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侯府世子很傲娇(35)

看风清钰的样子,估计早就想好了接下来怎么走。

要不然,自己还是先自保吧。

“宿主,临阵逃脱可不是好习惯呀!你就不会想想事情的转机吗?”

“转机?”林可默默收回了伸出去的左脚,吃瓜子和花生的动作没有停下,“难不成……你说的是云坳村的事情,可都过去了一夜了,皇帝那边还是没有消息——”

话音刚落,一道尖细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是属于高公公的声音。

高公公是皇上身边最得力的大太监,即使是某些大臣,也不敢得罪他的。而他那标志性的嗓音,也让在场的许多人身躯一震……高公公怎么来了?

林自姣本来都打算走了,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高公公,到底是哪位大人物把父王的亲信给吹过来了,她有些感兴趣。

在多多的提醒下,林可才反应过来所有人都跪了下去,好像就剩自己没跪了。

只见高公公细长的眉眼落在了林可的身上,就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他一步一步走到了林可的身边,搭在手臂上的拂尘随风飘扬。

高公公的手里拿着一道圣旨,震慑力自然不言而喻。

跪在地上的云殊抬头,紧紧地盯着林可那边,或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紧张到屏住了呼吸,双手握成了拳头,这样的情景,从未在宋静雪的身上发生过。

“您就是云姑娘吧?”

尖细的声音打破了寂静的僵局,高公公收起了在皇宫内高傲一世的样子,保养得极好的双手握住了林可那双还未来得及清洗的双手。

说实话,这高公公没有洁癖嘛?

林可猝不及防打了一个响嗝,幸好她及时低下了头,不至于让所有人看到自己出糗的正面。

要不然,自己要怎么在这个星球生存呀!不对,尽快完成任务不就可以离开了嘛……

但那也很丢脸呀!

“呃……高公公,您有什么事情嘛?要不然,我还是先跪下去吧……”

两人对视,有种说不出的违和感。

“云姑娘站着就好,这是陛下吩咐的。杂家手里的这道圣旨,就是陛下为您和云世子特意颁布的。要不是你们二人孤身涉险,将京城少女失踪的案件查清楚,估计陛下还在为贵妃的事情头疼呢……”

“多的话,杂家也不便说了,请云姑娘好好收下这道圣旨,可保你们二人一世平安。”

林可恭恭敬敬地接过圣旨,此时的她还处于懵逼状态,她明明记得,报官的是云殊让知风去的,按理说,跟自己没有任何关系的。

难不成……他把自己的名字也添上去了?

那自己算是被云殊认可了嘛?

林可心中暗自窃喜——这小家伙,这么重要的事情都不跟自己说一声,真是麻烦!

高公公就这么走了一个过场,便带着浩浩荡荡的大队伍走了。

众人才从这般威压当中慢慢直起身子。

“那个女子是谁呀,竟然能让高公公对她这么说话,我还是头一次见呢!”

“听高公公说,姓云……应该跟云殊有关系吧……”

“可刚刚……风清钰还说要治云殊的罪呢,这不就是忤逆了圣上的旨意了嘛,当真是一场好戏呢!”

七嘴八舌的声音传进风清钰的耳朵里,他只叹,自己算错了时机。

他怎么也没想到当日所救的云可会是云殊的亲人,要是知道这个消息的话,说什么都不会轻易的放她出去的。

罢了,也只能将此事置,就先让云殊多活一会儿吧。

盛放奖品的小方盒子被风清钰不友好地“扔”到了云殊的手里,他仍是一副盛气凌人的姿态。凑到了云殊的耳边:“云殊,这是上天不想让你死,那我就暂且放你一马。但是下次……可就没这么简单了。”

“那我也回敬你一句话——像你这种手段,我见多了,还怕这一个两个嘛!”

“呵……”风清钰丢下几句狠话,便离开了。

宋静雪只能听从父亲的吩咐,跟了上去。

林自姣从二楼上下来了,她拖着长长的裙摆,身边还跟着几个丫环,来到了林可的身侧。

场地中央正在进行落幕的仪式,因为高公公来的时候,跟国子监的夫子说了,比试就进行到这里吧,第一名……该给谁给谁。

言外之意就是内定好了,可云殊靠的也是自己的实力。

黎明时分。

皇上就已经得知了云坳村的所有事,包括云殊写的一封信,信上面注明了要让云可做此件事最大的功臣。

皇上让太监打听一番,才知道云可是云家放在乡下的女儿,可怎么听……都有些悬乎呀,但皇上还是答应了。

并根据信中的要求让高公公掐准时间进入国子监。

代价就是云府愿意释放手中一切的兵权和其他权利,只求做一个闲散世子。

“云小姐,果真跟云夫人长得十分相似呢。我看的第一眼,都差点认错呢。”

林自姣说的不是假话,凑近看林可的时候,她才发现林可的侧脸与已经过世的云夫人很像,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都不过分。

只是这气质,还缺点东西。

多多科普人物知识的时候倒是很及时,就差把林自姣确认成为林可的攻略对象了。

“公主殿下,您真是谬赞了。我与云……母亲相比,只能是大巫见小巫的样子。话说,您找我,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嘛?”

要是真作为云家小姐的话,林可估计要露馅的。

她现在只想逃离所有人的目光,这有点太明目张胆了。

“只是想闲聊一下。云小姐观看这么重要的比试的时候,穿的衣服未免太素了吧。不如……”林自姣将自己发髻上的一枚簪子拔了下来,插到了林可的发髻上。

“这么娇嫩的红色,还是适合云小姐这样喜庆的人!”

是吗?林可从林自姣的眼睛中没有看到任何的敌意,这个公主除了跟宋静雪有一些交际外,跟国子监里的其他人并不熟悉。

难不成……她是宋静雪派来监视我的,我的面子也太大了吧!

云殊的右手搭在了林可的肩膀上,他的语气低沉:“家姐的行为有些乖张以及神经,希望公主不要介意。毕竟……阿姐刚来京城没多久,对很多事情都不熟悉的。”

“如果公主想跟阿姐说话的话,不如到府上一聚……”

“不用了。我还有其他的事情,就是下次花韵节的时候,希望云小姐能来参加一下,那就再好不过了。”

林可还非常热情地与林自姣说了句再见,可当她回过神看向云殊的时候,周身的氛围降至了零点。

“林可,你这个云家小姐的身份装得还挺像的,就是有一点,我不太喜欢——不要随便接受别人的好意,要不然,还以为云家欠他们什么呢。”

“对了,这个簪子……你戴着不好看,还是拿下来吧。”

没给林可任何反驳的机会,云殊便伸手将上面带有林自姣身上香味的发簪给取了下来,还偷梁换柱了一把。

奇怪?我怎么感觉我的发髻上还有东西……

林可察觉出不对劲,本想伸手摸摸,却被云殊一把拦住了。

他说:“你还是这个样子好看,别动了。对了,我跟你说的糖……你还记得嘛?”

云殊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就像一只贪吃的小猫咪一样,他渴求的眼神骗不了任何人。

“当然记得了。你比试之前就给你准备好了,还记得那个盘子上的赞吧,那就是用糖给你拼成的,厉害吧!”

林可侧着身子向云殊身后看去,在她没注意的这段时间里,盘子里的糖全被水碧他们三个人分光了。

呃……

“多多,还有嘛。我觉得我需要抢救一下……”

“宿主怎么可以一而再再而三,坑这么可爱的系统呢,那可都是人家的小钱钱呀……”

“废话真多,你给不给呀!”

本以为好声好气的,多多会更听话一点。没想到,还是要使用雷霆手段。

软糖如同虚影一般再次出现在了盘子里,多多认怂了。

林可的手里拿着圣旨,可云殊像是没有看到一样,即使坐上了马车,他的心思还是扑在了要怎么好好消灭这些软糖身上……

林可不禁怀疑,这不会是一个骗局吧?

“世子,你就不关心一下圣旨上面到底写了什么嘛,要是高公公话里有话怎么办?”

“话里有话?”云殊的嘴边残留着橘子般的清香,轻笑了一声,“你怎么知道他是高公公的,我并未让水碧等人跟你说过宫里的事情。”

呃……

“多多,这件事赖你,谁让你跟我说那么多的……”

但是林可也逃避不了这个问题,她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世子,你应该听说过这样一个词吧,梦游。我呢,大半夜的时候,总会遇到一些奇奇怪怪的事,就比如灵魂出窍这种,没有办法控制的。所以,可能无意之中了解到了很多其他的事情……”

管云殊信不信呢,先瞎说再看云殊脸色行事。

云殊只是轻轻地“哦”了一句,便没有追究。

他早就知道,林可身上应该藏有其他的秘密,可无论自己怎么调查,都一无所获。

也许,要等到她自愿告诉自己。

“你既然这么想知道圣旨上面写了什么,那你自己打开看看好了,无非是一些客套话,让人也高兴不起来的……”

皇上对云府一直都虎视眈眈的,因为云父生前积累的家底厚实,所掌握的兵权也是常人不敢相信的。

皇上一直在等一个让云府自愿交出所有权利的机会,这样的话,不至于被天下人骂一句“谋害忠良”。

云殊很早就知道了这件事,但他若是想娶宋静雪的话,依靠的可不止这点实力。

只可惜,皇帝的一道赐婚,算是彻底断了二人之间的联系。

如果云殊要强娶的话,云家和宋家只会两败俱伤,留下风府一家独大。

这费尽心思换来的“美满”婚事也不会长久的。

只希望……静雪能懂得这个道理。

云殊的眼里蒙上了一层忧伤,他为了不让林可看出自己心中所想,还特意拉开帘子,看向窗外的风景。

但……林可的心思全扑在了圣旨身上:“多多,这圣旨金黄金黄的,是不是能换好多钱呀?”

“宿主,你在想什么呢。这可是圣旨,放在任何一个平民百姓身上都是不安全的,而且你忘了高公公说的话嘛,保命符呀!说不定就预示了宿主往后的生活不会一帆风顺的……”

“呵呵……你可真是个乌鸦嘴,不会说一点好话呀!”

“可宿主是那种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人。我没错!”

接着,多多彻底闭麦了!

圣旨上的吉利话还真不少,都快把平平无奇的林可本人夸成一朵花了,但对云殊这个世子的身份描述的很少,就好像……某种忌讳一样。

云府。

听云早就在门口恭候多时了,他坐在门前的台阶上,一手拖着下巴,另一只手摇摇厚厚的“圆房”理解,这下……世子该满意了吧!

可云殊非但不满意,还将听云狠狠地训斥了一顿:“我什么时候叫你去弄这些东西了。你要是自己想找媳妇就直说,我会给你放假的,何必用这么拙劣的谎言呢!”

还未进门,院子里下人就听到了云殊装模作样的呵斥声。

这还是他们第一次见到世子这样发脾气呢,要是按照世子以往的行为,那不得见血泄泄愤。

骂人,已经很轻了。

听云好生无辜呀,明明他全是按照世子说的方法办的,差点损失了清白呢,怎么变成了这样一个结果呢。

莫不是……世子被人偷梁换柱了,这才几日不见,真是太寒心了。

“世子,属下没有撒谎的。属下还记得您当初说那些话的情景和语气呢,要是世子想不起来的,属下可以帮您回忆的——”

态度真诚的听云完全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他还将那些感悟和心得递到了云殊的面前,引得林可努力地向前瞟了几眼。

但在云殊身躯的遮挡下,什么都没看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