了那张堪称京城少女梦中情人的脸——风清钰。

老熟人了,在雏花比试上就跟云殊针锋相对,实在是没有什么好感。

“风清钰,这不会是你设的局吧?用得着这么大费周章……你即使把我困在了这里,有什么用呢?”

“你对云殊那么了解,也应该知道他的为人的。我对他而言,只是个可有可无的姐姐而已。你……算是失策了。”

林可一手拿着面具,一手将喝完的茶杯放下,根本就不像身在牢笼之人。

“是吗?虽然我见你的次数不多,第一次应该是在国子监吧,你那么费劲的混进来,应该是为了云殊吧……第二次,手里拿的绣球应该也是为了云殊吧,第三次,你在雏花比试上收到的圣旨,很有可能是云殊求来的……”

“我就不明白了,一个在学院里那么讨人厌的家伙,怎么可能会有人为他做到那种地步呢。你要是说你对他没有别的心思的话,那才叫笑掉大牙了……”

风清钰有些疯狂的笑起来,这一切只是他的揣测而已——以真心换真心,才是天底下最大的笑话。

他一身白衣,落在了林可的眼里,显得是那么的刺眼,却又是那么的无助。

林可只觉得他身上的气息有些危险,不自觉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不慎碰到了桌子上的杯子,碎片落了一地。

云府。

云殊收到了来自风府的请帖,是一个婚帖,上面的新郎新娘当然是风清钰和宋静雪了。

看到名字的那一刻,云殊不禁把舒展开的双手握成了拳头,即使是风清钰恶意挑衅自己,他也不能动太大的怒气的。

自己这般身份,即使是顶着众人的压力娶了宋静雪,以后的日子也不会好过的。

就是不知,静雪到底是怎么想的,她跟着我,是不会幸福的。

清碧在云殊走神之际,将林可遇到的童父童母的事情以及她的一些计划全都告诉了云殊。

云殊听后的第一反应先是慌乱,接着慢慢稳住了情绪。

他的目光落在请帖上面,这是静雪大婚的日子,自己要是出场,指不定会出现什么差错呢。

可照林可的计划来说,应该是一场鸿门宴,即使躲开了,也会迎来风清钰数不清的暗算的。

既然如此……还是去吧。

“清碧,你去查查那童父童母是不是出城了。如果是的话……就想办法给他们多送些钱财,按林可的话来说,这叫做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今天愿意当这个冤大头了。”

嗯?世子今天的心情怎么这么好,莫不是吃错药了。

清碧一脸疑惑,但还是出去寻找童父童母的踪迹了。

瞻前顾后的云殊之所以不担心林可的安危,是因为他知道风清钰只是想威胁自己,让整件事情变得更顺利一些。

那便如他所愿。

皇宫。

皇帝刚看完有意无意针对云府的奏折,他生气地把放在桌子上所有的奏折推到了地上。

“荒谬,可真是荒谬呀!一个个是看不懂朕的意思嘛……非要朕把这些老臣一个个治罪嘛,一群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老家伙!”

皇上不过三十而立,两鬓便生了几根白发,自从皇帝登基以来,整个国家都是风调雨顺的,大的战争没有,小的摩擦却是不断,为此,皇帝特别重用武将,但也萌生了一些弊端。

比如,风家……

虽说风清钰是后起之秀,在国子监的各项成绩都还算可以,但……人品不咋地呀!

一群高官子弟的名字在宣纸上被皇帝书写下来,他特意将云殊的名字圈了起来——一个无权无势的人,要怎么掀起新的浪花呢?

忽然,林自姣闯了进来,不顾高公公的阻拦,猛地出现在了皇帝的面前,吓得皇帝赶紧将桌子上写有名字的宣纸给藏到了下面。

“姣姣,你走路怎么风风火火的,不知道身为公主的礼仪嘛?要是让贵妃看到你了,肯定又要说你一顿的……”

皇帝似乎是适应了很多次,转变的态度非常自然,还向高公公使眼色不要让其他闲杂人等进来。

“父皇,您不就喜欢我这个性子嘛,要是我变得像其他妹妹一样柔弱,估计您见都不会见我一面的。”林自姣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了皇帝在藏东西,但她只是瞟了一眼,就依偎在了皇帝的身旁,撒着娇。

“我知道父皇一直都在考虑和亲的人选的,除去我,就是自玉了。其实……我也不想让父皇为难的,如果父皇能答应我一件事的话,我……自愿和亲的。”

从雏花比试回来以后,林自姣做了很长时间的思想斗争,京城的势力错综复杂,找个没背景的驸马吧,指不定哪天就被贵妃抓住把柄了,找个有势力的,自己又算是高攀了。

还不如远嫁,让贵妃断了害人的心思。

正好用这件事帮静雪的忙,也算是一举两得。

蜀国的王子不日就会到来,和亲的公主人选也该被提上征程了。但依照姣姣那么古灵精怪的样子,这个要求……不会简单的。

皇帝装模作样的咳嗽了几声:“姣姣,朕可是被你坑过好几回了,万一你说的要求涉及其他重要的事,朕可不好收回的。”

呃……只能如实说出来。

“父皇,我只是想说一句公道话而已,风家与宋家联姻,您应该再考虑考虑的。宋丞相权利滔天,风家……也算是蒸蒸日上,您这样做——”

皇帝哪里不知道这些道理,他顿时冷下一张脸,十分严肃地说:“姣姣,朝堂上的事情,你最好不要插手,安排他们两家联姻,朕自有用意。如果你是受人之托来游说朕的,那还是就此收手吧。朕不会同意的。”

林自姣愣愣地站在原地,眼里满是失望。

皇帝背对着林自姣,长袖一挥,便让高公公把林自姣请了出去,还让林自姣这几天安心地待在皇宫,不要乱跑了,要好好招待蜀国来的王子。

清心殿内灯火辉煌,只可惜,在宋静雪成婚之前,自己再也没有机会进去了。

林自姣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轻轻地抵住门扉,想来自己也是一个命运多舛的落叶,连在何处安家都不知道呢,却还想凭借一己之力翻盘,真是可笑!

在风府的密室里,林可生活得好好的,有吃有喝,最重要的是云殊黑化值已经降到十左右,还只差最后的几步就可以完成这个任务了。

只可惜,没有把旺财带过来,密室里四面高墙,没有一点美感,总觉得是风清钰那个家伙恶意针对自己的。

与地面相撞的咚咚咚声在幽暗的密室里由近到远,就像在林可的耳膜里洗了个澡一样。

林可的眼睛被一层黑布蒙着了,她的双手和身体被绑在了椅子上,紧紧靠着多多的描述来辨认方向和来者。

“宿主,宋逶迤就要过来了,你可不要乱说话激怒她,她现在的情绪很不稳定——”

的确很不稳定,因为风清钰喜欢白衣的原因,宋逶迤常年身着一身白衣,亲力亲为帮助那些穷苦的百姓。

可现在的她,几乎快要与满密室的黑色融到一起了,那粉嫩的发钗被她涂成了黑色,衣服上的飘带上有一个白点,那是她唯一保留的东西。

就这么在林可的面前一晃而过,林可还以为是遇到什么纯正的非洲人了呢,差点要露出自己洁白的大牙了。

幸好宋逶迤肤如凝脂,犹如白雪。

她轻轻地解开了蒙住林可眼睛的黑纱,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全身都是不好惹的气息。

“云可,你说的很对。当你第一次说起风哥哥跟宋静雪的事的时候,我就应该重视起来的,早早把宋静雪做掉,也许就不会有这么令我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宋逶迤自顾自地说话,林可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想插嘴……倒是被宋逶迤塞了一嘴的糕点,噎得不行。

“多多,这是怎么了?难不成我的预言成真了嘛,可风清钰要是追宋静雪的话,那应该还有很长时间的……”

“皇帝赐婚了,谁劝说都没用的。所以……宿主应该可以理解雏花比试上云殊那么挑衅风清钰了。”

好不容易把糕点咽下去的林可有了新的想法。

“这样啊……那我更应该开导宋逶迤了,要是她不小心把女主给搞没了,失去心爱之人的反派只会怒气涌上心头,使出全身的功力杀光所有人,到最后紧紧抱住女主的尸体,撕心裂肺的哭泣……”

“宿主,你那是仙侠剧本吧。这个世界没有那些怪力乱神的,云殊本人也只想当一个简简单单的凡人的……”

忽然间,林可的肠胃和其他器官猛地抽搐了一下,就像是尖尖的针头在盛满水的气球表面来回滚动一样,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在这短短的几秒钟内,林可仿佛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一样,额头上全是细密的汗珠,手背上青筋暴起,就连脚指头都在用力的反抗。

可蛊虫的威力太厉害了,还是在母虫的操控下,林可都要虚脱得没有力气了。

蛊虫停止了动静,林可尚得一丝喘息的机会,她额前的发丝已经变成了细细的几缕,贴在头皮上,看起来很是狼狈。

不过,林可只是喘了几口气,咬着牙说道:“宋逶迤……你……到底想干什么,如果你是想杀了我的话,就不应该用这么明显的手段……京城是中原的地区,会蛊虫的人少之又少……你这么做,只会让风……清钰对你越来越失望的……”

宋逶迤的眼中闪过一丝犹豫,刚刚她是被体内的母虫怒火攻心了,才会做出这般给自己留下把柄的事情,要是再度让风哥哥对自己失望的话,那就再也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你说得倒挺对,要是就这么把你解决的话,留下一个完整的身体,风哥哥顺腾摸瓜就会查到我的。那不如,就让蛊虫把你由内而外吃掉吧。届时,我会封住你一切的感官的,这样毫无痛苦的死去,应该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吧……”

啊……就连另一边的多多都瞪大了眼睛,这不是最简单的一个副本嘛,怎么动不动就要杀人的。

多多打开了副本的数值面板,扫视了几眼——宿主还是自求多福吧,他当初的粗心大意还挺多的。

“等等……等等!”为了保命,林可算是使出了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宋姑奶奶,这样看起来是不怎么残忍,但你精心培育的虫子应该会因为吃掉我被撑死的,而且我三高特别严重的,高血压、高血脂、高血糖……可不能用一般的话来讲的……”

“更重要的是,我身上的肥肉也很多,仙女还是要粗茶淡饭比较好,不能暴饮暴食的……”

林可能感觉到,自己身上的每个器官都在努力,就是不知道宋逶迤会不会网开一面了,让我完成任务后再死也行呀!

一句“油嘴滑舌”彻底把林可打入了地狱。

但就在宋逶迤将要催动蛊虫的时候,风清钰风尘仆仆地赶了过来,吓得宋逶迤被反噬了一波,鲜血从嘴角流了出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