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侯府世子很傲娇(33)

当今的皇帝为了自己的地位稳固,曾向云父提出一个要求——不让云家的男子修习过多的武功,要不然,就是犯了大忌。

这件事,知道的人并不多,风清钰也是从自己的父亲口中得知的。

而云殊在书院里的“懦弱”行为,倒是让他更确认了这一点。

如果他在比试中展示了不一样的实力,还可以告他一个欺君之罪。

云殊对于这场比试,是势在必得,比试的第一名的奖品是他母亲曾经心心念念的东西,如果能让母亲再次活过来的话,他……死也愿意的。

手在木头盒子里随便搅动了一番,弥途夫子上前把云殊拿的那张纸条给展开了。

他脸上的表情有些错愕,怎么会是这个项目呢,虽说都在六艺当中,但——

风清钰利索地将折扇展开,阴阳怪气地对弥途说:“夫子,您在看什么呢,大家可都等着呢。难不成……是云殊抽出来的东西有问题,他不能跟我比试吗?”

“呵……”云殊在弥途夫子身旁侧着身子,早都看到了上面的“射”字,他可不怕。

“有什么不敢比的。你在国子监的时候就是我的手下败将,虽说是旧的场地,新的玩法……但我云殊,从来就没怕过什么!”

“好……好!云兄这般说辞,我要是不应战的话,那岂不是驳了云兄的面子,失了大家的兴致!”

风清钰答应得非常爽快,没有给云殊一点反悔的机会。

拜托……你们两个让我说句话行不,你们到底有没有把我这个夫子放在眼里。

“这么明显的激将法,云殊还能上当,这不符合他的作风呀!”

林可已经嗑了半盘的瓜子,嘴唇都有些发麻了,在不停的向多多讨论着接下来的发展。

多多早就向这种休闲的养老生活投降了,他躺在懒人沙发上,吃着从林可那里借来的瓜子和花生,打了个嗝才说:“这叫大智若愚,云殊全是跟宿主学的,宿主应该高兴才是。即使出现了那种难以收拾的危急情况,我保证不会让宿主死得很惨的!”

“……”

多多怕不是靠坑宿主长大的。

国子监在刚开始修建的时候就配备了一系列的武打场地,各种武器是应有尽有,只不过不常对外人开放。

如今一见,倒是令人大跌眼镜。

“不是吧,竟然在国子监内都有这么大的手笔,建造国子监的幕后之人……还真是有钱呀!”

“要是有机会的话,真想见见那位大人物呢!”

……

不绝于耳的夸赞声传进风清钰的耳朵里,他按动墙上的机关,十几把上好的弓箭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风清钰很“贴心”的为云殊挑选了一把弓箭,递给他的时候,云殊却不怎么领情,直接一口回绝了。

“风清钰,还是收好你的小伎俩吧。这……弓箭,还是你自己用吧,我自己挑选就好了,就不麻烦你了。”

云殊神色清冷,弓箭一取,又从圆筒里拿出来红色羽毛的长箭,直接架在弓上面,对准风清钰的脑门,毫不犹豫地射了出去。

只不过,轨道有些偏离,刚好从风清钰的耳边擦过,射在了靶子上。

“不好意思,刚刚手滑了。你……应该不会介意吧?”

云殊凑到风清钰的身边,轻笑了一声,自己就是故意的,怎么着,若不是宋静雪的身影一直在人群里若隐若现的,他早就一箭刺穿风清钰的心脏了。

“无妨。”风清钰的脸色很难看,他轻轻摸了一下自己的左耳,血腥味便在手指上弥漫开来,“云兄也只有靠这种手段来泄泄愤了。果然,唯有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对了,云兄还不知道吧……我跟静雪的婚事是陛下赐的。到时候,我可是会给云兄送请帖的,只希望云兄能来赏个面子了。”

从云殊的行为中,风清钰已经猜到了云殊应当是知道了一点苗头,那何不火上浇油,让他自乱阵脚呢?

云殊也不是个傻的,他的心底一颤,手里的弓箭握紧了几分,轻描淡写地说:“风兄这般好意,我是心领了。但这么拖延时间不好吧,还有剩下的人要比试呢?”

云殊的步伐迈得轻盈,可他每走一步,都像是走在刀尖上一样。

对于天子的威严,他有什么办法能去抗衡呢?

射箭比试运用三局两胜的规则,林可换了个角度去看,却看出了不一样的剧情——相爱相杀呀!

可当风清钰自信满满射出第一箭之后,看台上全是一片叫好声。

“风清钰不愧是镇国大将军之子,射箭的姿势那么标准,虽然是九环,但这么远的距离,已经很难了……”

“我听闻镇国大将军的箭术可是军中一流呢,风清钰肯定是自小得了大将军真传,收箭的姿势也是如此的行云流水!”

“反观那个云殊,我倒觉得没有太大的看头。虽说他的父亲生前救过陛下一命,可行事如此偏激的人……是永无出头之日的。”

“就冲他刚刚挑衅风清钰那一箭,我就知道,他是个沉不住气的家伙!”

评头论足的是国子监的其它学生,他们本就对云殊有着各种的不满,能发泄就发泄了。

林可听了,只觉得嘴里的口香糖越嚼越没味,这是多多给林可的赠品,具有嚼劲口香糖,当然,也很粘牙。

趁着他们一个个装杯的时候,林可将口香糖分成了好几块,顺势扔在了他们的脚底下。

还没过几秒钟,林可的耳边就传来了震惊不已的声音:“这什么东西呀,怎么这么粘鞋底呢?是那个没有公德心的家伙乱扔的……快点给我站出来!”

当然,没有一个人回答他了。

林可悠闲地吹着小曲,眼神却瞥见那个人正在努力地扣鞋底上的口香糖,只可惜,牢固无比,还把手上弄得很不干净。

此时,咻的一声,云殊的箭射了出去,但是场内的靶子上都没有这枚箭的踪影。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射出去的箭,在场外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