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侯府世子很傲娇(29)

眼睛再次湿润了,乔婶子又一次用了手帕。

她慢慢地起身,说:“我知道你弟弟不是个傻子,你们……看起来也不像姐弟关系。你们能不能帮婶子一个忙,把这个小姑娘送到婶子那屋。放心,不会有人发现的。”

到了乔婶子的屋里,林可才发现墙壁上挂满一个女子的画像,画中的女子不过十七八岁的年纪,生得一双脉脉含情的杏眼,她的腰间还有一块手帕露了出来,正是乔婶子手上的那一块。

童雪意的伤口处被乔婶子上了一些药膏,用清洗干净的纱布包了起来。

“你把当做祭品的少女捡回来,你就不怕那个长得……难以形容的巫师找上门来嘛?”

林可还在对屋内的东西进行探索,云殊也是犹豫了许久,才找了一个位置坐下,面对乔婶子的沉默不语,他有些不耐烦了。

“婶子能怕什么呀……婶子都这么老了,也当不了祭品了。说实话,你们两个才是当祭品的最佳人选,过了今夜……你们就没有这个烦恼了。”

“你什么意思?”林可对乔婶子提高了几分警惕,她试探性地问,“这个姑娘不是你们云坳村的人,可她却被你们当成了祭品。按照你刚才的说法,我和……他迟早也会被当成祭品。这般罔顾人命的行为,倒是丝毫没有把天子放在眼里。”

“不……不,我只是想弥补自己的过错而已,我只是想让我的女儿活过来。”乔婶子抱住头,哽咽地哭出了声音,“可……我发现,那只是一个骗局而已。捡到你的时候,我在想……这可是一个上好的容器,一定要把她养的白白胖胖的,恭迎我女儿的降临。”

“但上天给我开了一个玩笑,我……女儿是云坳村的第一个祭品,那上面的灯油,是她的血肉。我亲手把她送上祭台的,我却忘了这件事。直到你跟我开口说话,我才有了一点点的记忆……”

说到最后,乔婶子像是失去了所有力气一样,瘫软在床上。

“咚咚咚”

猛烈的敲门声在长夜里如同催命符一样传来,云殊攥紧了拳头,不以为然。

林可还有犹豫要不要开门,毕竟……这屋里烛火烧的正旺,一番推辞,肯定会令人怀疑的。

乔婶子一下子从床榻上起来,她将烛火吹灭了,用那双苍老的手开了房门,黑黢黢的屋内景象展示在王二的面前。

王二有些不耐烦:“你刚刚在做什么,怎么不早点开门呀!”

“……做我女儿想做的事,有什么问题嘛?”

乔婶子阴沉着脸,清冷的月光让她的表情更加扭曲,她猛然间抬起自己的右手,将准备多时的白色粉末撒在了王二的脸上。

王二以一种难以置信的表情,向后倒了下去。

“好了,你们俩可以放心出来了。我对你们没有恶意的……但是你们必须离开云坳村了,这个姑娘的伤势太过严重了,草药治不好她的,只能去城里。”

“呃……是。”

不是吧,怎么感觉一个路人都要比我强上百倍呢,这毫不犹豫的手法,我是该好好练练了。

被乔婶子震撼到的林可意识到了自己的不足,对云殊说道:“那……咱们先走吧,以免生出其他事端。”

“你背?”

云殊皱了皱眉头,看了一眼动弹不得的童雪意。

“那……我背吧。这也不敢劳驾你的。”

不知怎的,云殊的世子脾气又在这时发作了,他的眼里全是对林可行为的嫌弃。要不是不想让自己白掉悬崖,他早就回到京城了,为明日的雏花比试做准备。

“婶子为你们准备了一辆马车,你们不用顾虑谁背的问题,快点走吧……”

云殊起身,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装腔作势般地走了出来。

乔婶子帮着林可扶起童雪意的身体,还特意叮嘱道:“这一天……我等了很久了。村里的人都被我下了迷药,你们不用担心会惊动其他人的。就是……被困在那个屋子里的姑娘太多了,我实在是对不起她们。只希望,你能帮我把她们彻底救出去……”

“多多,我怎么越听……越觉得这像告别的话呀。要是我真的走了,不会出什么大问题吧。”

林可瞧着乔婶子满是期待的眼神,不免有些担心。

“变数太多,只能等宿主自己选择了。而且……她只是任务中的npc而已,宿主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等到林可带着童雪意勉勉强强上了马车的时候,一阵灼热感从后面突然袭来。

林可的整个眼眸被满天的火光充斥着,乔婶子的房子瞬时间淹没在了大火当中,就连王二的身体都被乔婶子拖到了屋里面。

熊熊烈火与皮肤灼烧的刺痛感唤醒了昏迷中的王二,他慌不择路地从地上爬起来,却被头顶上烧断的木头砸了个正着,再也起不来了。

云殊虽然不怎么熟练,但也算半个车夫,他的手里拿着缰绳,往车帘子那边靠了靠,说:“林可,这是她自己的选择……没必要为此伤心的。”

在云殊的潜意识里,林可算是内心柔软的人,就怕她对此事多想,别扭个几天。

“我当然知道了……世子刚刚不会是在关心我吧。可我明明记得世子说过的,要是我什么事情都做不好的,可是要我提头来见的……”

当真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云殊没有回答,驾着马车一路赶到了云府。

知风和水碧已经找了云殊和林可一日多了,令他俩大跌眼镜的是,怎么也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重新见面。

云殊一身破旧衣衫,还没来得及换,他的双手在缰绳上摩挲了好久,娇嫩的皮肤变得粗糙了许多,就连知风看见他的第一眼,问的都是:“大胆,你怎么敢擅自闯世子府呢!”

“知风,是不是本世子再晚回来一段时间,葬礼都布置好了!”

“啊……”知风愣了几秒钟,这语气听起来的确像世子那个臭脾气,可世子怎么会狠下心穿这种平民衣服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